来自 科技 2020-06-29 15:07 的文章

第十九日本漫画大全之无彩翼漫免费 再次亲征

        在这些汉官汉将眼中,摄政王多尔衮与多铎、阿济格同出一母,英王援浙又是关乎国运的大事,阿济格完全可以先斩后奏事后报备都不迟,但是正因为博洛是满洲亲贵才知道事情没有那么简单。

        且不说多铎与阿济格统领着大清最重要的两个野战集团军,光是他们现在平定江南、湖广之后的态势就足以让摄政王多尔衮对他们格外提防,何况三兄弟历史上的冲突与矛盾都不少,江南可是多铎的地盘,阿济格要强行插手多铎肯定急得跳脚。

        只是张存仁与张杰、田雄在内的汉官、汉将并不明白这个理由,他们一心想着帮助满洲征服天下,田雄就开口说道:“王师南征遇此大挫是前所未有之事,不管摄政王点不点头,我们都得及早派人去江西通知英王及早准备!”

        他的说法比较滑头也能为博洛所接受,因此博洛同意了:“对,得及早通知英王做好准备,还有赶紧把嘉兴方面的兵马撤下来!”

        现在整个杭州城内虽然有将近两万清军,但是八旗军与外藩蒙古兵的数量总共才两千多人,而且八旗主力已经变成了汉军旗,虽然已经临时让一批包衣升旗,但不把嘉兴府的两三千名八旗军撤下来博洛心里完全没底。

        只是这样一来就形成了一种南辕北辙的局面,一方面派出多路使者请求支援,而另外一方面却从嘉兴方面撤回了一支将近三千人的军队,让嘉兴方面的明军松了一口气。

        陈渊也只是松了一口气而已,他在第一时间向越国公刘永锡这一巨变的同时还通报他刚刚得到的情报,南京方面的清军多铎所部正准备动员数万大兵救援杭州的博洛所部,虽然嘉兴方面已经击退了清军从杭州方面发动的攻势,但是几千清军就让陈渊手慌脚乱,何况接下去是几万清军,陈渊希望能得到最大程度的支援。

        陈渊的求援信与湖州方面张博易的求援信几乎同时到达刘永锡手里,张博易的说法与陈渊一致,虽然南直隶境内有包括金声在内的多路义军,但是真正对清军造成威胁的还是被清军被称为“金华贼”的刘永锡所部,因此一场新的会战近在咫尺。

        虽然陈渊与张博易都号称万人,但是刘永锡很清楚他的核心部队不过是五六个营而已,加上收编过来的明军与义军才凑足了近万人的规模,真正可用的核心武力也就是五六千人,在绝对优势的清军面前虽然也能坚持十天八天,但是绝对不能持久。

        刘永锡也没想到形势会有这样的发展,他把书信递给了张皇后:“幸亏娘娘及时渡江,不然南京清军南下,咱们恐怕就要手慌脚乱了!”

        张皇后拿过陈渊与张博易的书信:“哪有小锡说得那么夸张,我身为监国皇后怎么看着将士在钱江北岸拼死苦战,而我却在钱江南岸隔岸观火!”

        在外人面前张皇后都称呼刘永锡为“越国公”,但现在跟刘永锡在一起张嫣就是直称“小锡”,虽然一点都不给刘永锡面子,但是刘永锡心底却是一片甜蜜。

        但是看过了这两封书信之后,张皇后又不由担心起来:“这支南下清军到底有多少兵力?张博易可不是有什么风吹草动就大惊小怪的人!”

        虽然张皇后不懂军事,跟高杰旧部出身的陈渊也不熟,但是张博易却是她的远房亲戚,而且一直沉稳可靠,不得万不得已的时候是绝不会向刘永锡请求全力支援,而刘永锡当即答道:“现在南京附近已经在全城动员,号称十五万大军入浙,我估计着十五万肯定没有,但是五六万总是有的!”

        刘永锡话音刚落,邢夫人就开口说道:“李本深、郭虎、杨承祖这些人该杀!”

        她说的这些人都是高杰旧部,当初她在高杰营中的时候这些人就没少找邢夫人麻烦,而他们投靠多铎之后更是让清军轻而易举地征服了整个江南,现在更是成为清军援浙的主力军。

        多铎从归德出发之际,总兵力不过八万人而已,但是在博洛所部四万多清军遭受重创之后,多铎依然能派出至少五六万大军援浙,自然是李本深、郭虎、杨承祖这些人的功劳,但是刘永锡却不这么看:“关键是虽然把博洛打痛了,但没能把多铎打痛了,所以多铎才会派这么多阿猫阿狗来送死,只可惜多铎并不清楚我们刚刚大破博洛军,否则绝不会这么大胆!”

        但刘永锡说这话也只是给大家打气而已,虽然刚刚大破博洛军斩获无算,但刘永锡也不得不承认之前双方已经打成了对峙局面,如果不是张皇后亲自渡江打破了僵局,博洛把手上所有的本钱都押上来,鹿死谁手还是个未知数。

        而且博洛虽然遭受大败,但是短时期内明军还拿不下杭州城,毕竟博洛手上三十多门红衣大炮可不是吃素,何况博洛手上至少有一两万生力军,以现在明军的态势强攻杭州只能是自找苦吃。

        现在的局势变得恶劣起来,杭州方面有博洛大军坚守,而嘉兴、湖州方面却有多铎的多个重兵集团南下,虽然主要是江北四镇旧部,但是多铎亲领的清军主力也不会缺席,但是张皇后却是已经下定决心:“既然嘉湖才是决胜战场,那本宫与越国公一起亲赴战场与建虏一决胜负!”

        这话说得漂亮,在场的文武官员都是一片赞声,而且大家也有一种非常侥幸的想法,这次钱江之役能获全胜都是因为张皇后渡江的缘故,她如果亲赴战场或许能再创奇迹,而且现在主力都用于围攻杭州城,可供机动的生力军非常有限,而且张皇后身边刚好就有一支创造奇迹的生力军,有了这支生力军之后,形势或许就会完全不一样。

        只有邢夫人觉得张皇后太出风头了:“娘娘与越国公亲赴战场自然是一件好事,但是既然御驾亲征,就得万无一失,不知道越国公能率几万将士与娘娘一起出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