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奇迹 2020-06-28 16:39 的文章

第124无翼乌邪恶全彩无挡遮 囚一二四天

        寻到了顾凌霄的踪迹后,钦容他们没有再从途中逗留,用了两日的时间赶到了战『乱』的中心区。

        纳桑城是处于西北边境的城镇,这里与平沙、昊纹相距极近,平日里几国人来往频繁,小城虽距皇城最远,但城里融合了几国特『色』,其乐融融算得上繁荣昌盛。

        当莺莺他们来到这里时,看到的只有烧毁的房屋,城中百姓对于军队的到来没有任何期待,他们躲藏在屋内漠视而对,麻木的好似已经失去活着的希望。

        “已经输了太多次了,他们都不敢再有所期待。”雪儿在莺莺耳边这样解释着。

        她原先就住在纳桑城的城边,知道这里先前有多么的热闹繁华,大概是触景生情,雪儿的眼睛红了,她抽了抽鼻子带了哭腔,莺莺没联想到这层,还以为她是伤口疼了。

        “很疼吗?”莺莺拉过雪儿的手问了句。

        一路颠簸,她知雪儿受着伤定吃了不少的苦,语气放轻凑近她的耳畔,莺莺小声哄着人,“再忍耐一小会儿,等到了地方,我就帮你擦『药』。”

        雪儿怔了怔,知道莺莺误会了自己的意思,她摇了摇头解释:“没事,雪儿只是忆起了太过往事。”

        莺莺这才想起雪儿是纳桑城人,重回故地,这会儿她的心情可想而知。

        这里虽是战『乱』区,但距离作战的军营还有一段距离,钦容思量后并没有带莺莺她们前往,把几人安排在城中。

        “为什么不能带我一起去?”莺莺不想同钦容分开,在钦容下达命令后,她抱着人不肯撒手,极力想要让他改变主意:“我可以保护你的。”

        如今钦容哪里还需要她的保护,想也知道现在的军营群龙无首定『乱』成一团,带着莺莺他有很多手段都无法施展。

        “听话。”钦容又怎么愿意同莺莺分开,这不过是权宜之计罢了。

        借着身体的遮挡,他抬起莺莺的下巴倾身把人吻住,说来自入了西北后,二人都没好好亲近过,借着这个机会,莺莺抱住钦容的腰身,刚想与他更加贴近,钦容就轻喘着气把人松开了。

        “乖乖等我回来。”钦容又吻了下莺莺的唇角。

        莺莺追着又回亲他的唇瓣,软着声音嘱咐:“那三哥哥一定要平安回来,莺莺等你。”

        钦容道了声好,『摸』了『摸』她的发带领军队离开。

        !    “……”

        钦容将莺莺他们安排在了纳桑城的刺史府中,一等莺莺她们住入,刺史府外的守卫就比往日多了两倍,府中王刺史同他的夫人李氏都是很和善的人,相处起来让莺莺极为舒服。

        大概是怕莺莺无聊,当晚李夫人约着莺莺去逛城里的夜市,莺莺本不想去,系统却忽然说在这纳桑城感受到了顾凌霄的气息,让莺莺出门采集些数据。

        ……顾凌霄来了纳桑?

        尽管有太多的疑问,但莺莺还是照做了。

        同一时间,安分待在房中的雪儿也得到了这一消息,她坐在镜前观赏着自己的脸颊,微挑眉梢道:“顾凌霄没死?”

        先前他虽在乐康城派人假扮顾凌霄引莺莺,却是不知顾凌霄还活着的。如今得知他出现在纳桑城,雪儿嗤了声笑;“他倒是命大。”

        “既然没死,那就再杀一次吧。”

        一等暗卫消失,雪儿马上换上副无辜的面容,她得知莺莺要同李夫人出门,就央求着莺莺带着她一起去,莺莺没理由拒绝,雪儿就抱住她的手臂轻靠在她肩膀,软腻腻喊:“雪儿就知道,姐姐对我最好了。”

        出门的时候,不知是有意还是故意,她占了晓黛本该站的位置。

        李夫人站在莺莺右侧,雪儿则抱着莺莺的手臂贴在她的左侧,晓黛憋屈只能跟在雪儿身旁,她对这姑娘抱有几分敌意,总觉得雪儿太黏着自家主子了。

        “姐姐你看,那座高楼本是纳桑城最好的酒楼,里面还有异国来的舞娘,可惜因为战『乱』不敢开张了。”

        “还有前面,那里本是纳桑城最繁华的一条街,如今……”

        一路上,雪儿一直在热情的同莺莺介绍纳桑城,莺莺都没时间和系统交流。李夫人不知莺莺的难处,赞同着雪儿的话道:“是啊,元香街每到晚上是最热闹的时候,若娘娘早些年来,定能一睹夜街的热闹。”

        纳桑毕竟出于西北的边境,这里的夜街同别处的夜街不同,里面多的是寻常人不知道的‘好’去处。

        眼下整个入夜的纳桑城荒凉冷清,百姓们纷纷躲藏在家中都不敢随意外出,夜街上摆摊闲逛的人并不多。李夫人见莺莺心不在焉,以为她是觉得这街上没意思,心思一绕想起一处‘好地方’,“不如妾身带您去……”

        话未说完,雪儿抱着莺莺的手臂一紧,无缘无故跄踉了一步!。

        “怎么了?”莺莺连忙去扶雪儿,没听清李夫人说了什么。

        雪儿摇了摇头表示无事,她指着另一处街道:“雪儿记得那边也有一处夜街,不如我们去那边看看?”

        眼下系统还在收集数据中,莺莺逛得去处越多对系统越有利,她自然是点头同意的。另一条街远不如刚才的夜街人多,几人走走停停,莺莺被小摊上的手链吸引,走过去拿起一条小兔子手链。

        雪儿表现的有些怔愣,不等反应过来就又被莺莺拉去了『药』铺。

        她身上的伤还未好,莺莺担心她夜里疼痛又不敢开口,就又帮她买了许多好『药』,还小声告诉她:“伤口疼了不要忍着,一定要说出来。”

        雪儿眸『色』微闪,她垂下长睫似不解,反问莺莺:“说出来做什么?”

        难道她受的那些伤,说出来就不疼了吗?

        就像前世她难受的时候,疼了受不住了就告诉钦容,钦容总能想到很多法子转移她的注意力,若实在没有办法,他就抱着她陪她一起疼,互相依偎着对方就算减缓不了痛苦,也能慰藉心灵。

        雪儿像是被莺莺说动了,她喃喃重复着莺莺最后一句话:“……来分担,我一部分疼痛?”

        本章节

        原来,疼痛是可以分担的吗?

        一些不好的记忆涌入脑海,让雪儿本就白皙的脸颊变得更为苍白。用力抓住莺莺的手,她像是抓救命稻草般握的手指都有些发抖,莺莺感受到她的害怕,赶紧回握住她询问:“你怎么了?”

        丝丝温暖顺着指缝渗入,很快拉回雪儿的思绪。长睫遮掩住眸中的戾意,她抬起头对莺莺勉强一笑,“没事,雪儿只是想起了些可怕的记忆。”

        莺莺当她想起了乐康城的事情,安抚拍了拍她的后背:“别怕,过去的事情只当是一场噩梦,以后由姐姐来保护你。”

        雪儿深深看了她一眼,唇边的笑容逐渐扩大,她轻声点头:“好。”

        【叮——】

        出了『药』铺,几人正要继续往前走,莺莺耳边忽然响起了系统的声音:【宿主,我在元香街感受到了!顾凌霄的气息,你快点过去看看。】

        莺莺脚步一停,在众人疑『惑』的目光中笑了笑道:“刚刚看到一家酒馆挺有意思,想了想还是准备回去看看。”

        李夫人正要问是什么酒馆,莺莺已经转身折回了刚刚的元香街。

        “姐姐?”雪儿眉心一跳赶紧跟上,她不知莺莺为何会忽然改变主意,眼下想阻拦又怕『露』出破绽,只能随着莺莺一同回去。

        元香街行人多些,莺莺心系顾凌霄没顾得上李夫人她们,脚步越走越快。一辆马车经过,莺莺先她们几步过了街道,马车刚好拦住了李夫人她们的路。

        “娘娘呢?”等马车悠悠过去,她们早已寻不到莺莺的踪迹。

        雪儿表情微变,想到一会儿可能要发生的事情,她将目光定格在某间酒馆,犹豫了一番指着那里道:“我刚刚好像看到姐姐去了那里。”

        目前顾凌霄可以死,但莺莺还得活着。

        “哥哥……”时隔数月,莺莺总算看到了顾凌霄。

        几步跑上前,她抓住了顾凌霄的衣袖有些更咽,心头有太多的话想要同他诉说,堆积在一起最后只道了一句:“你跑去哪里了呀?”

        本章节

        这段时间,她找他找的太苦了。

        顾凌霄抬头看向来人,只见眼前站着的姑娘脸颊白净五官精致秀气,的确是他心中喜欢的模样,他试探喊了句:“小花?”

        “什么小花?”莺莺没有听懂。

        惊喜在眼中升起又瞬间陨落,顾凌霄自知认错了人,冷淡拂开莺莺的手道:“姑娘找谁?”

        找、找谁?

        莺莺懵了,睁大眼睛无措站在原地,她望着顾凌霄道:“我是莺莺啊。”

        “哥哥不认识我了?”

        “顾凌霄?”

        顾凌霄喝了些酒这会儿有些头疼,他虽不常喝酒但并不觉得自己酒量差,而此时眼前模糊竟有些发晕。听到身侧人喊出自己的名字,他疑『惑』看向莺莺问:“你如何知道我的名字?”

        不等莺莺回话,暗处有什么东西闪了一下,顾凌霄猛地推开身边的!人道:“小心!”

        唰——

        几只飞镖袭来,顾凌霄反应慢了几分,虽推开了莺莺却划伤了胳膊。

        此时就连他自己也不知道,在飞镖袭来时,自己为何会如此紧张面前的姑娘。然而他已经没时间思考这些了,眩晕无力的感觉越来越重,顾凌霄跄踉着扶住桌子,知道自己中了毒。

        莺莺就算再不明白情况,这会儿也看出了顾凌霄的不对劲儿,在这种情况她怎么可能丢下自己哥哥不管。伸手按住顾凌霄胳膊上的伤口,她冲着四周喊了句:“快出来救人!”

        钦容不放心留她在纳桑城内,定派了不少暗卫隐匿在四周。

        果然,那群暗卫见莺莺有危险,果断出手拦截黑衣人。两方人马穿的都是黑衣,缠斗在一起难分敌我,一时间场面极度混『乱』。

        更为混『乱』的,是一支平沙军不知从何处进城,一群人手持长刀人高马大,哈哈大笑着见人就砍,完全不忌讳驻扎在不远处的北域军营。

        眼下两边都『乱』了,她同晓黛几人也被人流冲散,站在原地环视了一圈情况。

        正寻找着莺莺的身影,一名满脸胡子的魁梧平沙军靠近雪儿,他一把抓住雪儿的手腕嘿嘿笑道:“大哥,快来瞧我抓住了什么好东西,没想到这纳桑城还有这么漂亮的美人儿。”

        本章节

        雪儿周身杀气外放,动作极快的反握住那人粗壮的手腕。

        “啊——”只听咔嚓两声,魁梧的平沙军手腕扭曲变形,发出刺耳的尖叫声,同一时间莺莺扶着顾凌霄逃出酒馆,雪儿见状赶紧放开那人的手腕。

        “姐姐!”阴戾与柔弱只不过需要眨眼功夫的切换,雪儿看到莺莺连忙带着哭腔喊了一声。

        她生怕被莺莺看出破绽,所以在朝着莺莺跑去时,将完整的背部暴『露』给了敌人。被捏断手腕的平沙军怒不可遏,他怎么想也想不到自己能被一个女人伤到,恶狠狠举起大刀朝雪儿砍去。

        “臭娘们,老子杀了你!”

        雪儿身体紧绷,她已经做好硬捱下那一刀的准备了,耳边嗡鸣声响,闭眼的同时脑海中划过无数血『色』画面,最后时间静止,!预料中的疼痛没有传来,雪儿睁开眼睛看到了莺莺。

        “躲开。”庆幸平沙军伤了右手是用左手拿的刀,莺莺控制住他不算难。

        将雪儿护在身后,莺莺在危及时刻武力爆增,一下就劈晕了魁梧的平沙军。街边百姓还在四处『乱』逃,地面散落着『乱』七八糟的东西,莺莺一边扶着逐渐失力的顾凌霄、一边还要分神照看着雪儿,极为吃力。

        “晓黛她们呢?”躲藏在一处角落,莺莺不熟悉这纳桑城『迷』失了方向。

        前有追杀顾凌霄的黑衣人,后有见人就砍的平沙军,莺莺几人一时间被堵在街角,完全没了主意。

        顾凌霄能感受到自己的意识越来越涣散,他一个大男人身高体重,若无事时还能护着她们,而如今只会是她们带不动的拖累。

        “别管我了,你们走吧。”吃力去掰莺莺的手,顾凌霄准备用自己仅剩的力气去引开平沙军。

        莺莺又哪里愿意,她好不容易才找回哥哥,怎么可能让他只身犯险。二人僵持不下间,雪儿弱弱道:“不如姐姐跟我走?”

        顺着这条街角一路而下,雪儿带着莺莺他们避开平沙军往偏僻的地方走,她知道一处破庙可以暂时躲避危险,那里荒凉没有人烟,不止是平沙军不会过去,就连那群刺杀顾凌霄的暗卫也不会往那处走。

        天越来越暗,几人手中没有灯火走的磕磕绊绊,几乎是在『摸』黑前行。

        本章节

        雪儿此时心情极为难言,原本万无一失的计划被莺莺打破已经足够她头疼,没想到那群鲁莽的平沙军,还敢违背她的命令擅自行动。

        这会儿不仅她的计划大『乱』,还把她同莺莺、顾凌霄绑在了一起,此时要是让那群刺杀顾凌霄的暗卫找来,局面可就真要收不了场了。

        “马上——”雪儿正要说前面就是那处破庙了,脚下踩着的草地一松,竟是一处陷阱!

        莺莺眼看着雪儿在自己眼前消失,不等反应就感觉身体下坠,眨眼的功夫连带着顾凌霄也跌入陷阱中……

        莺莺他们掉入的地方,是一处猎人用来捕猎大型猛兽的深坑,坑下埋了许多!尖锐的碎石。

        雪儿最先掉落,她身上本就有伤,这会儿鞭伤与尖锐的碎石挤压在一起,只瞬间血『液』就浸湿后背。

        她才刚爬起来,莺莺和顾凌霄紧跟着坠下,莺莺很幸运的只擦伤了膝盖,而顾凌霄身形不稳一头撞在石头上,发出沉闷的痛哼。

        “哥哥,你怎么样?”莺莺连忙把人扶起来,紧张查看顾凌霄的额头。

        莺莺对此并不知情,等确定自家哥哥只是陷入昏『迷』并没受太重的伤,她才放下心想起雪儿。借着微弱的月『色』坐到雪儿身旁,她忧心雪儿背后的伤,“疼吗?”

        雪儿还记得莺莺在『药』铺中同她说的话,委屈往她身上靠道:“疼,雪儿真的好疼好疼。”

        其实从未同人说过,她真的很怕疼。

        莺莺轻声哄了几句,认真查看着光滑的坑壁。这陷阱实在太高,以她现在的情况根本无法从这里爬出,左臂抱住顾凌霄的胳膊右臂去勾雪儿的胳膊,她夹在中间与两人依偎在一起,只能先安抚。

        就算晓黛她们找不到,纳桑城闹出这么大的动静,也一定会传到钦容耳中,他定会亲自赶回来救她。

        莺莺猜的不错,接到消息的钦容的确第一时间带人赶回了纳桑城,得知莺莺在夜街走散,他下令将闯入的平沙军全部处置。

        本章节

        在他派人在城内寻找莺莺时,莺莺正在坑底昏昏欲睡。

        月亮孤冷,林中的风呼啸不停。

        雪儿倚靠在坑壁上仰头望着月亮,直到听到耳边传来均匀的呼吸声,他才收回视线望向身侧。

        ——此时,正是杀了顾凌霄的好时机。

        雪儿将目光定在莺莺沉睡的面容上,思索着等她醒来时,该如何同她解释顾凌霄死了的事情,又或者说,她能用什么法子悄无声息的把顾凌霄杀害呢?

        指尖多出一枚细长的银针,雪儿起身走到顾凌霄面前,手搭在他的肩膀屈膝与他面对着面。

        莺莺心系顾凌霄并未睡踏实,几乎是雪儿一动她就清醒了,『揉』了『揉』眼睛,她看向蹲在自家哥哥面前的雪儿,疑『惑』问了句:“你在干什么?”

        雪儿身形一僵,迅速收回微微刺入顾凌霄后脑的银针。

        ”

        ”

        阅读提示:系统检查到无法加载当前章节的下一页内容,请单击屏幕中间,点击右下角或者右上角找到“关闭畅读”按纽即可阅读完整小说内容。,,网址m..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