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奇迹 2020-06-28 16:39 的文章

第123无翼乌邪恶全彩无挡遮 囚一二三天

        莺莺直接让雪儿住进了知州府里。

        她伤的不重,只是身体虚弱受了太大的惊吓,除了肩上的鞭伤,她身上还布满深深浅浅的伤痕,看着让人心疼。

        趁着人还未醒,晓黛想帮她擦涂身上的伤,莺莺先一步拿起桌上的『药』,坐在榻边道:“我来吧。”

        最初的慌『乱』过后,莺莺已经渐渐恢复冷静。

        正值战『乱』,西北这么大又有这么多临近的城池,莺莺想不明白,自己才在上一座城池救了人,怎么这么巧就又在这里遇上,这也太巧合了吧。

        在晓黛关门出去后,莺莺握紧『药』瓶审视着昏睡中的雪儿,手指沿着她的耳垂一路向下『摸』去,试图找到这张面容的破绽。

        没有办法,之前那位雪儿留给莺莺的印象太深刻了,这个名字让她不得不多加防备。不过可惜的是,她并没有在这张脸上『摸』到异常处,莺莺没有就此放松,伸手去解雪儿的衣服。

        “唔……”大概是莺莺动作太大,惊扰了昏睡中的雪儿,长长的睫『毛』颤了两下,她缓缓睁开了眼睛。

        “姐、姐姐?”

        先是茫然,紧接着是见到莺莺后的惊讶惊喜,雪儿脸上出现的一系列表情毫无异常处,她抓住莺莺放在她胸口的手问:“我……这是在哪儿?”

        莺莺将她从榻上扶起来道:“这里是知州府,你安心养伤就好。”

        往回抽了抽手,不得不说雪儿此时的醒来让莺莺有些尴尬,但并没有打消她解雪儿衣服的念头。上一次,莺莺最遗憾的就是没能扒了南音雪儿的衣服,这一次她定要看个究竟,眼前这位雪儿到底是不是‘真女人’。

        “来,我帮你上『药』。”将人扶起,莺莺找了理由继续去解雪儿的衣服。

        雪儿伸手微挡有些羞涩,但还是任由莺莺扯开她的领口。衣衫半解间,雪儿皮肤白嫩布满伤痕,莺莺不着痕迹往某处扫了眼,在看到那条沟线时动作放轻,眼中闪过不解。

        猜测没有得到证实,眼前这位雪儿是个货真价实的姑娘,并非沉雪假扮。

        “姐姐,是不是很丑?”雪儿的声音打断莺莺的沉思,莺莺回神才注意到她身上狰狞的伤痕。

        刚刚莺莺许久没说话,让雪儿误以为莺莺是被她身上的伤吓到了,姑娘家心思敏感脆弱,她攥紧胸间的衣服低头,落寞道:“姐姐出去等等,还是雪儿自己上『药』吧。”

        可她一个人又!又如何能给自己的后肩上『药』?

        莺莺安抚着她,“没事,我来就好。”

        抛却怀疑,雪儿身上的伤对于一个姑娘来讲,实在是有些可怕。最深的一道鞭伤从肩膀横过背部,剩下深浅的伤痕遍布四周,让人难以想象她之前都经历了什么。

        若她真是沉雪或是别有用心的人,那她对自己是真够狠的。

        擦『药』的间隙,莺莺为了让雪儿转移疼痛的注意力,就主动询问:“雪儿之前不是在昌城吗?怎么会来乐康?”

        雪儿因忍痛身上出了些汗,她唇瓣发白压抑着声音,“姐姐走后,我拿着姐姐的戒指去典当,当铺老板说这戒指不是凡品,询问了我缘由。”

        那当铺老板是个好心人,在得知情况后不仅没收雪儿的戒指,反而还出钱帮她安葬了父母和姐姐。

        “是我太傻了,我知道姐姐出了城,本想追着你而去,不曾想竟被人哄骗,卖去了乐康。”

        雪儿一番回忆夹杂着哭腔,说完后眼眶中的泪没有积住,一滴滴打落在榻上。莺莺一见她哭就慌了神,她连忙把人抱住,擦着她的眼泪道:“别哭了,这些都过去了。”

        雪儿抽着鼻子点头,她环臂抱住莺莺靠在她的肩膀上,带着满满的依赖道:“还好雪儿又遇到了姐姐。”

        莺莺没有说话,等雪儿上完『药』睡去,才从她房中推门出来

        在确定了雪儿是个姑娘后,莺莺对雪儿的防备已经降低大半,之后她又派暗卫去查了雪儿的底细,仍旧没发现异常。

        或许,真的只是巧合吧。

        莺莺将注意力放在了顾凌霄身上,想起自己还没来得及把今日的事讲给钦容听,正准备去找人,却不知侍从早已将今日的事情具细告知了钦容。

        “就只有这些?”此时,钦容就站在离雪儿房间不远的长廊尽头。

        精致的金『色』鸟笼悬挂其上,钦容负手而立逗弄着鸟笼中的鸟儿,他淡声问了句:“那她可告诉你,为何出府后要去医馆?”

        侍从跪在地上低头,冒着冷汗道:“属、属下不知。”

        也是,他又怎么可能知道,莺莺出了知州府为何会直奔集市的某间医馆,又刚好在那里看到与顾凌霄相似背影的。

        一切就像是提前预知,好似真如同莺莺口中所说,她同顾凌霄之间有心灵感应。

        “下去罢。”唇边扯起淡淡的弧度,钦容没再难为侍从。

        !

        几乎是侍从前脚刚走,莺莺后脚就从拐角出来。

        “三哥哥!”莺莺并没有看到刚才的侍从,她还当钦容什么都不知道,跑到他身边将事情又说了一遍。

        钦容也极为配合,他安安静静等莺莺把话说完,才牵住她的手柔和道:“好,三哥哥马上派人在乐康城找。”

        话音一转,钦容『揉』捏着莺莺的手,装作若无其事问了句:“莺莺怎知你哥哥会去医馆?”

        莺莺被钦容问住了,笑容僵在脸上,她张着嘴巴好半天才找回声音:“就……直觉?我就是随便去的。”

        这话莺莺解释不了,生怕钦容追问『露』出破绽,于是连忙寻了别的话题转移钦容的注意力,“三哥哥还记得我上次同你提起的雪儿吗?”

        莺莺之前同钦容提过她,想让他去见见人,帮她判断一下这雪儿到底有没有问题。

        乐康城的问题很好解决,钦容只用了一天就将城里的困境处理妥当,顺便还查处了同奴隶贩子勾结的官员。他们明天就要离开了,而雪儿身上的伤需要长养,莺莺不知该将她如何安排。

        莺莺自然最信任他,她抱住他的手臂道:“三哥哥觉得她没问题那莺莺就把她留下,若三哥哥觉得她可疑,那莺莺就将她另行安排。”

        总之,她看人一定不如钦容准。

        本章节

        虽然这么洒脱的想着,但当钦容同雪儿见面后,莺莺心里提着一口气紧张的不得了。

        雪儿在得知她同钦容的身份后比她还要紧张,想下跪又因伤势被困在榻上,她抱着被子紧张缩在角落,一双无助的眼睛不时往莺莺身上落,柔软可怜的样子让莺莺险些都绷不住。

        钦容未能将雪儿一眼看穿,但也没在这女子身上发现问题,察觉出莺莺的情绪,所以他只简单同雪儿说了几句话,等从房间出来时他对莺莺道:“你若想留下,就留罢。”

        一个女人而已,钦容在莺莺身边安『插』了那么多暗卫,一旦雪儿有什么异常行为,她会死的悄无声息。

        莺莺心里大大松了口气,实话来讲她打从心里是不希望雪儿有问题的。如今有了钦容的松口,莺莺也能放心把人留在身边,钦容见她开心不由多提点了一句:“放身边就好,但不要太亲近。”

        毕竟人心隔肚皮,!,没有谁能一眼看穿别人,钦容也不例外。

        莺莺明白钦容的意思,点了点头承诺:“那就先让她养伤,一等有合适她去的地方,我马上放她离开。”

        “……”

        第二日,莺莺他们离开乐康城时,乐康城设立了多处施粥铺子,流民们正端着碗乖乖排队等候,一改之前的『乱』局。

        雪儿同他们一起离开,得知能跟随着莺莺,她表现的很高兴,想要同莺莺亲近又害怕靠近钦容,最后乖乖与晓黛待在一起,不吵不闹让人极为省心。

        莺莺在离开时唯一挂念的就是顾凌霄,在坐上马车时她又回头看了眼乐康城,听到钦容道:“放心吧,暗卫已经锁定了几处位置,不日就会把人找到。”

        莺莺点了点头,喃喃了声:“最好是这样。”

        昨晚,有关顾凌霄的任务线又增加了不少,这对于莺莺来讲虽然是好事,但也带着一定的危险『性』。毕竟系统给出的最后任务是,要让她保护顾凌霄的孩子顺利出生,而如今莺莺都不知她这小侄儿到底存不存在。

        莺莺又哪里知道,因她意外出现在乐康城的医馆,打『乱』了顾凌霄原本平静的生活。

        山林一座不起眼的小木屋中,顾凌霄坐在镜前一点点拆开缠绕在眼睛上的纱布,刺眼的阳光照入,他反『射』『性』眯了眯眸,直到适应后才完全睁开。

        本章节

        视线由模糊变清晰,顾凌霄很快看清镜中的面容,俊美的五官,长眉以及含笑的桃花眼,他『摸』了『摸』自己的脸颊『露』出笑容,低笑着喊:“小花。”

        木屋中安安静静,没有人回应。

        顾凌霄挑了挑眉,不由提高音量又喊了一声:“小花?”

        “出来啊,不是说要让我好好看看你吗?”

        一只飞鸟扑腾着翅膀而过,木屋中除此之外再无其他的声音。

        顾凌霄逐渐察觉问题,他猛地从椅子上站起往外走去,在路过桌边时,他看到桌边摆放着一束野花,野花下压着一封信,上面写着:【顾凌霄亲启。】

        看到这束野花顾凌霄的神情放柔,但在看完信件上的内容后,野花掉落在地,一同掉落的还有轻飘飘的信件……

        ”

        ”

        阅读提示:系统检查到无法加载当前章节的下一页内容,请单击屏幕中间,点击右下角或者右上角找到“关闭畅读”按纽即可阅读完整小说内容。,,网址m..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