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生活 2020-04-24 22:11 的文章

第65无翼乌邪恶彩色无摭挡 圣者

        初来乍到,陆潇对巴黎局势的了解,仅限于从意大利出发前,马里奥向他提供的少量情报。

        就像文森特所说,在崇尚自由与浪漫的法国,刺客的理念得到了空前的认可,兄弟会的势力极其少见与圣殿骑士达成了微妙的平衡。

        中世纪时期,天主教廷的控制力空前绝后,甚至某些国家的国王人选都会受到教皇意愿的影响。

        正是在这个时期,圣殿骑士暗中与教廷达成同盟关系,十字军数次东征就有圣殿骑士在背后怂恿。

        意大利刺客势弱的情况并非个例,掌控官方势力的圣殿骑士在全欧洲范围内都对刺客形成了压制态势,唯独法国这朵奇葩情况比较特殊。

        文森特没有传统贵族那样爱摆谱的习惯,他的家族应该是最近一两代才崛起的。

        他用尽可能简短的语言向陆潇详细介绍了一下法国如今的情况。

        一言以蔽之,以文森特为首的巴黎兄弟会,希望陆潇趁着他们与圣殿骑士互相牵制,双方都人手不足的机会,偷偷潜入卢浮宫内偷走圣剑。

        听上去似乎并不难,但卢浮宫作为法国的标志性建筑之一,理所当然有着十分严密的防御力度。

        卢浮宫始建于1204年,从查理五世开始被法国王室当做王宫使用。

        自查理五世之后,多代法国国王出资让卢浮宫断断续续的增建,对内部装饰也进行了无数次的更新,王宫内部极尽奢华。

        然而诡异的是,在查理五世之后的350年内,法国王室因为卢浮宫经常增建的原因,渐渐的不再居住在这座宫殿内,而是将原本当做行宫的枫丹白露宫扶正。

        卢浮宫虽然遭到了法国王室的冷落,但这座宫殿并未彻底废弃,而是恢复了菲利普二世最初修建它时所赋予的功能,用来存放隶属于王室的贵重宝物。

        在陆潇动身前往卢浮宫前,文森特还告诉了他一个坏消息。

        “不光是我们呼叫了外援,圣殿骑士一方也有所动作,他们在神圣罗马帝国调来了一个被当地教会称为‘圣者’的神秘人物,你进入卢浮宫寻找圣剑时要一定要留心他的存在。”

        “圣者?”

        陆潇的眉头抽搐了一下‘不会是我想的那种圣者吧?’

        陆潇通玩过多代刺客信条,他对圣者这个称呼还保留着比较深刻的印象。

        有关圣者的称呼,最早出自刺客信条-黑旗,当时的圣者是一个名叫巴塞洛缪·罗伯茨的威尔士人。

        黑旗现代剧情中还有一名圣者约翰·斯坦迪什,后续刺客信条-大革命中提到的雅克·德·莫莱和弗朗索瓦·托马·日耳曼也都是圣者。

        根据阿勒忒娅提供的情报,所有的圣者体内都沉睡着同一个灵魂,这个灵魂源自阴谋家朱诺的丈夫——伊述人艾塔。

        艾塔在伊述文明研究如何抵御多峇巨灾的过程中,自愿成为妻子朱诺的实验体。

        这个实验就是朱诺窃取康苏斯技术后得到的灵感,她打算将艾塔的意识体转移到拥有更强抵抗力的人造合成物中,借此让伊述人以另一种方式获得永生。

        只要能躲过毁天灭地的日冕抛射,伊述人就能从藏身的人造合成物介质中脱离,利用深埋于地下的避难所中的仪器,为自己制造新的身体,完成伊述文明的重启。

        这个设想本身没有什么问题,问题出在朱诺身上。

        她依靠坑蒙拐骗获得的半吊子技术出现了问题,作为实验体的艾塔因此而死亡。

        朱诺在悲伤之余并未就此绝望,她暗中操纵了人类的遗传密码,在其中植入了一个随机激活和改变个体基因结构的隐性触发器。

        一旦有新生儿“幸运”的触发了朱诺设置在DNA中的机关,他的相貌就会逐渐变成艾塔的样子,并且这组隐性DNA会在此人的成长过程中,逐渐向他灌输艾塔过去所拥有的记忆。

        在朱诺埋下的隐性基因的影响下,这些艾塔“幼虫”拥有远超人类极限的伊述DNA浓度,最高甚至能达到10%。

        高浓度的伊述DNA让这些人先天就具有一些异于常人的超自然能力,比如强大的第六感,源自艾塔记忆而得来的跨时代知识。

        一部分幼体被每时每刻灌输的艾塔记忆逼疯,能熬过这段时期的人,都会因为自身与众不同的强大能力,被当代的刺客和圣殿骑士称为“圣者”。

        每一代圣者在继承艾塔记忆的情况下,各自拥有不同的性格,他们加入过刺客,也协助过圣殿骑士。

        根据意大利刺客兄弟会的秘密记载,至今为止已经出现了最少7名圣者。

        最初有记录的圣者来自苏美尔文明,吉尔伽美什统治乌鲁克城邦时期。

        其后圣者又在巴比伦、匈奴、印度、拜占庭、玛雅、蒙古等多个国度出现过。

        最近的一次记录来自13-14世纪时期的法国,当时的圣者名为雅克·德·莫莱,圣殿骑士最高大师,他正是伊甸圣剑的其中一代持有者。

        陆潇在文森特的安排下,暂时落脚在梅西耶家族的宅邸内,默默的等待夜晚降临。

        在这段时间里,陆潇首先小睡了一觉,恢复漫长旅途中消耗的体力和精力。

        从深度睡眠中脱离后,陆潇以浅眠的冥想状态开始思考这位被称为圣者的人真实来历和目的。

        ‘上一位圣者是圣殿骑士最高大师雅克·德·莫莱,伊甸圣剑的持有者,现在又出现了一个被称为圣者的德意志人,还是专门针对圣剑而来,这应该不只是单纯的巧合吧?’

        想到法国大革命时期与刺客亚诺·多里安争锋的那位圣者弗朗索瓦·日耳曼,陆潇心中提高了警惕。

        ‘看来,获取圣剑的过程不会那么顺利啊。’

        ……

        当陆潇养精蓄锐完毕时,巴黎已经进入黄昏时刻,夜幕逐渐降临。

        在这段时间内,陆潇向文森特询问当年圣女“贞德”被抛洒骨灰的大概位置,在对方不解的目送下,独自去了一趟塞纳河畔。

        陆潇早已不是菜鸟,接连为刺客兄弟会完成多项高难度任务后,他的名声在欧洲各地的兄弟会中已经十分响亮。

        等到陆潇独自外出返回后,文森特没有废话,立刻召集兄弟会的刺客出发,为陆潇潜入卢浮宫提供支援,全力牵制住圣殿骑士的人手。

        夜晚的卢浮宫内外依旧灯火通明,这座极尽华丽的宫殿附近有大量全副武装的法国士兵巡逻。

        卢浮宫的防守固然严密,但因为法国的王公贵族三五不时的就会对其进行增建,卢浮宫的整体构造在防备潜入方面有欠考虑,不少地方都留下了漏洞。

        顺利通过文森特告知的其中一条暗道进入卢浮宫内部,陆潇借助阿泰尔盔甲漆黑的颜色神不知鬼不觉的避开守卫的视线在卢浮宫中穿梭。

        ‘宾果~’

        进入卢浮宫的内殿后,陆潇凭借伊甸神器之间的共鸣,一眼就看到了那把陈列在大量王室珍宝中的古朴长剑。

        但与此同时,开启鹰之瞳的他也发现了一丝异样。

        虽然无法扫到敌人具体在哪里,但陆潇源自伊述血脉的强大第六感正在向他疯狂报警,附近有对他抱有强烈敌意的人躲在暗处。

        陆潇舔了舔兜帽下略微干燥的嘴唇,扯动嘴角笑了笑‘让我们来捉迷藏吧,圣者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