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生活 2020-04-26 20:40 的文章

第70无翼乌邪恶彩色无摭挡难言告别

        来到下方充满未来科技感的密室中,陆潇没有理会艾吉奥和费德里科四处观察的惊叹表情,径直走到场中央,将与金苹果组合完成的教皇法杖插在地面上的锁孔内。

        一道柔和的金色光幕从杖头部位射出,照射在一面看似密不透风的金属墙壁上。

        “轰隆!”

        在轰然运转的机关声中,墙壁缓缓下沉,露出后方一条没有照明的漆黑通道。

        光是这间被天主教廷当做圣地的密室外间就足够让艾吉奥和费德里科惊叹了,他们还从来没见过这种用金属材质构筑的房间。

        突然出现在眼前的密道更是让两人瞠目结舌,陆潇拍了拍两人的肩膀鼓励道:“跟我来吧,两大组织追寻已久的秘密就在里面。”

        得益于金苹果和教皇法杖的供能,两旁刻有不明文字的墙壁断断续续的发出奇异的光芒。

        艾吉奥和费德里科二人小心翼翼的一步一挪,表情看上去虔诚中透露着惶恐,他们似乎以为天主教徒信奉的上帝就藏在这间密室之内。

        陆潇在两人身后翻了个白眼,两手加力在他们的背后用了推了一把。

        “进去吧,这里没有你们的主,或者说……天主教刻意伪造的主从一开始就是虚假的。”

        被人类辨认为神的伊述人活跃的时间在公元前78000年到75000年左右,而被天主教塑造为主的耶稣基督出生于公元前4年,时间显然对不上。

        陆潇不敢拍着胸脯肯定的说耶稣100%是人造虚构的神,但他肯定没有纯正的伊述人那样强大的能力。

        他向信徒们展示出的特异能力大多是借助伊甸神器,比如陆潇缠在右手上臂的裹尸布。

        秘道最深处矗立着四支四边形的金属柱,当三人进入最后的真正密室时,一个缥缈的女声适时的响起。

        “欢迎你,先知,你终于来了。”

        类似阿勒忒娅的全息影像出现在陆潇三人面前,那是一个头戴金属头盔,身披古希腊式披肩长袍的年轻女子,容貌中等偏上,身高超过2米。

        威严之中带着柔和之意的声音与知性的气质交织,让她看上去比初见之时颇为高冷的阿勒忒娅更好接触。

        ……当然,与阿勒忒娅来往久了,陆潇也认识到了她的本性,至少绝不像她外表看上去的那么一本正经和冷漠。

        “来吧,我们别浪费时间。”

        这名能量体的女子伸出左手,目光看向陆潇握在手中的伊甸金苹果。

        “天父在上!”

        艾吉奥难以置信的退后一步:“你……难道是神?”

        伸手激活陆潇手中的金苹果,之前看上去还有些木讷的伊述女子双眼变得灵动了不少。

        “……有趣,你们所经历的未来与我测算的情况大致相符,但恰好在这个时代发生了一些细微的偏差。”

        女子转头看向艾吉奥,微笑着回答了他之前下意识惊呼而出的问题:“我不是神,我们只是比你们更早来到这个世界的先行者,在你们眼中超越时间,难以被人类常识理解的存在。”

        “我叫密涅瓦,曾经被你们人类称为智慧女神,如今站在你们面前的只是我用‘眼’计算并遗留下来的一段智能影像,真正的我早已经死亡。”

        密涅瓦意味深长的目光在陆潇身上停留了片刻,随后转而看向空无一人的虚空之处。

        接下来密涅瓦操纵密室内的全息影像装置,直观的向艾吉奥和费德里科讲述了自己留下这段影像的原因……陆潇早已经从阿勒忒娅口中听说过的原因。

        人类的起源,与伊述人的战争,毁灭伊述文明的多峇巨灾,以及未来迟早会来临的第二次日冕抛射。

        “信息已经传达。”

        密涅瓦隐去的身影重新显现,她的目光依然看向空无一人的空地:“我们(伊述人)很快就要离开这个世界了,剩下的,就要靠你们了,戴斯蒙德。”

        “哈?”

        不同于一脸淡然的陆潇,艾吉奥和费德里科懵逼的看着逐渐消散的密涅瓦。

        “等等!谁是戴斯蒙德?你说的先知又是谁,嘿!别急着走!”

        艾吉奥的呼唤没有得到密涅瓦的回应,她的能量身体消散前最后看了一眼陆潇,眼神中带着困惑与期待。

        只是一段智能影像的密涅瓦无法做到她本人那样多智近妖,无法理解陆潇的存在和既定历史的改变会对她死前测算的未来产生多大的影响。

        密涅瓦的影像消失后,密室内重新恢复了平静,只留下满头问号的艾吉奥和费德里科,以及若有所思低头沉吟的陆潇。

        ‘戴斯蒙德正在看这里?以谁的视角?密涅瓦说的先知是谁,艾吉奥?又或者说……我?’

        这些问题恐怕连密涅瓦的智能影像也无法给出去确切的答案,在陆潇亲眼见证到现代的剧情前,未来会产生怎样的改变注定会成为未解之谜。

        “走吧,我们该离开了。”

        回过神的陆潇招呼愤愤不平爆粗口的艾吉奥,他不敢相信费尽千辛万苦得到的只是一段莫名其妙的传话。

        离开密室前,陆潇尝试着回收作为密室钥匙的教皇法杖和金苹果。

        但突然自动触发的机关让他只来得及从下沉的法杖上踢下金苹果,整只教皇法杖被埋入地面之下,再也无法触及。

        密室外再次传来急促的口哨声,代表敌人的攻击力度加强,防线要坚持不住了。

        “走!尽快撤离西斯廷教堂,按照计划分头返回罗马城的据点!”

        陆潇没有理会依然昏倒在地的罗德里戈,对落在后面的奥迪托雷两兄弟说道:“这家伙就留给你们了,要怎么处置随你们的便!”

        来到教堂外侧时,大量教廷的圣骑士正在冲击着精英刺客们布置的防线。

        “咻”

        随着作为指挥官的陆潇一声口哨,所有刺客同时向敌人掷出达芬奇制作的石灰烟雾弹,掩住眼睛和口鼻迅速撤离。

        趁教堂前烟雾四起,陆潇与其他刺客分头行动,顺利逃过了教廷士兵的追逐,来到罗马城高处的一座塔楼上。

        举目远眺罗马城外,洛伦佐等人领导的联军已经得到消息开始缓缓后撤。

        罗马城外的教廷军队显然也得知了教皇遇袭,没有对撤退的联军展开追击,而是急匆匆的退回城内,打算首先确认新教皇罗德里戈的安全。

        陆潇使用c级的鹰之瞳可以远远的看到跟随大军一起有序撤退的卡特琳娜,她时不时的回过头,以担忧的眼神看向罗马城内,期待着陆潇能及时逃离危险,再次出现在自己的面前。

        收回留恋的目光,陆潇抬头望向永恒之城上方碧蓝的晴朗天空。

        ‘来到这个世界已经过去整整4年,是时候离开了。’

        ‘与其违心的编造一大堆虚伪的谎言,不如就这样以失踪的形式不告而别,至少还能在他们心中留下一丝希望。’

        “系统,结算世界任务,返回主世界。”

        系统:“世界任务结算,宿主获得伊甸圣剑x2(包含圣剑之心)、伊甸裹尸布、伊甸金苹果、赫尔墨斯之杖,共计五件伊甸碎片。”

        “结束完成,世界任务完成评价——完美。”

        “奖励5点自由技能点,5点自由属性点,一次无世界限制的史诗级抽奖。”

        “是否确定现在返回主世界。”

        “确定。”

        系统:“返回开始,倒数3、2、1……”

        在身体逐渐虚化的过程中,陆潇最后看了一眼美丽的罗马城。

        ‘别了,我的朋友们,希望以后还能以另外的形式再次相见。’

        ‘卡特琳娜,卢梭,愿你们能平安的度过余生,或许……算了。’

        双脚用力蹬地,在回归之前,陆潇张开双臂以信仰之跃的姿势高高跳起,他的身体在下落的途中持续消散。

        “万事皆允,万物皆虚,我们服侍于光明,耕耘于黑暗,我们,是刺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