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生活 2020-05-01 23:08 的文章

第84无翼乌邪恶彩色无摭挡3年你知道我这3年是怎

        托尔的战斗力在复仇者联盟中也是数一数二的,如果真的完全放开了打,说他是第一也没什么问题。

        但相比他的父亲奥丁全盛时期,托尔的实力就不太够看了。

        奥丁最强盛的时期,就连尚未获得无限手套的灭霸也要略逊一筹,再加上他那同样实力强大的女儿——死神海拉,当时的灭霸只能绕着阿斯加德走。

        另一方面,陆潇在卡玛泰姬的授业恩师,至尊法师古一守护地球已经有上千年。

        黑暗主宰多玛姆也曾经被古一面对面的打退,这就足以证明当代至尊法师的实力了。

        阿斯加德有奥丁,地球有古一,有这两尊大神坐镇,也难怪灭霸在两人死后才正式入侵地球,启动夺取无限宝石的计划。

        陆潇在卡玛泰姬学习时曾经问过古一,多玛姆的实力到底如何,得到了至尊法师的正面回答。

        如果是在黑暗维度开战,多玛姆几乎是无敌的,他在自己的老巢拥有无限再生的力量,古一也不可能完全消灭他。

        但离开黑暗维度,多玛姆的实力就会打上一些折扣,至少他不再具有永生不灭的身体,这让多玛姆离开黑暗维度远征时总是会慎之又慎。

        早在几百年前,古一就和试图入侵地球的多玛姆打过一场,最终结果是多玛姆被古一逼退,从此不敢再以本体降临地球。

        然而,千年的坚守让古一的灵魂早已疲惫不堪,陆潇不止一次的从她身上看到了似曾相似的深沉暮气。

        就像他亲手送别的驯鹰人卡珊德拉一样。

        陆潇还无法理解这些活了上千年的人到底会有什么感触,为什么一个个都想要寻找到继承人后自行解脱。

        好在古一对自己职责依然看得很重,在确保能震慑住多玛姆的后继者出现前,她还不会随便抛下责任赴死。

        在这半年的努力学习中,古一长时间的亲自教导让陆潇看出来一些端倪。

        至尊法师确认陆潇的品性之后,似乎打算将他当做正统继承人来培养。

        不易察觉的差别待遇让同样深受古一信任的莫度也察觉到了,他和陆潇之间的关系因此一直有些不冷不热。

        未来陆潇会成长到什么地步暂时不得而知,至少现在他和雷神托尔这个级别的战力还有着不小的差距,即便依靠伊甸圣剑这种神器也无法弥补。

        毕竟,对方手中同样握有雷神之锤这件至少史诗品质的神器。

        大战一场,尽情活动身体的爽快感让托尔的负面情绪得到了释放,他爽朗的大笑着走上前,用大手拍了拍陆潇的肩膀。

        “不错,我很看好你,没想到除了浩克那个大块头外,米德加德还有实力这么强的人,比托尼那个只会依靠外物的家伙强多了。”

        陆潇擦去嘴角的鲜血,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你就别在这踩一捧一了,斯塔克听到这句玩笑话或许不会记恨你,但我八成会被他给盯上。”

        托尼·斯塔克,人称钢铁侠,凭借自己制造的高科技钢铁战衣,成为复仇者联盟的主要战力之一。

        托尔说的确实是实话,单纯按个人实力来算,陆潇能把托尼轻松的按在地上爆锤,但钢铁战甲本来就是托尼的一部分,将两者分开计算显然不合适。

        经历过复仇者联盟1的并肩作战,托尔和托尼之间的关系类似损友,两人之间可以无伤大雅的开一些玩笑。

        但性格敏感而张扬的托尼对外人的接受力并不高,陆潇不想因为托尔的一句玩笑话被钢铁侠盯上。

        托尔没有多说什么,向陆潇露出标志性的友善傻笑后就转移了注意力。

        “简!”

        无视了举枪瞄准自己的伦敦警察,托尔紧张的半跪在女友身旁查看她的情况。

        简·福斯特身上并没有明显的外伤,但她始终昏迷不醒的情况让托尔十分担忧。

        “黛西,简到底怎么了?”

        黛西一脸茫然的摇头:“我也不知道啊,她刚才莫名其妙的就失踪了一阵,再次出现时就是这样了。”

        陆潇看了看周围的伦敦警察,摆头向托尔示意了一下:“我知道简的情况,先换个地方吧,这里不方便交谈。”

        阻止了托尔呼叫海姆达尔的打算,陆潇挥手拉出一道临时的法术帷幕将托尔、简和黛西三人罩起来。

        趁伦敦警察们一头雾水的看着大变活人的仓库广场,陆潇戴着悬戒的左手平伸在空中,右手在虚空之中连划几圈,一道通往伦敦圣殿的传送门出现在仓库广场上。

        ……

        “以太?暗精灵的圣物?”

        托尔挠了挠头,皱起眉头仔细回忆了一下:“等等!我还很小的时候好像听过这个故事,不过以太不是被阿斯加德摧毁了吗?”

        “以太是无法被摧毁的,至少你的祖父博尔王做不到。”

        陌生的女声传入托尔耳中,雷神转过头看向发声之处,一名身穿黄色僧袍的光头女子就背着手站在他身后不远处。

        陆潇恭敬的抱拳向古一行礼:“至尊法师。”

        “嗯,辛苦你了。”

        古一微笑着向陆潇点了点头:“虽然遭遇了一些不可控的意外,但你做得还不错,至少没有在奥丁的继承人面前给卡玛泰姬丢人。”

        托尔不解的看着古一:“你是谁?你和我父亲认识?”

        “当然认识,虽然没有直接交过手,但我们对对方的实力都一清二楚。”

        古一随意的一挥手,众人眼前的景象立刻发生转变,从维多利亚风格内装饰的伦敦圣殿来到了一间东方风格的古朴小屋内。

        陆潇知道这是古一无声无息的发动了传送法术,将一行人带回了卡玛泰姬。

        托尔吸了吸鼻子,他感觉到这里的氧气浓度与之前有所不同。

        “所以,米德加德其实一直暗藏着一群强大的法师?”

        在场众人面前都凭空出现了一杯热腾腾的绿茶,古一端起茶杯轻抿一口纠正道:“准确来说是秘术师,我们暗中守护着地球神秘世界的安全,通常不会主动出现在普通人眼前。”

        “呃能先等等吗?”

        黛西的大脑有些超负荷,作为在场唯一一个清醒的普通人,她感觉自己就像被夹在几只狮子之间的小绵羊。

        将双手食指同时指向依然没醒来的简,黛西勉强露出营业式的笑容转移话题:“能先把简叫醒吗?接下来的谈话内容与她也有关系吧?”

        “当然。”

        善纳建议的古一向简轻轻弹指,随着一阵拉风箱般的猛烈抽气声,托尔的女友突然从地面坐起,一脸惊恐的望向四周。

        发现自己已经脱离了之前那个恐怖的空间,简的情绪略微平复了一点。

        “这是哪里?你们是谁?为什么我会在这……托尔?”

        托尔憨笑着挥手向女友打招呼:“嗨简,好久不……”

        “啪!”

        一记响亮的耳光甩在托尔的脸上,一下子把他打懵了。

        “噗”

        陆潇抓过头努力控制不让自己笑出声,黛西也装作看风景,双眼闪烁的望向窗外云雾缭绕的雪白山峰,耳朵却竖直了一般关注着身旁的恋爱喜剧。

        古一“识趣”的没有打断这对情侣的互动,仿佛看不到眼前发生的事情一样,继续悠然自得的品茶。

        “你这个混球!我等了你三年,三年啊!你知道我这三年是怎么过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