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生活 2020-05-18 16:16 的文章

第152无翼乌邪恶彩色无摭挡 黑笠之狸

        陆潇的突发奇想暂时没人能确定是否有效,但包括山内在内的大族少年早就对内府积攒了一腔愤恨,他当即表态愿意接受陆潇的训练,哪怕只是担任外围谍报人员也心甘心愿。

        日本的忍者虽然被很多动漫和影视剧吹得神乎其神,但归根究底,忍者和广义上的刺客工作性质并没有本质性的区别。

        将说服各大家族少年的任务交给跃跃欲试的山内,陆潇将自己关在书房内编写这些外围眼线的教材。

        照搬忍者那一套是行不通的,苇名各大家族不可能允许自己的孩子从事忍者这种卑贱的职业,陆潇打算将刺客的一部分理念教给这些孩子。

        与希望尽量远离人群降低存在感的忍者不同,刺客信条推崇融入人群,利用人民的掩护隐秘的完成任务。

        陆潇不需要这些孩子学会什么忍足、手里剑和暗杀术之类的能力,这些技巧在短时间内也很难学会。

        他需要做的只是教会孩子们如何将自己成为人群的一员,在不引起孤影众注意的情况下,将他们的行踪悄悄记录下来,汇总后统一交由寄鹰众来处理。

        山内说服苇名各大豪族召集人手还需要一些时间,陆潇将编写完成的简易速成教材交给永真帮忙保管,休息一晚后就应变若之子的邀请再次前往仙峰寺。

        白天踏入金刚山范围内,果然让陆潇感受到了与之前不同的清幽景色。

        随着仙峰寺内的附虫者被击杀,这座山林终于开始恢复生机,鸟儿和动物们察觉到金刚山的威胁被清楚,逐渐搬回了这座自然资源丰富的森林。

        一路顺着静谧的山道上行,陆潇顺便观赏着山上的美景,云雾缭绕的山谷看起来颇有仙气,但走到山道中段时,一阵让人全身恶寒的“呜呜”声影响了陆潇观景的好心境。

        粗声粗气的憨傻哭声听起来十分瘆人,尤其是在这种空无一人的山道中,如果是晚上过来,估计就是另一种片场的布置风格了。

        “哎~”

        陆潇无奈的揉了揉头发,循声来到哭声传出的地方。

        一个全身长满肥肉,身上穿着简陋僧袍的大个子缩成一团靠在树上,将脑袋埋在膝盖中,发出足以称得上鬼哭神嚎的难听哭声。

        “那边的傻大个,你在这里哭什么?”

        看到此人的同时,陆潇就大概猜到了他的身份。

        果不其然,在与对方的交谈中,陆潇了解到这个心智不成熟的傻大个名叫小太郎。

        别看他长得人高马大,其实小太郎还不到14岁,和变若御子们是同龄人。

        太郎兵是苇名独有的特殊兵种,他们拥有魁梧的身体和厚实的脂肪层,抗击打能力和力气都很强,但他们的智力却比较低下。

        太郎兵的出现至今依然是一个迷,就连苇名当地人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不过陆潇推测,应该还是与源之宫流出的源水有关。

        智力低下小太郎不久前似乎遭遇了什么变故,暂时失去了一部分记忆,他想不起来自己接下来该干什么,该往哪里去,所以才蹲在这里独自哭泣。

        早已知道剧情的陆潇没有费尽心思去猜测小太郎在想什么,简单的几句话就将他哄得跟着自己一起行动。

        继续深入仙峰寺的路上,小太郎时不时会从身上摸出一个体型巨大的柿子反复观看,好几次他都差点忍不住将柿子塞进嘴里,但不知为何,最后他还是放弃了进食。

        “叮!”

        “停下。”

        进入仙峰寺主体建筑群后,前方突然传来金铁交击之声,似乎有人正在内部交战。

        陆潇抬手拦住毫无所觉的小太郎,让他先躲到一边不要发出声音。

        开启气息遮断悄然潜入寺庙,陆潇从小太郎眼前凭空消失。

        看到这一幕的小太郎难以置信的直抹眼睛,以为自己看花了眼。

        “神隐?”

        进入寺庙广场中,陆潇发现乱波众正在激烈的内斗,战斗风格几乎完全相同的两拨忍者对对方的招式和习惯都知根知底,短时间内很难分出胜负。

        这两拨乱波众的其中一方由一名戴着黑斗笠的矮个忍者率领,另一边则是大多戴着红色的竹编大帽。

        ‘红色?内府的赤备之色吗?’

        德川内府曾经在甲斐之虎武田信玄的赤备军手中吃尽了苦头,在武田家被德川的盟友织田家灭亡后,他下令让德川四天王之一的井伊直政组建德川家自己的赤备军,史称井伊赤备队。

        只狼世界虽然是架空历史,但不少地方依然沿用了史实设定,内府赤备对标的就是德川家的井伊赤备队。

        换上赤备颜色的乱波众显然已经下定决心背离自己的祖国苇名,他们与另一波主张留守家乡的乱波众发生了激烈冲突,双方在交战之中都下了死手,没有丝毫留情。

        仙峰寺的屋顶、广场和草丛之中,到处都能看到内斗的乱波众,陆潇自己倒是可以隐藏气息绕过这里,但体积庞大的小太郎就不太可能了。

        ‘没办法绕路,看来只能结束这里的战斗才能继续前进了。’

        至于帮哪边,根本不用考虑。

        陆潇原本就在为如何更好的完成支线任务,拿到更高的奖励而发愁,送上门来的壮丁不用白不用。

        解决掉那群背叛祖国的乱波众,还能进一步削弱内府一方的忍者实力,此消彼长之下可以拉近双方之间的人数差距。

        双方的领袖都都没有加入战场,而是互相牵制的观察着手下们的战斗。

        虽然这两名乱波众首领也能一定程度上利用明镜止水的心法减轻自己泄露出的气息,但他们的熟练度显然远远比不上一心,甚至连心无旁骛专心修炼的剑圣猴子都比不了。

        陆潇可以凭借鹰眼视觉时有时无的标识找到了两人躲藏的地点,他悄悄绕过两派互相消耗体力的乱波众,无声无息的来到那名红帽乱波众首领身后。

        当陆潇的袖剑捅入对方的心脏时,这名乱波众首领才惊愕的发现,身经百战的自己居然被人绕到背后发动暗杀,这对一名忍者来说无疑是耻辱。

        “呃~”

        被捂住嘴巴的红帽首领甚至没能发出警告,不甘的圆睁着双眼倒在树干上毙命。

        惯例帮助对方阖上双眼,陆潇用同样的方法暗杀了几名躲在草丛中待时而动的红帽乱波众。

        双方人数的失衡让黑斗笠乱波众逐渐占据上风,当战斗进入尾声时,陆潇坐在黑斗笠首领头上的树枝上突然出言。

        “黑笠之狸,我要最后向你确认一遍。”

        “谁?!”

        突然出现在头上的声音让黑斗笠首领大吃一惊,他下意识的就要想身后掷出带毒手里剑。

        陆潇先一步移动到他的身后,右手的袖剑抵在对方的脖子上威胁道:“别激动,武器可不长眼,要是和那边的小红帽一样被割到脖子可别怪我没提醒过你。”

        “黑斗笠的乱波众,你们真的愿意为苇名奉献自己的力量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