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生活 2020-05-23 18:25 的文章

第175无翼乌邪恶彩色无摭挡 无形之撩?

        当内府和苇名的军队在内城门前的广场上打响时,陆潇故地重游的来到最初与天狗一心见面的外城楼中。

        由于弦一郎的疏散命令,原本在此躲避战乱的百姓大多被迁入城内暂住,陆潇在诺大的城堡中只感受到了一个人的气息。

        “哦?没想到这个沦为战场的地方还有人会来。”

        一名佝偻着腰的老婆婆慢悠悠的走出来,浑浊的双眼打量着全副武装的陆潇。

        “年轻人,你特意来此,不会是想和‘鬼’战斗吧?”

        苇名国内的老婆婆似乎个顶个的都有特殊能力,陆潇还什么都没说就被对方猜中了来意。

        “别怪我没提醒你。”

        老婆婆颤巍巍的靠坐在空无一物的城堡墙壁上缓缓坐下:“以你现在的状态,面对‘鬼’的胜算不大,先趁着最后的这点时间养好精神吧。”

        陆潇默然点头,利用钩爪攀爬到外城楼的顶层,就地坐下进入冥想状态。

        外城楼距离战场很近,但这个早就荒废破败的城堡早已无人问津,偶尔有几名内府赤备军找过来也只能看到那名靠着墙角睡着的老妇。

        随着时间的推移,战场上的喊杀之声逐渐减弱,似乎是有一方在战斗没有分出胜负前就率先偃旗息鼓了。

        一个多小时的冥想无法让陆潇损耗的魔力完全恢复,但至少他的身体在伊甸裹尸布的治疗下基本恢复如初。

        随着苇名国的军队暂时撤出战场,由道顺率领的红眼赤备军成为了战场上的“主角”。

        失去了苇名一方的敌人,毫无理智的红眼众理所当然将目标转向内府。

        内府领军大将井伊直松对苇名国一方的突然撤退摸不着头脑,对方的行动完全不符合战场的规则。

        面对这群不分敌我的红眼众,恼怒的井伊直松下令先将这些搅局者击杀。

        被变若水强化过的红眼赤备身体能力得到了大幅提升,而且半疯癫的道顺还真的消除了红眼对火焰的畏惧,内府一方提前做好的准备完全成了无用功。

        道顺的立场终究是偏向苇名国的,作为唯一还保留着极少理智的红眼众首领,他率领自己的红眼赤备不顾伤亡的向内府发动疯狂反扑。

        在城墙上作壁上观的弦一郎面无表情的看着双方狗咬狗的战斗,内府最终还是凭借巨大的人数优势消灭了最后一名红眼众。

        但这场算不上大规模的战斗中,身体强壮且悍不畏死的红眼给内府造成了不小的伤害,一定程度上削弱了内府的军力。

        “把大筒推上来!”

        身着赤红色战甲,身披阵羽织的井伊直松高声下令:“瞄准城门,开炮!”

        “轰轰!”

        前膛小口径火炮接连点燃引信,向弦一郎临时加固过的城墙发动连绵的炮击。

        弦一郎依旧站在城墙上岿然不动,面对向自己袭来的炮弹,弦一郎凭借被完美变若水强化过的身体,手起刀落将不会爆炸的实心铅弹劈成两半。

        弦一郎的态度和表现鼓舞了苇名军队的士气,内府的第一轮炮击没能攻破城墙的防守。

        “咚!咚!”

        沉重的脚步声从战场一侧传来,正准备让苇名国用大筒还击的弦一郎突然叫停了所有行动。

        “等等!所有人伏下身体,暂时静观其变!”

        随着脚步声的靠近,战场上的内府和苇名士兵同时看清了发出巨大脚步声的生物。

        站在战场高处指挥作战的井伊直松目瞪口呆的看着这只至少8米高的怪物。

        “这是什么东西……苇名国还有这种武器?”

        靠近战场的独臂巨怪有着接近人类的四肢……三肢外形,它的头部燃烧着熊熊烈火,但这些火焰完全没有伤到怪物本身。

        “吼!”

        进入战场的巨怪发出饱含愤怒与怨恨情绪的咆哮声,双腿在地面上用力蹬踏,灵活的跳到内府大军中央。

        缺失的左臂处突然长出一只由火焰构成的能量手臂,巨怪挥动这只能量手臂在内府大军中狂冲猛砸,大量赤备军在汹涌的火焰灼烧下变成漆黑的焦炭。

        看着在内府军中大肆破坏的巨怪,苇名一方也心有余悸的议论纷纷,士兵们庆幸撤退的命令来得及时,不然他们也要和内府的可怜虫一样面对这只巨型怪物。

        “轰!”

        大筒发出的实心炮弹轰击在巨怪侧腹,让他的动作出现了片刻停顿。

        但紧随其后的就是巨怪更加狂暴的反击,他用那只火焰手臂横扫,将一排大筒全部引燃,堆积在一起的火药燃烧着发生爆炸,内府的攻城力量被大幅削弱。

        与此同时,永真终于手按太刀赶到现场,看到完全陷入怨恨之中无法自拔的只猩,她用雪白的贝齿重重的咬了咬下唇,脚下移动着就准备冲出去阻止对方。

        “等等。”

        刻意压低的男声从永真身后响起,对方不礼貌的将咸猪手按在她的肩膀上。

        这个时代的女性作风非常保守,陌生男子只要碰一下她们的身体就会被视作非礼。

        “锵!”

        永真脸色一寒,飞速出鞘的太刀以刀背砍向身后,意在逼开对方,顺便给这个毛手毛脚的家伙一个教训。

        “哇哦~”

        在永真身后阻止她的自然是习惯了现代打招呼方式的陆潇。

        面对突然袭来的太刀,陆潇依靠强大的动态视力捕捉到太刀的轨迹,用两指捏住还在运动中的刀身。

        “别激动,是我。”

        看到陆潇那略显无奈的表情,永真这才意识到自己有些过于紧张了,居然没有认出陆潇的声音。

        “十分抱歉。”

        收回太刀的永真双手交叠在小腹前向陆潇道歉:“我还以为……”

        陆潇摆了摆手转移话题:“这不重要,先说正事吧。”

        “只猩阁下以最后的理智控制着化身怨恨之鬼的自己将主要攻击目标指向内府,先消耗一下他的体力吧,顺便让内府再多承受一些损失。”

        永真咬了咬牙反驳道:“可是死去的人越多,怨恨之鬼的实力就会越强,万一他成长到无人能制衡的地步……”

        “放心吧。”

        陆潇笑着比出大拇指:“我会监视他的行动,在怨恨之鬼体力损耗和吸取冤魂强化自身之间找到一个平衡点,在最适合的时候出手。”

        “你啊。”

        陆潇伸出两指无奈的虚点永真的额头:“我还以为你说的新目标是什么,结果不还是打算牺牲自己吗,临别前我的提醒都白说了?”

        永真下意识的伸手摸了摸额头,陆潇的手指并没有实际碰到她的皮肤,但手指移动间带起的微风已经吹拂到永真的额头上。

        温热的体温仿佛通过这股微风传导到了永真身上,她原本紧绷的脸上不自觉的露出一抹红晕,凝重的神色也放松了不少。

        “一心教给你剑术只是想让你学会防身之术,并不是真的想让你承担起斩杀修罗的重任。”

        陆潇拍了拍握在手中的不死斩拜泪:“这种繁重的工作还是交给我来处理吧,这应该也是我离开前帮助苇名处理的最后一件事了。”

        面色红润的永真突然停顿了一下,脸上的血色迅速消去。

        ‘最后一件事,你也要离开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