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生活 2020-05-23 18:25 的文章

第174无翼乌邪恶彩色无摭挡 永真的觉悟

        永真的师傅道玄不但是一名优秀的药师,同时他也是一个手艺高超的机关名匠。

        忍义手就是道玄和只猩共同讨论着制作出来的,其中蕴含的黑科技技术连陆潇这个现代人都无法参透。

        年轻时的只猩好勇斗狠,在乱世之中斩杀了不少与自己作对的敌人,在这些冤魂带来的因果纠缠下逐渐迷失自我,险些化作修罗。

        关键时刻一心出手斩断了他的左臂,将只猩从彻底堕落的边缘勉强拉了回来,忍义手就是从那之后才制作出来的。

        多年以来,只猩一直将自己关在苇名郊外的小佛堂中雕刻佛像,希望能以这种方式压制他心中与日俱增的怨恨之火。

        事实证明,雕刻佛像只能一定程度上缓解事态的恶化,无法从源头上解决问题。

        只猩雕刻出来的佛像无一例外都是怒目圆睁的姿态,代表了他心中无法熄灭的怨恨之火。

        随着内府与苇名国的战争打响,无数在战场上死亡的冤魂都汇聚到曾经险些化身修罗的只猩身上,他已经快要压制不住自己了。

        想明白了永真的用意,陆潇暂时不动神色的向其告别。

        “永真,我很高兴你能再次找到人生目标,不过请记住一点。”

        “任何人的生命都是宝贵的,有且仅有一次,不要轻易放弃自己的人生,未来一定会有更美好的事情等着你去亲身经历。”

        永真充满古典美的脸上浮现出淡淡的笑容:“多谢阁下的提醒,我会好好珍惜自己的生命。”

        目送永真开启天守阁的暗门前往只猩居住的小屋,陆潇低头看了看还没苏醒的九郎。

        “苍鹰。”

        “在。”

        一名身披黑色羽毛斗篷的寄鹰众从窗外跳入,陆潇郑重的对其摆脱道:“御子就交给你来保护了,我有要事需要暂时离城,顺便帮我向弦一郎阁下转告一句话。”

        “修罗即将出笼,请他提前做好安排,避免军队人数本就处于劣势的苇名国因此而遭受不必要的误伤。”

        苍鹰是跟随一心多年的寄鹰众首领,苇名国内的大小秘密他全都一清二楚。

        陆潇的提醒让他全身一震:“陆潇阁下,此言当真?修罗真的要控制不住了吗?”

        陆潇重重的点了点头:“战场上消亡的生命越多,离修罗爆发的时间就越近。”

        “去吧,尽快安排人将情报传递给弦一郎,我要先行一步了。”

        “是!”

        ……

        当永真腰佩太刀赶到郊外贴满封印符的小佛堂时,那个始终在佛堂内雕刻佛像的佝偻身影已经消失不见。

        佛堂周围只剩下一名默默站在远处观望的邋遢武士。

        永真握住刀柄的手猛然一紧,一向以温柔优雅姿态示人的她罕见的露出凝重与肃杀之色。

        “半兵卫阁下。”

        永真转身面对那名盔甲破烂的武士问道:“能否告诉我,猩猩去哪里了?”

        被称为半兵卫的人是一个不修边幅的落魄武士,他的下半张脸上还覆盖着一个通常只有大将才会佩戴的面甲。

        “永真小姐,你来晚了一步。”

        半兵卫轻轻叹了口气:“只猩阁下十分钟前就摇摇晃晃的离开了佛堂,在下虽然想要阻止他,但……”

        半兵卫将自己背在身后的左手伸出来,仿佛被某种大质量物体碾碎的手臂正在迅速恢复。

        半兵卫的原名叫什么早已无人记得,在战场上久经纵横的他不知何时开始被人称为不死半兵卫,盖因他不管经历再严重的伤势都无法死去。

        半兵卫是一名附虫者,在苇名一心率领苇名盗国众的军队平定四方时,半兵卫曾经作为苇名的敌人被一心亲手斩杀过。

        但他还是没能死去,再一次从惨烈的战场上活了下来。

        没有人生目标的半兵卫在之后经历了一系列的变故,最终落脚到这座小佛堂外隐居。

        凭借不死的身体和不俗的剑术天赋,半兵卫在战场之上研究出了一套最适合自己的刀法。

        他甚至能在巅峰时期的一心手上走过一招,半兵卫的战斗力在普通人当中已经算是出类拔萃了。

        但从他左臂的伤势就能看出来,半兵卫面对的敌人已经超出了人类所能理解的极限,即便是不死的附虫者也无法在几近成型的修罗面前起到阻挡的作用。

        永真神色复杂的叹了口气:“果然还是走到这一步了吗。”

        随后她就再次坚定了表情:“半兵卫阁下,苇名即将陷入战乱之中,你有什么打算。”

        “呵呵~”

        半兵卫就地坐了下来,态度十分佛系的说道:“我不打算插足苇名与内府的战争,就留在这里为好心收留我的只猩阁下继续守卫佛堂吧,希望未来有人能终结我永无止境的漫长生命。”

        能斩杀附虫者的只有不死斩,红色不死斩依然在陆潇手中,而黑色不死斩在狼自我了断后被寄鹰众回收,送往弦一郎处以防万一。

        使用附虫者士兵无疑是一把双刃剑,不死的士兵在面对敌人时确实能发挥很大的作用。

        但反过来说,一旦有附虫者反水攻击自己人也会造成巨大的损失,弦一郎至少应该有处决这些不死叛徒的最后保险。

        永真动身前向半兵卫说道:“等这次事态结束,弦一郎大人一定会满足阁下的心愿,在此之前……”

        将随身携带的忍义手交给半兵卫,永真郑重的拜托道:“猩猩留下的忍义手就暂时交给阁下保管了。”

        “好的。”半兵卫用双手接过忍义手:“永真小姐也请当心,只猩阁下……已经不是你记忆之中的那个‘人’了。”

        ……

        一心死后第三天,内府终于等不下去了,在城内没有更多有用的情报传回来前,领军大将发布总攻命令,大批精锐赤备军组成军阵向苇名国的内门防线发动攻击。

        镇守大门的依然是苇名七本枪之首——鬼庭刑部雅孝。

        骑乘鬼鹿毛的鬼庭雅孝一旦在战场上冲杀起来,内府一方没有有效的办法能完全破解他的骑兵攻击,只能以人数优势摆出长枪阵,限制苇名骑兵队的行动范围。

        山内式部利胜和鬼庭主马雅次也在这场最后的决战中亲自入场战斗,年事已高的三名老将燃烧自己最后的余热在战场之上冲杀,双方的军队暂时陷入了僵持。

        “修罗?!”

        手握黑色不死斩督战的弦一郎猛然一惊:“‘他’已经出发了吗?现在在哪里?”

        负责传递情报的寄鹰众摇了摇头:“不得而知,情报来自陆潇阁下,据说永真小姐已经提前出发去寻找修罗了。”

        “啧!”

        弦一郎有些烦躁的咂了咂嘴。

        此时战场上的局势极其混乱,除了内府和苇名的军队纠缠在一起外,还有一批红眼赤备军不分敌我的在战场上搅局。

        这批红眼赤备军面对内府的火焰攻击并没有表现出明显的畏火弱点,他们依靠强壮的身体硬顶着火焰冲锋,即便双手被烧得焦黑也要用嘴撕咬内府的士兵。

        “道顺搞出来的局面已经够混乱了,没想到只猩也在这个节骨眼上爆发。”

        弦一郎的情绪爆发只持续了几秒,重新整理好心情后,他斩钉截铁的下令道:“通知刑部、式部和主马,让他们暂时带兵撤回城门内,战场之上恐怕另有变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