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生活 2020-05-27 17:07 的文章

第187无翼乌邪恶彩色无摭挡秉持优雅

        最快更新诸天信条最新章节!

        “berserker?”

        “ssassin,魔力波动传出的位置在哪里?你能捕捉到吗?”

        凛勉强收敛起怒气,她确实像陆潇提醒的那样没有再抖腿。

        “哼!”

        “ssassin,姐姐,现在不是吵架的时候吧。”

        吃痛的凛怒瞪着陆潇,早熟懂事的樱急忙站在两人之间打圆场。

        “你!”

        “凛,注意礼仪。”

        凛在焦急之下条件反射的开始抖腿,陆潇没好气的伸指在她尚未长成的小长腿上弹了一下。

        “这强大的魔力波动,应该是某位御主在召唤从者吧?”

        魔术资质出众的凛和樱也很快变了脸色,雁夜倒是过了一会儿才后知后觉的感受到。

        正在此时,陆潇首先感觉到东面的某处传来剧烈的魔力波动。

        “嗯?!”

        一旦和对方交战,最可能面对的还是王之财宝铺天盖地的宝具轰炸。

        不过,高傲的金闪闪是否会承认陆潇是有资格让他拔e的存在还是一个问号。

        ‘毕竟,时臣的从者很可能还是那个强到逆天的金闪闪,我可不想脸接一发e。’

        “如果不是万不得已,我还真不想和你父亲的从者战斗。”

        陆潇苦笑着摊了摊手:“好吧,我的小御主,我答应你。”

        凛将右手已经用掉一划的令咒摆在身前轻哼道:“如果你不同意,这次我一定要用更加精准的令咒强迫你执行!”

        小凛单手叉腰,颇有气势的昂首指着陆潇警告道:“我不允许你威胁父亲的性命!如果有万分之一的机会你能在与父亲的从者战斗中取得胜利,你绝对不准伤到他,明白了吗!”

        “不过!”

        烦躁的将一头黑色秀发挠成鸡窝,远坂凛无可奈何的大叫道:“啊啊!我知道啦,我不强求这家伙帮助父亲行了吧!”

        面对有过悲惨经历的妹妹始终心中有愧,凛无法抗拒小樱的请求。

        因为远坂家秉持优雅的家风,他不会将自己狼狈的一面暴露出来,在家人面前也表演得异常“优雅”,对优雅的执着已经到了偏执的程度。

        实际上远坂时臣的天赋在魔术师中并不算顶尖,他能拥有现在的成就,完全是依靠自身的勤学苦练而得来的。

        在见识不广的凛眼中,她的父亲就是无所不能的魔术达人,抵达根源只是时间的问题。

        凛从小就对优雅待人且魔术水平出众的父亲十分仰慕,这还是她第一次从时臣身上看到了魔术师的残酷一面,这个发现让小凛的心情十分复杂。

        凛的这点小心思当然瞒不过时臣,但向来秉持优雅的时臣在女儿面前也没有露出任何后悔之意,嘴硬的说那就是樱的命运。

        这段时间的魔术学习中,凛笨拙的以旁敲侧击的方式向时臣询问他对小樱“死亡”的看法。

        凛亲眼目睹了樱在虫仓之中受折磨的情景,要说她对不管不顾将樱丢给脏砚的时臣没有一点不满,那是不可能的。

        小樱走到双手抱胸,噘嘴撇头的凛身边,轻轻拉了拉她的衣服下摆,以恳求的眼神看着她。

        “姐姐……”

        他认为必须给时臣一个深刻的教训,彻底打碎他的骄傲,让他将分散在魔术研究中的多余精力放回家人身上。

        在凛和陆潇的意见分歧中,雁夜坚定的站在陆潇这一边。

        雁夜也对圣杯战争有所关注,因为小樱的悲惨遭遇,本就对时臣看不顺眼的雁夜对那个“整天拿着架子”的家伙更加厌恶。

        从那以后,孩子气的凛每次看到陆潇时都会故意摆出不高兴的样子。

        “哼”

        而且凛的令咒命令十分宽泛,她想让陆潇完全服从自己的意愿,这种空泛的命令就像打水漂一样没有产生任何效果。

        然而,令咒这种东西对来自外世界的陆潇约束力本来就比较弱。

        气呼呼的凛当场使用令咒,试图让陆潇强制服从她的意愿。

        陆潇不想编故事骗小女孩,他当面拒绝了凛的要求,明言自己有不得不夺得圣杯战争胜利的理由。

        就像陆潇预测的一样,在雁夜和樱终于安顿下来,凛也亲自和妹妹相拥而泣后,回过神来的凛委托陆潇帮助远坂时臣夺得圣杯。

        远坂时臣还以为女儿终于开窍了,欣慰之下加大了对凛的培养力度。

        半吊子是无法教导他人的,为了不影响到对小樱的转授,凛这段时间对魔术的学习格外上心。

        由于圣杯战争尚未正式开始,已经和母亲一起提前搬到八代台的凛还是会每周回到远坂宅邸接受魔术教导。

        在魔术刻印移植前,樱还没有正式开始间桐家独有魔术的学习,而是由她的姐姐凛将远坂时臣教授的一些通用魔术知识转授给小樱。

        刻印虫对樱的魔术属性改造于半个月前结束,她原本漆黑的秀发在属性转变的影响下变成了深紫色。

        没有了金钱上的担忧,雁夜彻底化身家庭主夫,不但自学了一手精湛的厨艺,各项家务也全部由他包揽,让樱在相对优越的生活条件下度过了最艰难的半年。

        至于生活所需的资金……在阿勒忒娅的秘密操作下,雁夜手中的银行卡余额足以保证他和小樱奢侈的生活几辈子了。

        原本雁夜想要外出打工赚取生活费,但陆潇以避免暴露身份为由,让他继续留在家里照顾小樱。

        雁夜就像他所承诺的一样,很快就适应了自己“山下大辅”的新身份,隐姓埋名的在冬木市生活。

        半年时间过去,深山町的新家早已投入使用,陆潇正在家中观看地图以便提前做准备。

        “新都会馆、港口、未远大桥。”

        ……

        “吾师,感谢您的解惑,今晚我就开始berserker的召唤仪式。”

        在自己没有察觉到的情况下,言峰绮礼的嘴角微微上扬,但他很快就恢复了以往的面瘫表情。

        “现在,你还认为他没有成为berserker的潜质吗?”

        远坂时臣轻轻抿了一口红酒:“满心愧疚的桂妮薇儿再也没有和兰斯洛特见过面,湖之骑士的余生在悔恨与绝望之中度过。”

        “兰斯洛特没有参加这场战争,战后他回到故地想与桂妮薇儿再续前缘,然而……结果你也知道了。”

        “是的,亚瑟王决定征讨法兰西,其根本原因是兰斯洛特与王后桂妮薇儿的私情,正是因为这场远征给了叛逆骑士莫德雷德机会,最终导致了让卡美洛王国毁灭的卡姆兰之战爆发。”

        言峰绮礼一愣:“吾师,你是说……”

        “绮礼,你还记得导致亚瑟王陨落的卡姆兰之战诱因吗?”

        远坂时臣意味深长的晃了晃手中的红酒杯,猩红的酒液在杯中缓缓旋转着。

        “呵呵”

        言峰绮礼不解的问道:“湖之骑士兰斯洛特被称为骑士的典范,他有可能以berserker职介回应我的召唤吗?”

        陆潇轻轻点了点头,意味深长的看着凛说道:“是你非常熟悉的地方,远坂宅的地下魔术工房。”

        “……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