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生活 2020-05-28 17:22 的文章

第195无翼乌邪恶彩色无摭挡 固有技能:病弱

        冬木机场,一名头发和肤色都十分苍白的俊秀青年热情的抱住一脸不情愿的韦伯。

        “哦哦!我亲爱的挚友韦伯,好久不见了!”

        “走开啦!”

        韦伯无奈的推拒着对方:“距离上次分别还不到一个月,什么叫好久不见!”

        “哈哈~别在意这些细节。”

        似乎患有白化病的青年笑眯眯的揽住韦伯的肩膀:“所以?你说的日本美女在……噗哇!”

        话还没说完,梅尔文突然向地面吐出一大口鲜血,溅起的血液正好落在韦伯的裤脚上。

        “啊!又来了!”

        韦伯急忙跳着脚离开对方,没好气的向梅尔文吐槽道:“你这病弱的身体什么时候才能正常一点!而且这么多年来吐了这么多血,真亏你能平安无事的活到现在!”

        “啊哈哈~”

        梅尔文没有在意周围机场工作人员慌张的问候,依然一副笑眯眯的样子。

        “确实我有很多次都走到了地狱的大门前,但在你的表演落幕之前,作为你的挚友,梅尔文·威因兹绝对不会……噗哇!”

        “你给我节制一点啊啊啊啊!”

        ……

        “如你们所见。”

        深山町,assassin组的魔术工房大门外,韦伯生无可恋的将身旁的梅尔文介绍给陆潇和雁夜。

        “这位就是你们想找的调律师,梅尔文·威因兹。”

        “虽然这家伙很没节操,而且动不动就吐血,但我能保证,他的专业技术绝对过硬。”

        樱的身体遭到刻印虫的深度侵蚀,连魔术回路都被虫子寄生,用常规的方法几乎不可能毫无损失的将刻印虫从她体内取出。

        在橙子的远程详细指导下,陆潇以凛和雁夜作为助手,利用卢恩符文制作出可以容纳灵魂的容器,小心翼翼的完成了樱的灵魂转移工作。

        作为冠位人偶师,苍崎橙子制作的人偶与人类的身体已经没有什么区别了,甚至她本人使用的很可能也早就不是原装身体了。

        灵魂移植完成后,陆潇利用橙子教授的特殊术式将樱身上的魔术回路一并复制到新的人偶身体内。

        ‘灵魂转移,第三法灵魂物质化的旁支根须,在冠位人偶师眼中不过是没有保密意义的边缘法术吗?’

        当韦伯和梅尔文到达工房外时,樱的灵魂和新身体的融合刚好进入最后阶段,她的手指已经开始微微颤抖。

        梅尔文虽然没节操,但他还不至于向还未成年的幼女发o。

        “就是这位小淑女需要调律魔术刻印吗?”

        陆潇点了点头:“是的,不过她的身体状况暂时不适合立刻移植魔术刻印,威因兹先生恐怕需要等上一段时间了。”

        “哈哈~没问题。”

        梅尔文不以为意的撩了撩苍白的刘海:“正好我可以借这个机会体会一下日本美女的风情,韦伯,你会为我带路的吧?”

        “呵呵……”韦伯嘴角有些抽搐:“我尽力。”

        考虑到梅尔文是圣杯战争的局外者,陆潇和韦伯都不打算将更详细的情况告诉他,梅尔文也知趣的没有多问。

        直到陆潇指示雁夜将梅尔文带到新都的红灯区,韦伯才终于长长的松了一口气。

        “所以?”

        摆脱重担的韦伯将注意力转向正在重新蹒跚学步的樱:“assassin,她就是你真正的御主间桐樱吗?”

        “是的。”

        陆潇毫不脸红的睁着眼睛说瞎话:“距离圣杯战争开始还有半个月左右,只要完成魔术刻印的移植和调率,我的小御主就能发挥出自己的天赋优势,为我在战场上冲锋陷阵提供支援。”

        拥有一双慧眼的韦伯确实从樱的身上看出了优秀的天赋,只要能将这份天赋有效的开发出来,樱肯定会拥有一个光明的未来。

        这个发现让还没有将心态新调整好的韦伯不由自主的产生了一丝嫉妒。

        ‘血统真的有那么重要吗?’

        ‘不!不能动摇,我一定能向肯尼斯老师证明,低世代的魔术家族也能依靠个人的努力追上魔术大族的脚步!’

        从某种角度来说,陆潇部分认可韦伯的观念,不过这需要可遇而不可求的天赋。

        未来某个满身剑骨头的主角就是典型的例子,身为第一代魔术师就拥有多达27条魔术回路,甚至超越了某些3-4代积累的小家族。

        韦伯希望证明的是积累不足的普通魔术师能超越传承多年的大家族,更进一步深入,他希望证明自己有希望成为举世闻名的优秀魔术师。

        但这注定只是一种奢望。

        打个不怎么恰当的比喻,一个普通无氪手游玩家想不充钱就追上又氪又肝的大佬,凭什么?

        韦伯的魔术回路和魔术刻印在大部分时钟塔贵族眼中只能用垃圾来形容,世代稍高的家族甚至不屑与维尔维特家族联姻。

        或许正是同学和老师的蔑视让韦伯急于证明自己,肯尼斯的当众奚落只是一个导火索,韦伯歇斯底里的爆发是长期积累的过程。

        陆潇无意去安慰低头咬牙的韦伯,人的一生注定要经历过某些事情才能完成心境的成长和升华,在此之前,旁人的一切劝告在韦伯听来都只是屁股坐歪的废话。

        橙子制作的人偶身体质量没得说,樱和新身体的融合速度比原本预期的还快。

        陆潇利用卢恩符文在樱的右手上伪造出令咒,以韦伯的魔术水平根本看不出任何端倪,轻易的相信了樱是陆潇的御主。

        梅尔文在新都尽情的游玩了几天,终于心满意足的返回工房,开始为樱做魔法移植和调率。

        韦伯一脸嫌弃的看着梅尔文将刻印虫身上的魔术刻印提取出来。

        “噫~虫魔术还真是恶心。”

        见多识广的梅尔文倒是非常淡定。

        魔术师为了追寻根源做出过各种稀奇古怪的尝试,梅尔文以前还遇到过更诡异的情况,对此早已见怪不怪了。

        工作状态的梅尔文完全看不到之前的轻浮,他尽职尽责的为樱的魔术刻印进行调率,樱与间桐家魔术刻印的同调每日都有长足的进步。

        圣杯战争正式开始的前一天,梅尔文终于向韦伯等人告辞离去。

        虽然还有一些收尾工作没完成,但这已经无伤大雅了,等到圣杯战争结束后再完成最后的工序也不急。

        “韦伯,我在伦敦等着你回来,记得给我好好讲讲这场圣杯战争中的有趣故事哦~”

        “知道啦!快走吧!”

        ……

        “caster还没有被召唤出来吗?”

        言峰璃正焦急的在冬木教会内来回踱步,眼看着圣杯战争即将开幕,七名从者却还没有集齐。

        作为圣杯战争的监督者,圣堂教会总部亲自向言峰璃正下达命令,全力协助圣女玛尔达,如今出现了异常状况,言峰璃正心中承受的压力可想而知。

        玛尔达对身边发生的一切似乎毫无兴趣,她一直跪在主的雕像前低头祈祷。

        从遥远的圆藏山传来的魔力波动让玛尔达的神色出现了些许波动,但很快她就重新恢复了平静。

        “言峰神父,caster已经被召唤出来了,地点就在圆藏山柳洞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