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生活 2020-05-29 01:31 的文章

第196无翼乌邪恶彩色无摭挡 一键变性

        送走梅尔文,韦伯也带着灵体化的rider回到麦肯锡宅做最后的准备。

        经过梅尔文的调率,小樱对间桐家魔术刻印的运用已经有了不少心得。

        魔术刻印中除了脏砚近些年来研究的虫魔术外,果然包含了不少间桐家源流的吸收魔术资料,甚至还有一些注入魔力就能激活使用的秘术。

        距离圣杯战争的开场只有最后一天时限,陆潇保存的龙之介令咒终于赶上了最后的末班车。

        如果令咒还在活人身上,除非获得主人的许可,想要剥离令咒是非常困难的。

        但龙之介本人早已死亡,留在断手上的刻印只不过是寄宿在死物之上,陆潇很轻松的就将刻印转移到小樱的右手。

        即便有了魔术刻印的支持,小樱毕竟还年幼,本身的魔力依旧不多,想要召唤从者只能依靠外力。

        为了不暴露工房的位置,陆潇连夜将樱带到柳洞寺,利用早已画好的召唤法阵抽取灵脉的魔力,打算以最快速度完成caster的召唤。

        召唤前开始,陆潇将以前淘汰下来的旧版袖枪放进召唤阵作为圣遗物。

        换上冠位人偶师制作的新身体,彻底与过去的悲惨生活告别,樱的性格相比之前开朗了不少。

        她看着陆潇放进召唤阵的圣遗物好奇的问道:“assassin,这是?”

        陆潇微笑着揉了揉樱柔顺的紫色长发:“想要精准的召唤从者,必须依靠圣遗物作为指引。”

        “如果不放入圣遗物,御主只能招来与自己相性较高的从者,随机性很大。”

        樱虽然年龄还小,但经历过在间桐家的磨难,她的性格比姐姐凛更为成熟。

        陆潇是将她从无尽的深渊中拉出来的救命恩人,更是在之后为了她的身体问题多番奔波,不惜付出巨额资金请动冠位人偶师苍崎橙子,更是与rider的御主达成同盟,请来了时钟塔的调律师帮助她继承间桐家的魔术刻印。

        这一切的一切都被樱记在心里,她对陆潇的亲近程度早已超过了相识多年的雁夜叔叔,与姐姐凛的地位相近了。

        至于时臣和葵,在虫仓中经历了常人难以想象的折磨,樱的心中对自己的亲身父母不可避免的有了很深的隔阂。

        为了不让对自己呵护备至的姐姐伤心,樱暂时没有将心中所想告诉凛,但她早已下定决心,不会再回到将自己送入火坑的远坂家,以后将以间桐樱的身份继续生活下去。

        樱在陆潇的轻抚下舒服的眯起眼睛,主动用脑袋向上亲昵的蹭了蹭。

        “assassin,你放进召唤阵的圣遗物能联系到哪位英灵?”

        陆潇也有些不确定,他不知道这种跨世界的圣遗物召唤能否起作用。

        “先试一试吧,如果无法生效,就只能依靠你的相性来召唤从者了。”

        当小樱开始按照陆潇教授的召唤语咏唱时,陆潇默然退出召唤阵的范围。

        “宣告!”

        又臭又长的前置咒语终于念完,召唤阵也开始发出光芒。

        柳洞寺的地脉灵力被召唤阵大量抽取,冲天的光芒从几百米外也能清晰的看到。

        为了避免有人趁樱召唤从者时偷袭,陆潇手握不死斩来到柳洞寺正门的参道前默默守护。

        “唰!”

        冲天而起的魔力光芒逐渐收敛,代表樱的召唤进入尾声,从者已经现世。

        “嗯?”

        鹰眼视觉突破捕捉到参道旁的树林中有异样的动静,陆潇借住从头上落下的树叶,顺势将其飞掷向树丛中。

        轻薄的树叶脱手飞出,如同锋利的飞刀一般扎入林中。

        “吱!”

        短促的惨叫声后,树林中泛着敌意的红光消失。

        “使魔吗?”

        ……

        远坂宅地下,闭眼与使魔视觉同调的言峰绮礼睁开双眼。

        “吾师,被assassin发现了。”

        远坂时臣对此并不意外:“果然吗,不必再派使魔去送死了。”

        握着红宝石手杖从椅子上站起,远坂时臣脸上满是自信的笑容:“只要教会发出正式的召集讨伐令,区区assassin很快就会被联合讨伐。”

        “比起这个,绮礼,爱因兹贝伦和君主埃尔梅罗的情况如何?”

        ……

        “嗨~”

        一个略显跳脱的女声从陆潇身后的柳洞寺广场传出。

        “你就是我的master吗?好可爱的小御主。”

        &er,莱昂纳多·达·芬奇,以后还请多多关照哦,御主小姐~”

        背对柳洞寺的陆潇嘴角抽搐了一下‘不详的预感果然应验了……’

        莱昂纳多·达·芬奇,性别男,取向不明。

        此次回应召唤降临的是一位女性。

        并不是达芬奇的性别记录出现了错误,而是他故意用自己捏出来的一个“手办”身体降临。

        这个女性身体的原型就是达芬奇最知名的艺术画女主角——蒙娜丽莎。

        型月世界的达芬奇和陆潇印象中的那个人一样,对未知的事物充满旺盛的好奇心。

        刚刚回应召唤降临,与御主间桐樱签订正式签约,达芬奇的注意力立刻就被放在召唤阵内的袖枪吸引。

        女性外貌的达芬奇看上去十分美艳,她的动作也故意向女性化靠拢。

        好奇的摆弄着手中已经破损的袖枪,达芬奇不解的歪了歪头:“我怎么不记得自己有制作过这种东西?为什么它能被当做圣遗物与英灵座的我取得联系?”

        “这个……”

        樱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个问题,求助的将视线转向守在柳洞寺门口的陆潇。

        “先回工房再说吧,这里不安全。”

        利用缩地步法瞬移到达芬奇面前,陆潇挥手画出卢恩符文,地面上的召唤阵残骸立刻被大风吹散。

        “你……”

        达芬奇有些惊疑的看着陆潇,她总觉得好像在哪里见过这名兜帽男子,但一时半会儿却又想不起来。

        陆潇没有理会达芬奇的打量,抱起樱就率先开始撤离。

        “caster,跟上。”

        “哦?哦哦!”

        回过神的达芬奇用魔力具现出一架木质滑翔翼,灌注魔力之后,滑翔翼很神奇的在无风的条件升上高空。

        “去哪儿?”

        陆潇奔跑途中无语的回头看向天上那招摇的滑翔翼:“这边……还有,别这么高调,小心被某些不喜欢被俯视的家伙从天上打下来。”

        ……

        “就是这样。”

        达芬奇开朗的向守在工房内的凛和雁夜做了自我介绍:“万能之人,莱昂纳多·达·芬奇参战,你们叫我达芬奇亲就行了哦~”

        “请放心的将阵地和道具作成的工作交给我吧~”

        “呃……”

        雁夜不知所措的将视线转向陆潇:“我记得,那位世界知名的万能艺术家是男的吧,难道是史料记载有误?”

        “不,你的常识没有问题。”

        陆潇无奈的拍了拍额头:“这家伙的确是男的,她利用了自己制作的人偶身体回应召唤,所以现世后才会是这幅样子。”

        “嘿嘿~”

        达芬奇故意卖萌的吐了吐舌头:“蒙娜丽莎可是我最得意的作品,借用她的形象也会比较养眼嘛。”

        “倒是你。”

        达芬奇满脸狐疑的围着陆潇转圈:“assassin,能将你的兜帽脱下来让我看看吗?我总觉得好像在哪里见过你。”

        “嗯?!”

        这下凛也来了兴趣,之前陆潇多次拒绝透露自己的真实身份,凛一直对此耿耿于怀,没想到事情在这里出现了转机。

        “assassin,脱!快脱!”

        陆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