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生活 2020-05-29 14:00 的文章

第197无翼乌邪恶彩色无摭挡 平行世界说

        “啊呜”

        无意间口出虎狼之言的凛遭到陆潇的制裁,捂着被手指弹到的额头发出呜咽声。

        “你干什么啊!”

        陆潇没有理会呲牙咧嘴的凛,在其他人期待的目光中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摘下了几乎从不离身的黑色兜帽。

        达芬奇本以为兜帽下的会是一张典型的西方人面孔,但事实与她的猜想有不小的出入。

        陆潇的五官虽然比较立体,但没有人会错把他看成西方人。

        “你”

        达芬奇的双眼略微恍惚了一下,随后就恍然的锤了锤手掌:“我想起来了,你不就是我那幅画上的主角吗?画的名字叫什么来着?”

        与从小在宅邸中长大的远坂姐妹相比,早已融入世俗界的雁夜对世界知名画作等艺术品更加了解。

        得到达芬奇的提示,他很快就从记忆中将相关的信息翻了出来。

        “临别的挚友?”

        “没错,就是他!”

        达芬奇非常好奇的围着陆潇打转,眼中满是审视的意味:“我对自己的作品大多都留有很深刻的印象,唯独那幅画一直让我摸不着头脑。”

        “我到底是在什么时候、什么心情的驱使下完成了那幅画,画上的挚友又是谁,这个问题困扰了我无数年。”

        由于陆潇的诸天万界唯一性,刺客信条世界的达芬奇留下的画作传到了所有世界。

        其他世界的达芬奇显然不会拥有与陆潇相处的记忆,眼前这位利用蒙娜丽莎形象降临的英灵达芬奇亲也不例外。

        此时她正以饱含求知欲的眼神牢牢的锁定陆潇,希望从他口中得到确切的答案。

        陆潇无奈的挠了挠头:“这个问题不重要,如果你有兴趣,等圣杯战争结束后”

        “不行!”

        达芬奇双手叉腰挺胸摆出茶壶的造型:“天才的灵感来时容不得半点等待,如果这个问题的答案不搞清楚,我没办法集中精力做其他事!”

        真麻烦。

        陆潇也不知道该如何用比较合理的方式解释这件事,考虑了好一会儿他才试探着说道:“sr,你听说过阿萨辛教派吗?”

        达芬奇:“当然听过,那是中世纪时期活跃于波斯北部的暗杀者集团,ssssn一词就来自这个刺客教派。”

        “我听说,冬木市的圣杯系统也与阿萨辛教派有关,每一代圣杯战争召唤出来的正统ssssn都只会是教派内的英灵。”

        “没错。”

        陆潇耸了耸肩道:“我也是历代阿萨辛教派的其中一员,不过我的活跃年代并非中世纪,也不是波斯、乃至整个中东地区,而是文艺复兴时期的意大利。”

        “我正是在百花之都佛罗伦萨与你相识的,不过或许是平行世界的缘故,这边的你没有保留相关的记忆。”

        “啊”

        听到陆潇的解释,凛突然下意识的发出小声惊呼,当其他人的注意力转向她时,凛立刻用双手捂住了小嘴。

        达芬奇皱眉反驳道:“嗯姑且不提平行世界,光是阿萨辛教派的成员能延续到文艺复兴时期就已经很奇怪了。”

        “据我所知,阿萨辛教派于13世纪蒙古西征之时被成吉思汗的孙子旭烈兀覆灭。”

        “之后虽然在中东各地还有一些零星的活动记录,但从那以后再也没有成过气候,与你描述的内容有很大的出入。”

        陆潇不以为意的说道:“教团在中东的据点确实被旭烈兀拔除,但暗地里的反抗从来没有停止过,不然你以为旭烈兀是怎么死的。”

        “绵延日久的十字军东征虽然对交战双方都带来了很大的伤害,但通过这场战争,东西方的文化交流却得以进一步深入。”

        “阿萨辛教派的思想从中东地区向外蔓延,逐渐影响到整个欧洲,教派的核心思想也因此得以一代代的存续下去。”

        “是这样吗?”

        达芬奇虽然觉得有哪里不对,但从逻辑上考虑,陆潇的分析暂时找不出什么大的漏洞。

        型月的世界观里也有平行世界存在。

        掌握第二法的宝石翁,被称为魔道元帅的基修亚泽尔里奇修拜因奥古就能自由来往平行世界,并且利用宝石剑从各个世界中吸取无尽的魔力。

        陆潇的说明虽然没有完全打消达芬奇的疑惑,但勉强算是用平行世界的解释说服了她。

        默默旁听的凛回忆起了之前曾经做过的梦,双眼有些闪烁的看着陆潇。

        文艺复兴时期阿萨辛教团的一员吗,真的只是这样吗?

        随着sr几乎踩点被召唤出,第四次圣杯战争终于在当天0点之后正式开幕。

        由于陆潇的介入,原本预定的剧情不可避免的发生了改变,远坂时臣不可能再让手握rsrr的言峰绮礼配合他演一场蹩脚的舞台剧。

        陆潇本以为第一天晚上会相对平静的度过,然而其中一位急于展示自我的御主在第一天夜晚就迫不及待的让自己的从者向所有人发出挑衅。

        澄澈的战意从新都北部的港口区传来,所有参战的英灵都能清晰的感受到对方邀战的意图。

        达芬奇不是那种会老老实实回应约战请求的骑士,她对港口区传来的战意毫无兴趣。

        自从来到陆潇临时构筑的魔术工房后,达芬奇就掏出一大堆稀奇古怪的工具,对陆潇设计的工房做进一步的优化和改造。

        “嗯嗯卢恩符文吗,我对这套传自北欧的魔术系统也很感兴趣。”

        “可惜文艺复兴时期的卢恩符文已经有不少失传,通过后人的研究和创新才勉强补全,其中有不少缺漏之处,有机会我们好好讨论一下吧。”

        “呵呵”陆潇皮笑肉不笑的说道:“有空再说吧。”

        “sr,你留在工房内继续优化防御系统,顺便制作一些比较便利,让我们的小御主也能使用魔力简单激活的魔导具。”

        “那个邀战的家伙应该会引来不少英灵的旁观,甚至会有人直接现身参战,我去港口区看看情况,争取能将除r外的其余四名从者详细情报带回来。”

        “没问题,一路小心哦”

        看到达芬奇故意卖萌抛过来的飞吻,陆潇全身一阵恶寒。

        莱昂纳多,你不会被身体的本能影响,忘了自己原本的性别了吧

        冬木市东北部,新都港口区。

        陆潇没有和r一样选择未远大桥作为观测点,而是站在新都闹市区的大厦顶端远眺。

        级的鹰之瞳包含了千里眼的功能,陆潇从这个位置也能清晰的看到港口区的情况。

        通过如鹰隼般的锐利视线,陆潇即便在黑夜之中也能捕捉到躲藏在港口区附近的英灵。

        r和他的御主在未远大桥顶端,rsrr以灵体化躲在港口的集装箱间隙中,rr果然在路灯上。

        排除陆潇阵营的sr和ssssn,剩下的英灵就只有nr和br了。

        出乎陆潇的预料,站在港口正中央散发出强烈斗气的并非手持双枪的nr,而是一位杵剑而立的男性剑士。

        通过鹰之瞳扫视对方那张熟悉的俊秀面容,陆潇半是头疼,半是雀跃的摸了摸下巴。

        “又发生变化了吗?这下有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