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生活 2020-05-30 22:32 的文章

第202无翼乌邪恶彩色无摭挡 铁拳圣女

        冬木教会,自从圣杯战争临近,教会就彻底停止对外开放。

        关闭多日的教会大门在圣杯战争的第一天夜晚终于打开,手握长柄十字架的蓝衣少女当先走出,冬木教会的负责人言峰璃正恭敬的跟在她的身后。

        “出发吧,言峰神父。”

        圣女玛尔达看向灯火通明的新都市区:“是时候铲除‘主’的敌人了。”

        “遵命,玛尔达圣女。”

        “塔拉斯克。”

        “嗷~”

        听到圣女的呼唤,灵体化的塔拉斯克发出缥缈的回应声。

        “这次的战斗环境不适合你现身,保持灵体化隐藏起来,需要时我会主动呼唤你。”

        “嗷!”

        就像陆潇猜测的一样,因为降伏恶龙的传说升华,玛尔达拥有对龙种生物的特殊感知能力和独特的固有技能。

        如果套用fgo的标准来说,玛尔达对拥有龙属性的敌人有特攻能力。

        虽然特攻幅度比不上拥有屠龙传说的齐格飞和齐格鲁德,但相比那两位来自北欧的大英雄,拥有虔诚信仰的玛尔达对抑制力来说更容易控制。

        深吸一口气,玛尔达将巨大的十字架背在身后:“言峰神父,教会就交给你来留守了。”

        “咚!”

        猛烈的蹬地声传出,还不等言峰璃正反应过来,玛尔达已经从他的视线之中彻底消失。

        “呃~”

        言峰璃正头疼的揉了揉眉心:“为什么圣女殿下偶尔会表现出于自己气质不符的的行为举止,是我的错觉吗……”

        ……

        进入浅度冥想的陆潇并未失去对周围的感知,当数个散发着强大魔力波动的生物出现在酒店废墟附近时,他立刻睁开微阖的双眼。

        “来了吗。”

        通过鹰之瞳往下眺望,陆潇大致捕捉到了几组参与剿灭战的从者和御主的位置分布。

        虽然在圣堂教会的撮合下暂时达成合作,但几名御主各怀鬼胎,很难让他们放下一切成见和防备紧密的合作。

        rider和他的御主搭乘神威车轮高高的飘在空中,看起来似乎在等其他御主首先发动攻击。

        肯尼斯和终于离开乌龟壳的远坂时臣各居一方,正忙着利用魔术驱散和催眠酒店废墟附近的普通人,圣堂教会安排的人手动作麻利的将这些民众转移到战场之外。

        时臣的从者archer一如既往的站在高处,全身金光闪闪的盔甲在夜晚之中十分显眼,他就站在酒店废墟正对面的一栋大楼顶部。

        不过此时archer的心情似乎不是很好,他目光冷淡的看着下方熙熙攘攘的人群,似乎对参与这场围剿战毫无兴趣。

        战场附近暂时看不到卫宫切嗣和久远舞弥的下落,lancer依旧是和爱丽丝菲尔搭档出现。

        “呵~我的面子还挺大的嘛,除了caster和不知道躲在哪里等着偷鸡的berserker,其他从者一个不落的到齐了。”

        陆潇的目光主要集中在那名仰头观望的圣女身上,全靠她的号召力才引来了这么多的御主和从者。

        即便无法达成默契的合作,这些御主和从者只要能封锁被assassin的逃跑路线就算是达成玛尔达的预期目标了。

        “呼!”

        粗大的十字架法杖被玛尔达轻松的单手挥舞开,杖头指向开启气息遮蔽站在酒店废墟高层的陆潇。

        “主的敌人!卑劣的入侵者,今天你休想再逃过主的审判,投降吧!”

        在其他御主和从者眼中,玛尔达仿佛发神经一样对着空无一人的大楼劝降。

        但这些御主都提前做过圣杯战争的功课,他们对assassin的职介特性多多少少有一些了解。

        时臣杵着微微发光红宝石法杖皱起眉头,手中下意识的转动着法杖的杖头。

        ‘assassin的气息遮断等级这么高?在这么近的距离使用侦查魔术居然都无法察觉。’

        archer左前方的一栋商务大楼顶层,再次架起狙击枪的卫宫切嗣可以通过夜视瞄准镜清晰的看到陆潇的身影。

        但当他的视线从夜视镜转移到常规高倍镜上,呈现在眼前的就只是一片平平无奇的废墟。

        “舞弥,你能看到assassin吗?”

        “可以,但只能通过夜视镜观测。”

        卫宫切嗣目光一闪:“从你的位置能瞄准肯尼斯和远坂时臣吗?”

        “可以看到肯尼斯,远坂时臣躲在建筑的阴影中,从我的角度无法直接命中。”

        卫宫切嗣转移了狙击枪瞄准镜的方向,将目标对准皱眉沉思的远坂时臣。

        既然名为魔术师杀手,卫宫切嗣当然不会按照魔术师的常理出牌。

        当其他人都将目标瞄向击杀assassin的奖励时,他却反其道而行之,冒着得罪圣堂教会的风险将枪口对准其他参战的御主。

        “经过上次的袭击,肯尼斯肯定会有所准备,舞弥,你先别开枪,留意言峰绮礼的下落,我来解决远坂时臣。”

        早在圣杯战争开始前,卫宫切嗣就对言峰绮礼非常警惕。

        借助爱因兹贝伦家族的情报网,卫宫切嗣对其他已确定的参战的魔术师都了若指掌,唯独这个男人的行为记录让他始终无法看透。

        ‘言峰绮礼,你参加圣杯战争到底是为了谋求什么?’

        玛尔达利用十字架法杖制造出直通酒店高层的光辉之路,她当先一步踩着流光四溢的魔力道路直冲楼上。

        “喝!”

        距离陆潇所在的楼层还有7-8层,玛尔达覆盖在圣衣长袍下的健美双腿突然发力,她的身体在暴喝声中如同炮弹一般急速起跳,稳稳的落在陆潇所在的21层。

        “接受主的制裁吧!”

        将十字架法杖在头上旋转了一圈,以玛尔达为中心扩散出耀眼的圣洁之光,失去照明的漆黑楼层被这片光芒完全点亮。

        “哦?”

        陆潇从光芒之中感受到了某种特殊的力量,似乎对他的气息遮断有一定的克制效果。

        果不其然,动作最敏捷的saber借助玛尔达构筑的道路第二个从地面纵跃上来,玛尔达放出的光明之幕为他指名了方向,出鞘的双剑一前一后向陆潇刺来。

        saber的两把宝剑都是削铁如泥的b级宝具,没有同等甚至更高神秘度的物品难以挡住宝具的攻击。

        “叮!”

        狭小而布满家具残骸的楼层环境不适合使用大开大合的不死斩,陆潇双臂交叉在身前,利用两只臂甲先后挡开迪卢木多的攻击。

        正在此时,结束施法后摇的玛尔达很干脆的将主赐予她的法杖丢到一旁,从另一侧闪身发动突袭,一双看似白嫩的肉拳出人意料的向陆潇发动密不透风的连击。

        陆潇在战斗中将大部分注意力放在saber身上,不免有些忽略之前一直安心打辅助的玛尔达,没想到她会突然转变战斗风格,被玛尔达威力强劲的拳击接连命中。

        迪卢木多似乎也被玛尔达突然转变的战斗风格吓了一跳,他没想到之前还温文尔雅的圣女眨眼之间就变成了凶猛的战士。

        趁迪卢木多傻眼的片刻,陆潇依靠a级千里眼带来的短暂预知能力,部分看透了玛尔达的拳路,艰难的拖着受伤的身体躲过玛尔达的后续追击,在圣女力道用尽之时脚下发力向后飞退。

        “嘶~”

        移动上半身时,体内传来的器官钝痛让陆潇嘴角抽搐了一下。

        ‘肋骨断了三根,肝脏和脾脏破裂……不愧是铁拳圣女。’

        “康苏斯,交给你了。”

        康苏斯:“没问题,不过你小子注意一点,裹尸布的能量不是无限的。”

        “我知道。”

        伊甸裹尸布在康苏斯的驱动下自从从陆潇的右臂上展开,带有暗红色血迹的一面覆盖在他的胸部和腹部。

        在玛尔达和迪卢木多惊讶的注视下,陆潇露在兜帽下的半张脸脸色迅速从苍白转为红润,显然他的伤势在很短的时间内就得到了缓解。

        “你!”

        玛尔达怒火中烧的再次冲了过来,暴雨梨花般的迅猛拳击将暂时还无法全力行动的陆潇笼罩在内。

        “亵渎吾主圣遗物的邪魔外道!居然胆敢将主用过的圣骸布随意滥用,万死难赎其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