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生活 2020-05-31 13:45 的文章

第206无翼乌邪恶彩色无摭挡 圣杯战争的本质

        冬木教会,愁容满面的言峰璃正通过远程联络魔术与某人讨论接下来的局势发展。

        “时臣,assassin的实力超出我们的想象,就连拥有圣者之躯的圣女玛尔达也败在他的手中,你有把握让吉尔伽美什战胜他吗?”

        “当然有。”

        虽然心中有颇多烦恼,但作为秉持优雅的远坂家族之主,时臣不会将自己的愁绪表现出来,他的脸上依然保持着淡淡的笑容。

        “吉尔伽美什虽然难以驾驭,但他的实力毋庸置疑,我相信本次圣杯战争……甚至历届圣杯战争中都没有人是他的对手。”

        听了时臣的保证,言峰璃正终于松了一口气:“那就好,总部对圣女之死异常震怒,我们必须尽快击杀assassin平息教会高层的怒火,否则……他们可能会派出代行者介入圣杯战争。”

        代行者是圣堂教会秘密组建的异端审问部门,负责排除不容于教义的异端存在。

        在魔术协会眼中,代行者就像是专门猎杀魔术师的刽子手。

        事实上代行者负责的范围十分广泛,他们狩猎的目标是一切被标注为异端的存在,与魔术协会的封印执行者类似。

        言峰绮礼曾经就当过一段时间的代行者,他对那段肆意杀戮的日子似乎颇为留念,一直到时臣为了赢得圣杯战争将其收为弟子才正式退出代行者行列。

        在代行者的编制中还有一个被称为埋葬机关的部门,其中聚集了教会最精锐的代行者。

        据传埋葬机关的高级干部中有不少可以手撕英灵的怪物。

        远坂家族与冬木监督者言峰璃正三代交好,时臣也曾经从他口中听说过代行者和埋葬机关的存在。

        言峰璃正的催促和警告让时臣眼神一凝:“感谢您的提醒,璃正神父,我会尽快敦促archer除掉assassin。”

        “嗯,拜托你了,时臣。”

        言峰璃正对时臣的人品还是比较相信的,他满意的点头道:“虽然圣女已经回归英灵座,但教会的承诺依旧不会变。”

        “不管是哪位从者击杀assassin,他的御主都能得到一划令咒作为奖励。”

        “时臣,你还需要再多多努力,我依旧希望能由你来获得这场圣杯战争的胜利。”

        ……

        自从学会冥想术后,除非自身的魔力消耗剧烈,陆潇的休息时间通常不会超过2小时。

        虽然解放达摩克利斯之剑击杀玛尔达在其他阵营中引起了不小的波澜,但陆潇本人并没有对这个战绩沾沾自喜。

        型月世界针对英灵的规则非常神奇,会根据英雄本人、或者他持有的物品传说,升华出与之相关的宝具。

        达摩克利斯之剑的传说虽然出现在神代仍存的古希腊,但其本身的神秘度并不高,只是b级宝具。

        但得到传说升华的达摩克利斯之剑也有其特殊之处。

        一旦发动真名解放,它就会拥有逆转因果的能力。

        除非对方同时拥有逆天的运气和超乎常人的直觉,否则必定会被其命中。

        圣女玛尔达拥有a+级别的幸运,但她的直感远远没有呆毛那样敏锐,被达摩克利斯之剑命中几乎是必然。

        战胜玛尔达更多是依靠宝具的能力,而非自身能力的提升,陆潇不会对此感到得意。

        如果陆潇的猜测没错,他所携带的武器道具等只会在型月世界的特殊世界观下被升华为宝具。

        一旦离开这个世界,失去世界规则的加持,所有武器防具都会恢复原样,不能将其当做常规手段来使用。

        返回魔术工房后,小樱将达芬奇的话转告给陆潇。

        陆潇对达芬奇的闭关并没有感到意外,毕竟这是他早就和达芬奇商量好的。

        达芬奇的强项不在正面战场上,她双双达到a级的阵地作成和道具作成才是陆潇最看重的能力。

        万能之人达芬奇暂时闭关,陆潇只能独自思考下一步的对策。

        “圣堂教会吃了这次大亏,就算不彻底偃旗息鼓应该也会有所收敛,转而采取更加保守务实的策略。”

        “圣杯战争一共只有7天,剩下的六天里,7组御主和从者必须决出胜负,时间并不充裕,第二夜应该也会有人主动出击,甚至可能会有人出局。”

        想到出局,陆潇脑中突然闪过一丝灵光。

        “等等,额外职介ruler应该算是大圣杯召唤的吗?战败的玛尔达会不会被小圣杯吸入体内作为大圣杯的燃料?”

        这个问题的答案很重要,关系到圣杯的最终成型。

        陆潇眯起眼睛考虑了一会儿,决定今晚趁卫宫切嗣外出狩猎时入侵爱因兹贝伦城堡。

        就算不能击败lancer掳走爱丽丝菲尔,至少也要确认作为小圣杯的她现在的身体状况。

        “如果ruler也能被算作圣杯成型的燃料,那么,最后应该就不需要消耗全部七名从者才能充满圣杯的能量了吧?”

        陆潇对圣杯战争的本质非常清楚。

        所谓万能的许愿机不过是御三家为了吸引参加圣杯战争的魔术师,故意对外放出的谎言。

        冬木的圣杯系统是御三家为了实现第三法灵魂物质化所做出的尝试,这个系统的真正名字应该叫做天之杯——heavens    feel。

        由爱因兹贝伦经过特别改造的人造人充当小圣杯,吸纳在圣杯战争中败亡的英灵灵魂。

        圣杯系统将英灵的灵魂作为燃料,借助英灵回归世界外侧“英灵座”的机会,将束缚世界的屏障击穿,利用大圣杯中积累的魔力固定通道,从而制造出前往世界外侧的门。

        用魔术师的话来说,就是抵达位于世界之外的根源,重现失落已久的第三法——灵魂物质化。

        正常完成准备的大圣杯会与根源直接连通,拥有无穷无尽的魔力。

        对魔术师来说,无穷的魔力能让他们用魔术完成许多梦寐以求的愿望,几乎等同于万能的许愿机,但这终究只是圣杯战争的副产物。

        前三次圣杯战争因为各种各样的意外,最终都没能圆满的完成御三家的目标。

        经过三次的失败,御三家对圣杯系统的运作已经非常熟悉,除了早已遗忘初衷的马奇里(间桐),爱因兹贝伦和远坂都有很大的自信凭借这一次圣杯战争的胜利直达根源。

        然而参战的各方此时对圣杯的真正状态尚且一无所知,能实现愿望的天之杯早在第三次圣杯战争之时就被爱因兹贝伦召唤的违规从者污染,无法发挥自己原本的作用。

        想要获得足够击穿世界屏障的力量,必须收集全部七名从者的灵魂。

        原本陆潇以为自己占据assassin职介后,圣杯的仪式已经不可能完成,但现在似乎出现了转机,或许圣杯能以非常规的方式完成仪式的准备。

        “如果ruler真的能被吸进小圣杯中,那么,想要真正完成天之杯就只剩下一个阻碍了。”

        陆潇若有所思的摸了摸下巴:“寄宿于圣杯之中,以自身的存在概念污染圣杯的最弱英灵,安哥拉曼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