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生活 2020-06-01 17:29 的文章

第210无翼乌邪恶彩色无摭挡 切嗣:你以为我在第

        严格来说,整个爱因兹贝伦家族,包括家主尤布斯塔哈依德在内,都是已逝的第三魔法使留下来的人造人助手。

        爱因兹贝伦为了重现主人掌握的第三魔法,在千百年内做出过无数努力,但始终没能得到成功。

        在冬之圣女羽斯缇萨这一代,爱因兹贝伦与御三家的另外两位先祖终于讨论出了一个可行的方案利用冬木大圣杯抵达根源,重现失落的第三法。

        不知道是不是人造人天生与人类的三观不合拍,爱因兹贝伦的诸多研究放在外界来看都是反人道的。

        从第三次圣杯能战争开始,为了将小圣杯的机能安装在人造人体内,他们不知道报废了多少已经形成思想的人造人。

        这些还没有处理掉大脑的“尸体”被大量堆积在位于德国的爱因兹贝伦城堡内。

        未来切嗣和爱丽丝菲尔的女儿伊莉雅也会以惩戒之名被丢进“垃圾堆”中,依靠啃食“垃圾”维持生命,并逐渐在这种扭曲的成长环境中,对久久不来营救自己的父亲由爱生恨。

        陆潇望着如同精致洋娃娃一般的爱丽丝菲尔,脸上的表情有些复杂。

        整理了一下情绪,陆潇重新恢复冷静:“凛,我在爱丽丝菲尔身上设下了魔术封印的禁制,你和小樱暂时帮我照顾好她。”

        “哼”凛扭过头有些不开心的呛声道:“不用你说我也会的,你别想对她打什么坏主意!”

        不分彼此的在凛和樱的头上轻轻摸了摸,陆潇转头往远处传来魔力波动的方向看去。

        “这场圣杯战争恐怕要迎来拐点了,希望达芬奇能尽快完成研究。”

        “喝!”

        nr手中的螺旋长枪与br的红色巨剑交击,清脆的金属碰撞声响彻四野。

        第二夜的战斗与昨天相比似乎并没有什么明显的变化。

        br和nr的筋力属性差距不大,br胜在敏捷更高,而nr的耐久明显高过身穿皮甲的br。

        由于双方的御主正在一旁打得不可开交,两名英灵受到的伤势都无法得到治愈。

        看起来br受到的伤远比nr更少,但两人如今的状态却是半斤八两。

        表情刚毅的nr无视盔甲下多处被红色魔剑切开的伤口,手中的长枪并没有受到伤势的阻碍,刺出与横扫之时依然有力。

        双剑上举挡开nr势大力沉的戳刺,br左手的黄金短剑再一次切向nr的小腹。

        “铛!”

        收回左手用臂甲挡住黄金短剑的攻击,两人撞击在一起的武器相互角力,几乎同时将对方推开,双方各自退后一步。

        另一方面,作为交战地点的废弃两层小楼内持续传出枪响声。

        吃过一次亏的肯尼斯加大了对卫宫切嗣的警惕,从开战到现在,切嗣已经被逼使用了4次固有时制度,竞争者发出的大口径狙击子弹也被肯尼斯加固过的月灵髓液挡住,局势岌岌可危。

        切嗣的助手久远舞弥被肯尼斯的未婚妻索拉缠上了。

        索拉的战斗能力远远比不上肯尼斯,但在肯尼斯提供的强大魔术礼装的帮助下,久远舞弥也很难在短时间内突破她的纠缠援助切嗣。

        除己方之外的六名从者中,ssssn神出鬼没,至今还没有找到他的据点,sr更加神秘,到目前为止还从来没有露过面。

        r骑乘牛车高来高去,切嗣和舞弥很难对其进行跟踪。

        剩下的三名从者中,rr大部分时间被远坂时臣留在工房里,行动比较频繁的只有rsrr和br。

        相比之下,切嗣对rsrr和他的御主更加警惕,今天的钓鱼行动一方面是为了引诱敌人主动攻击爱因兹贝伦城堡,利用守护者保护城堡的诺言逼迫他出手阻挡、甚至击杀入侵的敌人。

        另一方面,切嗣希望能提前排除言峰绮礼和他的rsrr的威胁。

        言峰绮礼也不是省油的灯,确定伏击爱因兹贝伦城堡夺走爱丽丝菲尔前,他背着远坂时臣通过使魔与肯尼斯达成合作协议。

        言峰绮礼将切嗣、舞弥和nr交给提前做好准备的肯尼斯组,自己则是趁机偷袭爱因兹贝伦的老巢。

        接连两次被卫宫切嗣盯上,肯尼斯对魔术师杀手早已下了必杀之心,言峰绮礼的合作请求正中他的下怀。

        言峰绮礼故意在深山町南部留下自己出现过的痕迹,将卫宫切嗣从城堡内引过来,埋伏在暗处的肯尼斯趁机从暗中杀出。

        绰手不及之下,br的双剑在nr身上留下了不少伤口。

        如果不是他身为骑士对偷袭抱有罪恶感,在攻击之前故意用大喝声提醒nr,这场战斗说不定早就分出胜负了。

        面临劣势,卫宫切嗣没有失去冷静,用卡利科冲锋枪逼迫肯尼斯防守时,他的双眼在废弃小楼内四处扫视,寻找合适的地形一击必杀。

        一发起源弹,只需要一瞬间的机会。

        切嗣侧身躲过月灵髓液的变形突刺,借助墙角的遮挡试图绕到肯尼斯身后。

        但肯尼斯的月灵髓液拥有自动防御攻击,任凭切嗣的冲锋枪如何攻击也无法突破防御。

        在多个破损的窗户之间来回跳进跳出,卫宫切嗣一边吸引肯尼斯的攻击,抽空还看了一眼对面楼顶舞弥和索拉的战斗。

        势均力敌吗?看来只能靠自己了。

        躲在墙角将准备好的穿甲弹装填到竞争者手枪内,切嗣两手分别握枪,从墙角跳出之时首先用卡里科冲锋枪逼迫肯尼斯做出防御。

        轻薄的月灵髓液防御层挡住了冲锋枪威力不强的子弹,趁肯尼斯的视线被水银挡住的间隙,切嗣手中的竞争者发出巨大的轰鸣声,穿甲弹从枪膛之中射出。

        “哼!黔驴技穷了吗?”

        听到竞争者强响声的同时,被肯尼斯特别调整过的月灵髓液立刻组成数道坚固的水银之墙,牢牢的挡在子弹面前。

        “铛!”

        仿佛凝结成固体的水银之墙将大口径穿甲弹挡了下来,子弹撞击在水银墙上发生了变形。

        “咔擦!”

        丢掉卡里科冲锋枪的切嗣利用双手在不到两秒的时间内迅速完成退膛和再装弹的工序。

        为了躲避月灵髓液的反击,切嗣放低身体重心横跳而出,他的身体在低位完全舒展开,将竞争者瞄向肯尼斯暴露在外的双腿。

        “砰!”

        竞争者的轰鸣声再次响起,肯尼斯显然没料到切嗣换弹的速度会这么快,事先的准备有所不足。

        下意识的后退动作救了肯尼斯一命,起源弹擦着他的左腿外侧飞过,对魔术师必杀的起源弹没能准确的打入肯尼斯体内。

        可惜。

        损失了一发起源弹,切嗣在心中暗叹一声,但他没有就此陷入绝望的消沉中。

        “nr,不用再隐藏实力了,全力出手击杀br!”

        收到御主的命令,nr平静的脸上勾起一丝淡淡的笑容。

        “是,御主。”

        长枪荡开br的双剑,nr将枪头指向天空,一圈圈魔法阵以枪尖为基点向空中扩散。

        “东斯塔利恩,现身吧!”

        “唏律律!”

        洪亮的马儿嘶鸣声从半空之中传来,一只全身批着银色重甲的雪白战马从召唤阵内踏空而出。

        “什么?!”

        突然出现的战马让br狠狠的吃了一惊,下意识的往后退了几步观察情况。

        nr熟练的跨上战马,她的气势在上马的同时变得更为凝练。

        健美而有力的双腿在马腹上轻轻一夹,与她心灵相通的战马立刻会意,四足同时发力,几乎转眼之下就跨越了与br之间的遥远距离。

        “接招吧,br!”

        “轰!”

        携战马冲击之势,nr的长枪击出之时甚至产生了残影,br只来得及将双剑交叉挡在胸前,巨大的撞击力就将他从地面上击飞出去。

        肯尼斯没想到切嗣在这种局面下居然还有后手,眼看着半空中失去身体平衡的br就要被nr的第二枪刺穿,肯尼斯咬了咬牙。

        “以令咒命之,br,到我的身边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