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生活 2020-06-01 17:29 的文章

第209无翼乌邪恶彩色无摭挡 言峰绮礼 感谢你的付

        两大抑制力手下除了正统的英灵之外,还有一批专门用于保护人类历史存续的特殊存在,由灵长类统合抑制力阿赖耶管理,这批英灵通常被称为守护者。

        守护者理论上也是英灵,但与依靠传说和典故升华的正统英灵不同,守护者是没有知名度的抑制力代理人。

        说得难听一点,守护者就是阿赖耶手下的狗,为了守护人类历史的存续,击杀所有对人类有威胁的存在,在无数的平行世界中重复永无止境的杀戮。

        卫宫士郎就是这么一位守护者……当然这个世界的他现在还不叫这个名字。

        成为守护者的卫宫士郎被广大月厨亲切的称为红a、老妈子、家务ex的家政英灵。

        作为青年远坂凛的从者,红a活跃于十年后的第五次圣杯战争。

        位于世界外侧的英灵座是超越时间的存在,过去与未来对守护者并没有太大的意义,他们可以在阿赖耶的帮助下随意的来往各个时间节点。

        只要有需要守护者出现的平行世界,他们就会被阿赖耶丢进去当工具人,直到完成任务回归。

        陆潇虽然对红a出现在爱因兹贝伦城堡有些意外,但仔细一想,这种情况也算是意料之外,情理之中。

        fate系列中从来没有提到过卫宫士郎的亲生父母,他在不到十岁的时候就被卫宫切嗣收养,对士郎来说,切嗣就是他最重要的亲人。

        经历四战后大彻大悟的切嗣与现在这个冷漠的魔术师杀手判若两人,但他终究还是士郎的亲人。

        被阿赖耶丢到第四次圣杯战争时间点,红a选择爱因兹贝伦城堡当落脚点似乎也没什么问题。

        言峰绮礼被切嗣的钓鱼**引诱,企图抓住爱丽丝菲尔来逼迫切嗣与他对质,从他身上尝试找回自己缺失的某种东西。

        红a的出现击碎了言峰绮礼的图谋,但从红a的下手力度来看,他似乎并不打算干掉未来会给自己造成无数麻烦的假神父。

        ‘难道是来之前被阿赖耶警告过?’

        型月世界的时间线非常混乱,未来的红a甚至能和过去的自己共存于一个时间线直接接触,陆潇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这个世界观。

        计算了一下红a和城堡主建筑之间的距离,陆潇提前激活脚下的赫尔墨斯之靴,趁着对方分神远眺言峰绮礼的逃亡路线时,以最快速度冲进城堡。

        “呃!”

        远在城堡会议室的爱丽丝菲尔突然捂住额头,通过与结界相连的感应,她观测到一个无法看清外貌的残影正在向城堡急速突进。

        “守护者!有新的入侵者闯入!”

        “什么?!”

        正在监视言峰绮礼的红a猛然一惊,开启千里眼的他没有在视线所及范围内看到任何可疑之人出没的痕迹。

        “啧!”

        红a放弃对言峰绮礼的监视,以最快速度往城堡方向赶回。

        与此同时,陆潇已经闯进城堡内部,通过鹰眼视觉锁定了爱丽丝菲尔的位置。

        “锵!”

        不死斩出鞘,粗暴的将城堡入口连接二层的天花板切开,抄近路到达会议室所在的二层西侧。

        神色有些惊慌的爱丽丝菲尔已经提前施展出自己的魔术,数只由她的银发变化成的魔力鸟悬浮在会议室上空。

        在陆潇进入会议室的同时,爱丽丝菲尔对魔力鸟下达了攻击的命令,这些有这缕空身体的鸟儿当即口吐魔力弹,组成大片弹幕试图拖延陆潇的时间,让红a能及时赶回。

        “嗡!”

        清亮的嗡鸣声在不死斩挥动的过程中发出,威力不强的魔力弹被陆潇随意挥出的一字斩吹飞。

        魔力鸟们在陆潇的魔力放出冲击之下当即失去形体,爱丽丝菲尔一头漂亮的银色长发被涌动的魔力吹得四处飘舞。

        没有浪费时间和爱丽丝菲尔废话,陆潇使用缩地瞬移到爱丽丝菲尔身前,伸出两指点在她的额头上,利用催眠魔术将她迷晕。

        在爱丽丝菲尔绯红色的美丽双眼微微翻白的阖上时,楼下传来急促的脚步声,慢了不少的红a终于赶了回来。

        “当啷!”

        陆潇撞破城堡二层的窗户,将爱丽丝菲尔抗在肩膀上一跃而出,在红a目击到他的身影之前再次开启赫尔墨斯之靴,化作一道残影消失在城堡附近的森林中。

        “可恶!”

        等红a来到破损的窗边时,早已看不到掳走爱丽丝菲尔的入侵者影子,红a懊恼的一拳砸在墙壁上。

        离开城堡的结界范围,陆潇立刻打开传送门,带着昏迷的爱丽丝菲尔传送回工房外。

        等到红a一路排查追踪过来时,只能感受到现场残留的些许魔力痕迹,他甚至不知道是何方势力掳走了爱丽丝菲尔。

        不过想到之前尝试冲击城堡的言峰绮礼,红a下意识的将两次相距很近的冲击当做同一势力的作为。

        “言峰绮礼吗?”

        ……

        “虽然早就知道你不是什么好人……”

        远坂凛以看罪犯的嫌弃眼神盯着陆潇:“这次你做得也太过分了吧,就这么明目张胆的掳回来一个活人?还是个风情万种的大美女。”

        陆潇将爱丽丝菲尔小心的放在榻榻米上,没好气的白了凛一眼:“你这丫头小小年纪在想些什么啊?”

        “姐姐。”

        樱抓住凛的衣服下摆轻轻拉了拉:“assassin这么做一定有他的理由,我相信他不会无缘无故的将陌生人打晕带回工房。”

        陆潇欣慰的用大手在樱头上摸了摸:“还是小樱懂事。”

        “银发赤瞳,还有这异于常人的雪白皮肤……。”

        站在一边旁观的雁夜若有所思的问道:“我以前从脏砚的藏书中看到过相关的记载,这似乎是爱因兹贝伦家族人造人共同的特征。”

        正准备继续发难的凛突然顿住:“爱因兹贝伦?身为圣杯战争御三家的那个?”

        “没错,她就是这一代的爱因兹贝伦小圣杯,爱丽丝菲尔。”

        陆潇在爱丽丝菲尔的手臂上写出能量形态的卢恩符文,通过魔术检查她的身体状况。

        “果然,已经开始失去人类的功能了。”

        爱丽丝菲尔的双手与自身的魔术回路失去连接,应该是吸入了ruler的灵魂后被迫关闭了一部分人类的功能。

        “爱因兹贝伦真是在圣杯战争中输到发疯了。”

        陆潇不理解的皱了皱眉:“居然将小圣杯收纳在人造人体内,并且让她们拥有人类的外貌和思想,让这些人造人亲自参与圣杯战争。”

        “傲慢的爱因兹贝伦,傲慢的魔术师,真以为自己是创造所有生命的造物主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