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生活 2020-06-02 21:37 的文章

第216无翼乌邪恶彩色无摭挡 圣杯问答

        “为了实现臣民的心愿?”

        rider苦恼的挠了挠头:“骑士王,你就没有自己想要达成的愿望吗?比如,完成过去某些未完成的遗憾?”

        “没有。”

        阿尔托利亚斩钉截铁的说道:“我的一生确实有不少遗憾,但我不会因此而留恋于过去。”

        “卡美洛王国的时代已经结束,现代的大不列颠王国虽然和我理想之中有很大的出入,但那已经不是我应该关心的事情了。”

        “过去的一切都已成为历史,就让那些遗憾也随风而去吧。”

        “嗯……”

        征服王表情有些微妙的举起酒杯:“虽然不合我的性格,但满足臣民的期望的确也是王者的义务,骑士王,为你的豁达干杯。”

        吉尔伽美什对此不置可否的笑了笑:“征服王,问过了我们,你自己的愿望又是什么?”

        “这个嘛……”

        伊斯坎达尔有些尴尬的挠了挠脸颊:“说出来你们别笑。”

        “本王想重新获得肉体。”

        吉尔伽美什:“……哈?”

        旁听的陆潇也露出无声的笑容,一向粗豪的征服王脸上露出的难堪红晕让人感觉格外的滑稽。

        不过他对伊斯坎达尔的愿望并没有感到太过意外。

        不单单只是因为原本剧情的惯性,经过一段时间的相处,陆潇能够隐约从伊斯坎达尔身上感受到隐藏很深的不甘。

        不是因为自己一手发展壮大的马其顿王国在他死后很快就分崩离析,而是源自自身最根本的诉求。

        他希望能获得一次拥有更长寿命的人生。

        亚历山大大帝传奇的一生仅有33年的短暂岁月,这是生性豁达的征服王毕生最大的遗憾。

        被誉为万能许愿机的圣杯给了他重来一次的机会,伊斯坎达尔希望能借助圣杯的力量重新获得肉体,凭借自己的双脚再一次踏上征服世界的旅程。

        阿尔托利亚无奈的摇了摇头:“征服王,被圣杯召唤而来的这段时间,你应该已经对这个时代的科技和魔术现状有所了解了吧?”

        “当然。”

        阿尔托利亚追问道:“这个时代和你活跃的古希腊时期在社会背景和武器破坏力等方方面面都完全不同,你真的决定要获得肉体重活一世吗?”

        “哈哈!那不是更好吗。”

        伊斯坎达尔兴奋的举起酒杯一饮而尽:“就是因为难度够大才有挑战的意义啊!”

        “呵呵~哈哈哈哈哈!”

        吉尔伽美什罕见的发出爽朗的笑声:“杂种,你就是因为这种滑稽的理由向本王发起挑战?”

        “那边的老鼠。”

        英雄王转头看向陆潇:“征服王说他想聆听万民的意见,你对他的愿望有什么看法?”

        陆潇冷静的回答:“不赞成,也不反对。”

        “人的愿望终究是由自己来决定的,不管最终的结果如何,这个过程中所产生的一切因果都该由本人来承担。”

        “如果征服王真的做好了觉悟重踏上征服之旅,或许未来我会和他成为不死不休的敌人,但我不会嘲笑他的愿望,毕竟这是他考虑过一切后自己做出的决定。”

        “哼~”

        吉尔伽美什讥讽的勾了勾嘴角:“所以你崇尚的是现代西方国家提出的民主自由思想吗?混乱优于秩序?”

        “不,当然不是。”

        陆潇没有被英雄王的轻蔑态度轻易挑动情绪,他依旧冷静的回答道:“我和我的教派追求的是解放个人的创新意识,而非政客们口中被用烂的民主自由口号。”

        “混沌和秩序,文明发展的过程中,二者缺一不可。”

        “缺少对混沌与自由的思想追求,人类将失去对未知的探索精神,循规蹈矩的步入虚假的乌托邦社会。”

        “缺少秩序与律法的管束,社会就会陷入混乱和动荡,民众也将惶惶不可终日。”

        “我希望能找到两者之间的微妙平衡点。”

        “人类历史之中固然有混沌压倒秩序之时,由此引来了两场绵延日久的世界大战。”

        “但我们不能因此放弃对混沌与未知的探索,失去人类与生俱来的进取精神。”

        陆潇的话让偏向秩序和偏向混沌的骑士王和征服王同时陷入沉思。

        “秩序与混沌,微妙的平衡点吗?”

        “呵~”

        吉尔伽美什饶有兴趣的看着陆潇:“作为一介杂种,你的想法还算有意思,不过你应该清楚这个所谓的平衡点有多么难找。”

        “人类是一种矛盾的生物,一旦眼前最迫切的需求得到满足,世界观较为狭隘的部分人就会满足于现状停步不前。”

        “另一方面,也会有认不清自身器量的人想要获得远超自己能力极限的地位,这也是人类与生俱来的贪婪本性所致。”

        “assassin,你要如何平衡这两种极端人群之间的理念分歧?”

        “严明的律法与有效的引导,二者相辅相成。”

        陆潇坚定的说道:“英雄王,诚如你所说,人类拥有与生俱来的两面性。”

        “我们可以用严明的律法约束心比天高之人,将他们的行为管束在一定的范围之内。”

        “另一方面,我们要加强教育与引导,让整个社会在有序与创新思维并存的情况下得到进一步的发展。”

        陆潇抬头望向辽阔的星空:“从古至今,人类固然有诸多的缺点,也曾经犯下了不少的过错。”

        “但就像每个人的人生一样,社会的发展和进步也是在无数次试错之中找到最适合的道路。”

        “蒙昧时期的人类有神明指引前进的道路,但随着神代的消逝,人类与神明彻底诀别,从那以后,人类只能靠自己的双脚摸索着前进。”

        “我们固然会走上岔路,也会在摸索的过程中跌倒,但我相信,只要对人民进行正确的引导,人类会在探索未来的道路上一次次的爬起,继续迈步走向光明的未来。”

        吉尔伽美什神色一动,向来厌恶神明的他在这段话中找到了一些共鸣。

        传说中,英雄王吉尔伽美什是由神明制造出来连接人和神的天之楔,他拥有三分之二为神,三分之一为人的强大神性。

        幼年时期的吉尔伽美什是一位贤明的君主,他按照神明的想法充当着人类和神灵之间的联系纽带。

        进入青年期后,吉尔伽美什不知为何突然变得暴虐而不听劝告,人与神之间的联系也一度中断。

        为了约束逐渐脱离控制的天之楔,神明们安排由天之锁化身的恩奇都下界质问、纠正和管束吉尔伽美什的行为。

        但天之锁和天之楔却违背神明的意愿成为好友,恼怒的神明向恩奇都降下惩罚,让他的身体重新化为无生命的土石。

        痛失好友的吉尔伽美什从此彻底与神明决裂,经历了吉尔伽美什史诗中寻找不老不死灵草的漫长旅程,他终于大彻大悟,以贤王之姿回归乌鲁克,将余生奉献给自己的国家。

        本次接受远坂时臣召唤的是青年时期的暴君吉尔伽美什,虽然身为英灵的他拥有一生所有的记忆,但他的心态更接近全盛的青年时期,表现得傲慢而盛气凌人。

        陆潇与神明诀别的言论勾起了吉尔伽美什的回忆,英雄王暂时陷入沉默。

        三位王者的沉寂让旁观的卫宫切嗣找到了发言的机会。

        对人类彻底失去信心的他没有被陆潇的话语打动,见过太多残酷而惨烈的光景,切嗣已经不再相信人类能凭借自己的力量通往光明的未来。

        “assassin,我只有一个问题。”

        切嗣的双眼死死的盯着陆潇:“爱丽是不是被你掳走了?”

        切嗣的话惊醒了对伊莉雅有承诺在身的阿尔托利亚,骑士王也用锐利的目光逼视着陆潇。

        陆潇对此并没有予以否认,他爽快的点头道:“爱丽丝菲尔确实在我手上,由两名女性代为照料,你们无需担心我会对她做什么,我还不至于那么下作。”

        陆潇转头看向卫宫切嗣:“魔术师杀手,你我都很清楚‘爱丽丝菲尔’的本质,我可以保证,她会无痛苦的迎来自己最终的命运。”

        “如何你们能找到我的据点,我愿意接受你们的挑战,圣杯争夺差不多也该进入真正的白热化阶段了。”

        “哼!”

        回过神的吉尔伽美什冷笑着在陆潇和阿尔托利亚之间来回看了看:“值得本王亲自出手惩戒的强盗又增加了。”

        “也罢,你们先解决各自的恩怨吧,最终能活着站到本王面前的人才有资格接受王的惩罚。”

        正在此时,突如其来的不详魔力让在场众人同时脸色一变。

        伊斯坎达尔皱眉看向远处那团不受控制的黑雾:“金闪闪,这家伙是你叫来的吗?”

        “啧!”

        吉尔伽美什不悦的咂了咂嘴:“时臣那家伙,老是搞这种上不了台面的小手段。”

        控制berserker的令咒失效,他疯狂的大叫着向酒宴所在的小花园发起冲击。

        “鸭……舌!”

        “呃~”

        伊斯坎达尔挠了挠脸颊,表情有些微妙的看向阿尔托利亚:“骑士王,不知道是不是我听错了,那个狂战士好像在叫你的名字?”

        阿尔托利亚深邃的目光落在berserker身上,企图透过浓厚的迷雾看清他的本体。

        但由于berserker的宝具“不为一己之荣光”隐藏身份的效果,她只能从对方身上感受到针对自己的强烈恶意。

        ‘对我怀有恶意之人,莫德雷德?梅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