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生活 2020-06-04 00:02 的文章

第217无翼乌邪恶彩色无摭挡 第三划令咒

        “啊啊啊啊!!”

        陷入狂暴状态的berserker对在场其他的英灵视而不见,拔起一棵小树就向阿尔托利亚猛冲而去。

        这种非常规的武器很难使用,横生的枝丫和根须会阻碍使用者将其顺手的挥舞起来。

        但兰斯洛特拥有骑士不死于徒手的宝具,任何能被识别为“武器”概念的物品,到了他手中都能被升华为d级宝具。

        难以运用的树型武器在兰斯洛特的挥舞下虎虎生风,与阿尔托利亚的圣枪碰撞时也能僵持片刻。

        不过d级宝具面对最高能达到a++级别的圣枪终究还是很难持久。

        阿尔托利亚虽然对这名berserker的身份很疑惑,但进入战斗状态的她迅速摒弃多余的杂念,使用精湛的枪法将兰斯洛特手中的宝具树一点点击溃。

        “嘭!”

        刺穿树干的最后一击将宝具化的小树从中间分成两半,当旁观的所有人都以为阿尔托利亚即将胜利时,berserker突然做出了惊人的举动。

        “铛!”

        berserker穿戴着黑色手甲的双手居然险之又险的将突刺到眼前的枪尖夹住,不只是阿尔托利亚,所有观战的英灵和御主都露出了惊讶的表情。

        “呵?”

        吉尔伽美什微微挑了挑眉:“区区狂犬还挺能干的嘛。”

        遥远的深山町远坂宅邸,时臣以谦卑的态度向吉尔伽美什发出请求。

        “英雄王,恳请您配合兰斯洛特击杀lancer,至少也要试探出她的……”

        “闭嘴!时臣!”

        吉尔伽美什愤怒的通过与御主相连的契约呵斥道:“本王决定参宴之前已经向征服王做出过承诺,在王之酒宴上不会动武,你想让本王毁约食言吗!”

        “可是……”

        “够了!”

        吉尔伽美什脸色阴沉的在城堡的小花园中灵体化消去身影,现场只留下他最后的告诫。

        “在历史中留下传说的英灵们,尽全力活下来吧,本王会耐心等待挑战者的到来。”

        伊斯坎达尔侧头看了看吉尔伽美什消失的地方,很快就将注意力重新放在berserker和阿尔托利亚的战斗中,召唤神威车轮的长剑已经拔出,随时可以对阿尔托利亚进行支援。

        berserker在战斗之中无意识的发出鬼吼鬼叫,偶尔还会在不成型的话语中夹杂一些类似“亚瑟”的怒吼。

        单就武艺来说,拥有固有技能无穷的武练的兰斯洛特更在阿尔托利亚之上,berserker职介的高面板属性也让他在近身战斗之中有逐渐压制阿尔托利亚的迹象。

        不管是剑阶还是枪阶,阿尔托利亚·潘德拉贡都拥有极强的战斗直感,某些大脑无法做出回避判断的攻击,她的身体会本能的产生反应。

        在没有骑马的情况下,阿尔托利亚与兰斯洛特之间的战斗勉强维持着37开的局面,守多攻少。

        虽然兰斯洛特随地捡东西当宝具的战斗风格非常多变,但阿尔托利亚还是在他的攻击套路中看出了一些熟悉的痕迹。

        “难道?”

        “啊啊啊啊!”

        抄起铲子下砸,兰斯洛特凭借更强的筋力属性将阿尔托利亚向后击退。

        远坂宅,时臣满脸憋屈的紧握手中的红宝石权杖,吉尔伽美什不留颜面的呵斥让一向秉持优雅的他脸上有些挂不住。

        时臣狼狈的样子让言峰绮礼的嘴角不自觉的微微勾起:“吾师,接下来应该怎么办?要使用最后一划令咒把berserker叫回来吗?”

        “呼~”

        怒火中烧的时臣努力调整好呼吸,考虑了一下他才冷着脸下达命令。

        “不,用最后一划令咒赌一把,命令berserker放弃对lancer的攻击,转而全力击杀assassin。”

        言峰绮礼眼中闪过一丝异色:“吾师,城堡中有复数英灵存在,万一他们出手帮助assassin……”

        “不会的。”

        时臣眼中闪烁着算计的光芒:“不只是我们,lancer的御主和rider一定也希望能看到assassin的一部分底牌,这场战斗他们有很大的可能袖手旁观。”

        “如果berserker能击败assassin是最好的结果,我们能从璃正神父手中获得一划令咒补充。”

        “如果不能,至少也要让assassin在艰难的战斗之中暴露出自己的更多身份线索。”

        英灵的真名非常重要,一旦得知真名,御主就能利用对方在传说之中留下的弱点和漏洞制定针对性的战术。

        assassin的神秘之处在于无人知道他的真实身份,自然也就无法制定针对他的计划。

        不过,时臣让言峰绮礼用最后一划令咒下达这种带有自毁风险的命令,其实还有着其他的想法。

        言峰绮礼确实是他的弟子和盟友,但圣杯战争最后只会有一个胜利者,即便是盟友也不得不防。

        如果吉尔伽美什能完全听从时臣的命令,他倒是不用防备绮礼拥有的兰斯洛特,但吉尔伽美什越发恶劣的态度让时臣心中有些不安。

        他不敢肯定突发事件出现时,吉尔伽美什会回应他的号召第一时间赶过来。

        ‘最后一划令咒必须留给吉尔伽美什,剩下的一划令咒也必须谨慎使用,绮礼,对不起了。’

        眼见时臣心意已决,言峰绮礼也不再多做劝说,面无表情的抬起只剩一划令咒的右手。

        “berserker,以令咒命之,全力攻击assassin。”

        ……

        “唔!”

        接收到令咒的命令,战斗中的兰斯洛特身体突然出现了片刻僵硬,与他近身缠斗的阿尔托利亚立刻抓住这个机会。

        在心存疑惑的情况下,阿尔托利亚没有攻击敌人的要害,而是用长枪横扫,将动作停顿的berserker砸飞出去。

        “轰!”

        被击飞到城堡外墙的berserker激起了一大片尘土,阿尔托利亚表情凝重的将长枪指向倒地的berserker。

        “阁下是什么人?为什么对我如此憎恨?报上名来!”

        “呃……呃啊啊啊啊啊!”

        berserker身上浓密的黑色雾气突然沸腾了起来,他没有再理会阿尔托利亚的质问,起身之后立刻调转方向,朝一直抄着手看戏的陆潇直冲而来。

        “嗯?”

        陆潇没想到会有这种变故,面对突发状况有些准备不足。

        不过凭借自身达到a+的敏捷,陆潇在berserker起跳飞踢时以铁板桥的姿势后仰,险之又险的避过了从上方飞过的敌人。

        左手撑地借力,陆潇保持着不规则的横卧姿势向berserker飞过的方向追踢而出,赫尔墨斯之靴的鞋尖当即弹出锋利的刀刃。

        “锵!”

        金属相撞的声音响起,berserker背部的盔甲被靴刃刮出一条长长的白痕。

        “哦?”

        从旁观看的伊斯坎达尔双眼略微睁大,阿尔托利亚也露出意外的表情,显然他们都没想到berserker会突然转移攻击目标。

        “韦伯。”

        伊斯坎达尔拍了拍自家御主的肩膀,严肃的问道:“那就是令咒的约束效果吗?居然能强迫对骑士王拥有强烈执念的berserker转而攻击assassin。”

        “嗯,应该错不了。”

        韦伯激活侦查魔术的双眼在交战的双方身上来回扫视。

        与assassin经过伪造的属性相比,berserker在宝具“不为一己之荣光”的效果下隐藏做得更加彻底,韦伯压根就看不到他的任何属性。

        阿尔托利亚也暂且退回切嗣和舞弥身边:“御主,我们要出手帮助assassin吗?那位berserker好像和我有一些渊源,如果能击败他,我希望暂时留下他的命。”

        “不。”

        卫宫切嗣看着两名英灵交战的场景,眼神有些闪烁。

        “暂时静观其变,视情况而定,可能需要你帮助berserker一起攻击assassin。”

        看到阿尔托利亚脸上露出的惊讶之色,切嗣深深的吸了一口叼在嘴边的香烟。

        “呼~别忘了,爱丽还在他的手里,你也有对伊莉雅的承诺要履行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