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生活 2020-06-05 15:40 的文章

第224无翼乌邪恶彩色无摭挡 来,中门对狙

        除了熟知圣杯战争真相的御三家,就连时钟塔的君主也不知道手握爱丽丝菲尔真正代表的意义。

        陆潇和达芬奇当然没有义务为肯尼斯做出解释,但他自行脑补了一番,对卫宫切嗣的行为做出了一番逻辑自洽。

        “哼!”

        想清楚了卫宫切嗣的动机,肯尼斯轻蔑的冷笑了一声:“身为追寻根源的魔术师居然被私情束缚,不愧是魔术界的异端,对爱因兹贝伦量产的人造人也发o。”

        用手指在沙发扶手上轻轻敲打了几下,肯尼斯终于做出了决定。

        “好吧,我可以和你们合作,期限就到击败卫宫切嗣为止。”

        “assassin的代理御主,间桐樱想要得到什么?尽管提出来。”

        肯尼斯骄傲的昂起下巴:“如你们所知,埃尔梅罗学派是时钟塔十二君主家系之一,只要你们的要求符合这次合作的价值,我可以做主答应你们。”

        达芬奇雀跃的说道:“那就多谢了,其实是有关小樱的身份,她已经移植了间桐家的魔术刻印,但尚未得到正式的官方认可。”

        所谓闻弦而知雅意,肯尼斯立刻就理解了达芬奇的意思。

        “小问题,圣杯战争结束后我可以说服时钟塔,承认间桐樱作为间桐家正式继承人的身份,并且给予她成年后前往时钟塔进修的资格。”

        “只要间桐家族愿意站在埃尔梅罗派系这一边,以埃尔梅罗之名保证,间桐樱在时钟塔学习期间不会遭到来自法政科的刁难。”

        法政科独立于时钟塔十二学科外,并非研习魔术的地方,而是用于运营管理时钟塔的学科。

        虽然按照从古至今的惯例将其称为法政科,但它的真正名字是第一原则执行局,即严守时钟塔第一原则的特殊部门。

        时钟塔第一原则——神秘理应隐秘。

        作为监督和管理时钟塔的政治学科,法政科的魔术师拥有其他科系所没有的执法权。

        整个法政科大致可以分化出三大职权,守护魔术世界的存续监管魔术师的行为,以及为人类社会做出贡献。

        拥有特权的执法者本来就容易引来其他魔术师的忌惮,更别说在时钟塔地位最尊崇的贵族巴瑟梅罗的统领下,法政科的精英本来就不是什么善男信女。

        臭名昭著的封印指定局就归属于法政科的管辖之下。

        凡是被法政科盯上的魔术师通常都不会有什么好下场,即便冠位人偶师苍崎橙子也不愿意与这群疯狗多做纠缠,选择隐姓埋名的暂避其锋。

        时钟塔十二君主中,有三个家族的地位明显高过其他家族。

        在创立时钟塔的过程中,这三大家主做出了巨大的贡献,因此被其他魔术师们尊称为三大贵族。

        三大贵族分别是巴瑟梅罗特兰贝里奥和巴鲁叶雷塔。

        值得一提的是,韦伯的挚友梅尔文·威因兹所在的家族,就是三大贵族中特兰贝里奥的分家之一。

        经历了历史的漫长变迁,时钟塔十二君主家族因政见不合,逐渐分裂成三大派系。

        其一是以巴瑟梅罗家族为首的贵族派,他们主张遵循惯例,只有被选中之人才能踏入魔术界的行列钻研魔术。

        其二是以特兰贝里奥和巴鲁叶雷塔主导的民主派,他们主张广开门户,将有天赋与资质之人引入魔术协会,由此壮大魔术界的小众社会。

        最后的派系统一被称为中立派,但其实中立派内部的意见层次不齐,随时可能发生内讧。

        他们都是基于将有限的时间花在研究魔术上这个理念而聚在一起,不想将宝贵的时间用在无聊的选边站队和政治斗争上。

        十二君主家族的顶点是掌管法政科的巴瑟梅罗,三大贵族以下地位最高的,正是由时钟塔神童肯尼斯·埃尔梅罗·阿其波卢德掌管的埃尔梅罗学派。

        埃尔梅罗和巴瑟梅罗同为贵族派的盟友,地位仅次于三大贵族的埃尔梅罗甚至能一定程度上影响巴瑟梅罗的决定,肯尼斯的保证绝非信口开河,而是真实有效的。

        “很好,交易达成。”

        达芬奇哼着歌开心的说道:“君主埃尔梅罗,你做好准备后可以通过这只纸鹤联系我,提前预祝我们今晚的联合行动能有所收获。”

        “对了,assassin还有一件礼物要送给你,您一定会对这件礼物感兴趣。”

        ……

        白天不是开战的时候,肯尼斯也需要在行动之前做一些必要的准备。

        陆潇离开肯尼斯的临时工房后并没有使用传送术,而是一路搜寻卫宫切嗣等人的踪迹,在各个高楼大厦之间来回纵跃。

        拥有a级千里眼的陆潇在高处可以清晰的俯瞰整座城市的街景,他很快就捕捉到了一辆眼熟的轿车。

        之前在郊外的城堡看到过的爱因兹贝伦家族所属轿车。

        这一次卫宫切嗣不需要让lancer故意现出形体来钓鱼,车上只有负责驾驶的久远舞弥和坐在副驾驶位低头压子弹的卫宫切嗣。

        “呵~”

        陆潇在未远大桥的顶端暂时停了下来,从右臂臂甲上取下达芬奇制作的折叠弓。

        “咔擦!”

        灌注魔力向下一甩,小巧的短棍重新组合成一把漆黑的长弓。

        陆潇在弦上凝聚出一支能量箭矢,稳定的双手拉满弓弦,瞄准远在数公里之外的爱因兹贝伦轿车。

        利用动态视力计算出轿车行驶的提前量,陆潇猛然松开手中的魔力弓弦。

        无实体存在的魔力箭在飞行过程中没有发出任何声音,在b级弓术的加持下,短短十几秒内就飞到了轿车附近。

        以灵体化状态坐在轿车后排的阿尔托利亚凭借强大的直感,率先捕捉到了从远方高速袭来的箭矢。

        “舞弥!小心躲避!有人发动远程狙击!”

        红a脱离灵体化后一跃攀上车顶,以最快的速度拉弓上弦。

        “喝!”

        一声轻喝,红a射出了一连串的实体箭。

        但这些普通箭矢在无形的魔力箭前连阻碍都做不到,包裹在箭身外的气流就将袭来的箭矢全部吹飞。

        红a的表情变得严肃起来,他开始调动魔力制造特殊“箭头”。

        “iamtheboneofmysword。”

        “hrunting(赤原猎犬)!”

        一柄黑色的奇形长剑被拉长成箭的形状,在不明来历的敌人射出的箭矢命中轿车前,红a手中的黑箭离弦飞出。

        “呲呲!”

        赤原猎犬和陆潇随手射出的魔力箭在空中相撞后僵持片刻,赤原猎犬将魔力箭击溃,去势不减的向陆潇所在的方向追踪而去。

        “来得好,正好试试新装备的防御力。”

        陆潇依靠千里眼看到了反向追踪过来的赤原猎犬,往下跳向未远川的同时,手中的长弓再次重组,变化成一面黑色的小圆盾。

        “轰!”

        内含振金的多用途折叠弓吸收了赤原猎犬命中时带来的大部分冲击力,剩余的推力将陆潇送入未远川的河水之中。

        大桥附近的冬木居民眼睁睁看着河中央突然炸开一团巨大的水花,奇特的景象引来了不少人的围观。

        深山町的工房庭院,凛正吞咽着口水焦急的等待着。

        雁夜架起的烧烤架就摆放在她面前不远处,烤肉飘来的浓郁香味让凛的喉部不自觉的蠕动着。

        家教很严的凛很少有机会吃这种“不健康”的食物,远坂葵从来不让女儿们接触路边摊,但……谁又能忍受得了烤肉的香味呢。

        “凛,给你,小心烫。”

        完全化身家庭主男的雁夜一脸宠溺的将烤好的两根肉串递给凛。

        “小樱,你想要的烤马铃薯还要再等等哦。”

        文静的小樱微笑着鼓励道:“嗯,雁夜叔叔加油。”

        “啊~~”

        正当凛开心的准备将肉串送进嘴里时,她的身旁突然打开了一道火花四溅的传送门。

        “哗啦!”

        大量河水从门的另一头倒灌而出,陆潇在庭院中站稳后立刻将传送门关闭。

        “呼~红a那家伙还挺够劲……嗯?”

        陆潇这才发现身旁的小御主,被淋成落汤鸡的凛目光呆滞的看着手中不停滴水的烤肉,眼角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积蓄起委屈的泪水。

        “呜啊啊啊啊啊!”

        “assassin!今天我跟你没完!你赔我的烤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