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生活 2020-06-10 16:19 的文章

第244无翼乌邪恶彩色无摭挡 最后的机会

        陆潇已经不是第一次与心存死志的长生之人接触。

        卡珊德拉在漫长的岁月中见证了无数悲欢离合,她一次次尝试将世界导向更好的未来,但最终都没能得到积极的结果。

        秩序和混沌,任何一方获得压倒性的优势不但不能让世界维持和平,反而会滋生出很多极端化的严重问题。

        多次遭遇失败的卡珊德拉认命了,她默默的见证着时代的发展,等待阿勒忒娅预言中的继承者到来。

        古一的情况类似,坚守地球无数年的她观测过无数条时间线,根据不同的选择,她的死亡可以往后推延,但最终都活不到灭霸降临的那一天。

        继续守护地球这份沉重的责任终究有一天要交到继承者的手中。

        既然如此,不如趁早培养出合适的继承人,结束自己漫长的守望,以灵魂形态跟随在永恒大神身边,开始一段全新的人生。

        一句话来概括,卡珊德拉和古一都是厌倦了当前的生活,希望能从漫长的人生中获得解脱。

        区别只在一个真正的进入永恒的沉眠,另一个还能以灵魂形态继续存在于世。

        斯卡哈的心态和其他两人其实并没有什么本质性的区别。

        任何人被关在鸟不拉屎的影之国几千年也会萌生这种想法。

        居住在阿瓦隆的梅林好歹还能用ex级的千里眼偷窥当前发生在世界上的有趣事件,而且开满鲜花的阿瓦隆风景比看不到阳光的影之国要好得多。

        说起穿梭世界的能力,自然就会想到带领陆潇穿越多个世界的系统。

        “系统,能听到吗?”

        自从获得圣杯战争的胜利后,陆潇时不时的就会呼唤系统,但每一次都没能得到回应,本该给予的世界任务奖励也没有任何影子。

        “搞什么,不会还在与阿赖耶和盖亚肉搏吧?”

        系统是陆潇回归主世界的唯一途径,一直得不到系统的回应让陆潇心中有些不安。

        既然如今暂时无法离开影之国,陆潇只能暂时将注意力放在斯卡哈的教导上。

        得益于人类意志的第一层天赋,陆潇在领悟和学习能力上远超常人,斯卡哈的凯尔特式实战教育被他咬牙支撑了下来,得到的收获也着实不少。

        本来只有c级的明镜止水固有技能提升到b,在斯卡哈使用某些相对冷僻的武器战斗时,陆潇已经能和她打得有来有回。

        然而一旦斯卡哈换回自己惯用的长枪,陆潇面临的劣势依然是压倒性的。

        随着陆潇的实力提升,他可以更加清晰的感受到自己和斯卡哈之间的遥远距离,这一点让他十分沮丧。

        圣杯通道存在的时间不会太长,就算有不同时间流速的影响,总时长也不过就一个月。

        刻苦的修行进入第27天时,陆潇已经有些放弃了。

        他不可能在短短一个月之内赶上斯卡哈上千年的积累,即便有斯卡哈本人的教导也不会发生什么本质性的改变。

        武艺上暂时难有阶段性的突破,陆潇干脆转而开始向斯卡哈学习原初卢恩。

        陆潇的卢恩符文是古一根据自己对奥丁卢恩符文的理解而转译出来的,不可避免的在其中加入了一些自己的理解,与原初卢恩已经有所不符。

        陆潇一直很好奇斯卡哈的原初卢恩是从哪里学来的,按理来说,凯尔特人使用的应该是欧甘符文才对。

        不过些许疑惑不影响陆潇的学习,斯卡哈对陆潇的求教也毫无保留,将自己从奥丁手中得到的原初卢恩全部教给了他。

        经过一番对照,陆潇发现古一对卢恩符文的理解确实与原初卢恩之间有一些偏差。

        虽然单个使用起来效果会更强,但却因此破坏了卢恩符文之间的整体性。

        获得原初卢恩的传承进行修正后,陆潇终于解锁了矮人王为他打造的双袖剑第二层符文。

        左手的袖剑第二层符文为?(fehu),代表繁荣、家畜与统一等多种意义。

        与乌鲁金属结合,?符文拥有隐匿的能力,可以将陆潇左臂的袖剑套装常态化隐藏,在关键时刻发起出其不意的攻击。

        与第一层的符文?(ansuz)结合,在没有任何痕迹的突袭之时还能附带剧毒,是最适合刺客使用的符文组合之一。

        右臂的袖剑第二层则是?(othila),代表持有、怪异的、超出常识和先祖等意义。

        刻印在乌鲁袖剑上的?符文拥有诅咒的效果,被袖剑击伤之人会受到随机一项属性的大幅削弱。

        配合原有的?(thurisaz)穿透防御的效果,只要被陆潇抓准机会,就算敌人拥有防御护盾也会被一击命中挂上诅咒。

        意料之外的收获让陷入僵局的陆潇喜出望外,虽然不确定解锁的第二层符文能在战斗中发挥多大的作用,但好歹算是一个出其不意的隐藏杀手锏。

        可惜乌鲁袖剑缺乏传说加持,并没有被型月世界认定为宝具,也不具有世界规则赋予的真名解放能力。

        第28天,考虑到可能在“根源”之中耽误的时间,陆潇决定最后一次向斯卡哈发起挑战。

        如果这一次还是以失败而告终,陆潇就只能另想办法说服斯卡哈,他不想以后就这样一直被困在影之国中傻呆呆的修炼,直到能战胜斯卡哈。

        天知道那是几百年后的事情了。

        “哦?”

        看到陆潇单手握太刀的奇怪姿势,斯卡哈的眼中闪过一丝异色。

        “改变战斗风格了?也好,趁着年轻多做一些尝试确实是不错的选择。”

        放低重心,将枪尖指向地面,斯卡哈正式进入战斗状态。

        “来吧,陆潇。”

        “呼~”

        陆潇深吸了一口气,排除心中所有的杂念,将所有注意力集中在当前的战斗中。

        “喝!”

        右手握住的太刀隔空下劈,龙闪的刀气从远方向斯卡哈急速逼近。

        “锵!”

        斯卡哈随意的横扫魔枪,两股力道在半空之中僵持了片刻,龙闪的刀气逐渐消散。

        陆潇全速启动,凭借自己在速度爆发上的的些许优势,使用缩地步法瞬移到斯卡哈身前。

        速之剑道的代表,多段攻击的秘剑一心在小范围之内爆发,早已熟知这一招的斯卡哈抖动长枪,在短时间内刺出无数道残影,与陆潇挥出的刀气相互抵消。

        “不够,还差得远!”

        击溃秘剑一心的无数刀气后,斯卡哈得势不饶人的用刺击继续攻向陆潇。

        眼前全是红色的枪尖残影,陆潇没有动摇,不擅防守的太刀继续抢攻。

        “呲!”

        陆潇虽然尽可能的依靠敏捷躲避,他的身上还是出现了不少被枪头刺破的伤口。

        遵守诺言没有使用裹尸布的治愈效果,陆潇将大部分精力放在右手太刀的进攻上。

        战斗经验无比丰富的斯卡哈躲开了陆潇的大部分对攻,不死斩只在她左腿的连体紧身衣上割出一道细小的缺口,甚至没能伤到她雪白的腿部皮肤。

        斯卡哈不理解陆潇主动放弃防御抢攻的意图,虽然双方都拥有能短时间预知对方下一步动作的千里眼,但斯卡哈在各项技能和自身武艺的结合上明显要超过陆潇。

        ‘有蹊跷,这小子在打什么鬼主意?’

        战斗之中抽空看了一眼陆潇不着臂甲的左手,斯卡哈的双眼中闪过一丝了然。

        ‘用卢恩符文隐匿左手的武器吗?不错的想法,但还是太嫩了。’

        “铛!”

        果不其然,陆潇抓准机会利用巧力荡开斯卡哈的长枪,隐藏已久的左手握拳出击。

        “哼~意图太明显了!”

        身体受力向左侧后仰时,斯哈卡健美的右腿高抬腿踢出,目标直指陆潇直伸的左臂。

        “啪!”

        手腿交击,只有c级筋力评价的陆潇在力道上比不过斯卡哈,顺着双方互击的推力向后转身。

        当陆潇的身体转到后方时,斯卡哈抢先站稳脚步,魔枪再次如电般刺向陆潇的后背。

        千钧一发之际,陆潇将太刀交到左手,回身的同时借助离心力转回身将长枪荡开,空出的右手握拳击向身体突前的斯卡哈肩部。

        “蹭!”

        袖剑弹出的清脆声音让斯哈卡脸色出现了变化。

        “右手也有隐藏的武器?”

        陆潇平静的脸上终于浮现出些许兴奋之色:“既然常规的战法无法凑效,那就只能出奇制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