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生活 2020-06-13 01:16 的文章

第255无翼乌邪恶彩色无摭挡 荒耶宗莲的判断

        “橙子,小樱和藤乃暂时交给你照顾,我有事要立刻外出。”

        陆潇打开窗户跳了出去,身在半空就开启了通往巫条雾绘病房的传送门。

        随着周围的景象发生变化,陆潇突然感觉到一股针刺般的威胁感,鹰眼视觉已经捕捉到了威胁的来源。

        “嗷!”

        一只全身流着浓疮的犬类生物从陆潇背后扑了过来,锋利的牙齿眼看着就要咬住他的血肉。

        灵活的向前翻滚躲过扑击撕咬,陆潇在站稳的同时回身一记侧踢,将依依不饶的犬类生物踢飞到病房的墙上。

        “嗷呜呜!”

        更多的同类型生物前仆后继的朝陆潇冲来,狭小的病房内很快就被大批僵尸犬围满。

        “滚!”

        隔空画出卢恩符文,熊熊烈焰在病房之内升起,将在场的所有僵尸犬全部吞没。

        缩地闪过拥挤的病房空间,陆潇没有将注意力继续放在病房内,他锁定到了一个正在医院通道上飞快逃离的背影,对方的手中还夹着一个身穿病号服的人。

        熟悉的红色大衣和礼帽暴露了对方的身份,陆潇这次是真的动怒了。

        “又是你,阿鲁巴。”

        阿鲁巴虽然手段下作,但他终究还记得魔术师的准则,在医院内布置了大范围的驱人结界,这倒是方便了陆潇的发挥。

        从右手臂甲分离出折叠弓,陆潇以远超阿鲁巴的移动能力紧追在他的身后,同时在运动状态下张开长弓的弓弦。

        “嗖!”

        “呃!”

        射出的魔力箭从阿鲁巴背后射穿他的护体结界和左胸,极速奔跑中的身体当即失去平衡向地面倒去。

        再次利用缩地移动到阿鲁巴身边,陆潇首先接住被挟持的巫条雾绘。

        与前天晚上相比,巫条雾绘的脸色变得红润了不少,她的病症显然已经好转了很多。

        皱眉看了看地上的“尸体”,陆潇不悦的咂了咂嘴:“啧~果然又是人偶。”

        “和这些人偶师战斗还真麻烦。”

        住院部外的医疗物资仓库,阿鲁巴突然睁开双眼,有些惊恐的对身旁一名身穿黑色大衣的中年男子说道:“荒耶!我的人偶已经被干掉了!”

        “……什么?”

        被称为荒耶的中年男子脸色苦闷,说话的音调也非常低沉,再加上他那阴沉的气质,看起来就像一块茅坑里的石头,又臭又硬。

        “怎么会来得这么快?”

        脑中思索着对方快速到达医院的方法,荒耶宗莲手上没有停止。

        他接连变幻手势结出多个佛家手印。

        “不动、顶经、蛇蝎、王显。”

        随着荒耶的结界法术发动,住院部四周升起紫黑色的屏障,将整栋建筑彻底封闭起来。

        “可以了。”

        荒耶脸色毫无变化,以报告般的沉闷语气说道:“我的左手中埋有天台用高僧的佛骨舍利,以此驱动的结界……”

        “咔!”

        荒耶的解释还没说完,紫黑色的结界表面突然出现道道裂纹,看起来无比坚固的结界不到五秒就轰然崩塌。

        “不好!”

        眼见局势与自己预料的完全不同,荒耶左手砸在地面上,他和阿鲁巴利用早已准备好的撤退通道进入地下。

        “噌!”

        刚刚关闭秘道的入口,一道凌厉的刀气将整个医疗仓库从中间劈开,荒耶宗莲布置的防御结界只坚持了一秒不到。

        手握长刀的陆潇用鹰眼视觉跟踪到了两人的逃离路线,但倒塌的物品挡住了秘道的入口,清理掉杂物再想追上去已经来不及了。

        “算你们逃得快。”

        用时间宝石修复好医院的结构,陆潇再用催眠术修改了巫条雾绘主管医师和相关护士的记忆,随后开启传送门将巫条雾绘带回了伽蓝之堂。

        橙子看着沙发上昏迷中的巫条雾绘,嘴角有些抽搐:“……你还来?没完没了了是吧?”

        陆潇尴尬的笑了笑:“我保证,这是最后一个,她们两人都是荒耶宗莲选中的棋子,之前我还和荒耶隔空过了两招。”

        “哎~”

        橙子无奈的挠了挠乱糟糟的红发,将巫条雾绘扛起来带到工房内。

        “姑且相信你,来吧,让我看看,这位又是什么问题。”

        陆潇抱着小樱和还在纠结二选一的藤乃在客厅内收看电视新闻,工房内不时传来橙子糟糕大叔般的碎碎念。

        “哦呼~这位小姐挺有料的嘛,这种完美的水滴形状值得参考。”

        ……

        “呼~呼~”

        阿鲁巴是四体不勤的魔术师,他不像荒耶宗莲一样是天台宗僧人转职,在身体素质上比荒耶差了老远。

        好不容易通过秘道七拐八绕的返回荒耶修建在茅见浜地下的魔术工房,剧烈的运动让阿鲁巴气喘吁吁。

        “荒耶……那家伙……到底是……什么情况?”

        荒耶宗莲若有所思的看了看自己的左手:“佛骨舍利确实发挥了作用,这次那名神秘的魔术师并非依靠本身的神秘度强行闯出,而是用某种强大的武器切开了我的结界。”

        “荒耶。”

        终于喘匀呼吸的阿鲁巴神色有些慌张:“这个时代真的还有人能纯粹依靠神秘度挡住大魔术吗?”

        荒耶宗莲沉声答道:“如果对方身上不是有某种高神秘度的防御类魔术礼装……那就只有一种解释了。”

        “他不是人类。”

        ……

        从工房将巫条雾绘搬回客厅后,橙子习惯性从身上掏出烟,注意到陆潇警告的眼神,橙子闷闷不乐的将香烟和打火机收了回去。

        “巫条雾绘的身体没有什么问题,只是需要一段时间来适应新增加的‘器官’。”

        没有经过家族积累的魔术师,魔术回路通常都会非常稀少,卫宫士郎那种先天28条回路的个体十分罕见。

        巫条雾绘的魔术回路只有17条,对初代魔术师来说已经算是非常难得了,应该是受巫净家族的血脉影响。

        橙子的视线在巫条雾绘和浅上藤乃之间来回打转,疑惑的向陆潇问道:“但是荒耶为什么要拿她们两人来当棋子,只是因为看中了她们退魔四大家族后裔的身份吗?”

        “总觉得那家伙有其他的目的。”

        巫条雾绘原本有一个幸福的家庭,她的父亲是做房产生意的。

        在观布子市的城市发展计划中,有名的巫条大厦就是由巫条家族在70年代修建。

        进入90年代后,因为众所周知的泡沫经济破裂,日本的房地产行业首当其冲遭到严重打击,巫条家族因此而破产。

        巫条雾绘的父亲因难以偿还巨额债务而跳楼自杀,她的母亲承受不住巨大的压力,拉着雾绘年幼的弟弟一起在家烧炭自杀,被邻居发现时两人都已经因为一氧化碳中毒没救了。

        幸福的一家转眼之间分崩离析,只有巫条雾绘因为在医院接受治疗而躲过一劫。

        “我专门调查过。”

        陆潇看了看还没醒来的巫条雾绘对橙子说道:“巫条雾绘的治疗费断掉后,是荒耶宗莲一直帮她支付住院费用,早在几年之前荒耶就开始做准备了。”

        橙子:“为了什么?”

        陆潇摇了摇头装傻道:“不清楚,身为他的同学,你对荒耶宗莲这个人应该更了解吧。”

        橙子的目光闪烁了一下:“在时钟塔时期,荒耶宗莲做的一切准备都是为了抵达根源,也许,他还没有放弃自己的执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