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生活 2020-06-14 16:39 的文章

第261无翼乌邪恶彩色无摭挡 执着的苦行僧

        从沉睡中苏醒的伊莉雅对自己未来的命运一无所知,刚一醒来就骑到父亲的头上“切嗣切嗣”的喊着。

        为了不让女儿产生不必要的担忧,心中痛苦不堪的切嗣只能勉强挤出笑容陪伊莉雅玩耍。

        经过对爱因兹贝伦第三法研究资料的深入解析,陆潇对他们的研究方向有了比较清晰的认识。

        进入过根源的陆潇提前获得了第三法最核心部分的内容,但因为根基不牢,他暂时还没办法将根源赋予的知识融会贯通。

        打个比方,如果把领悟第三法的过程当成拼积木,陆潇从一开始就获得了最核心的那块积木部件,他需要做的只是根据这块核心零件的形状,挑选最适合与它完全拼接的其余部件。

        然而爱因兹贝伦千百年来得出的研究成果总量十分庞大,陆潇必须首先整理出他们的研究思路,再根据第三法的核心内容,在大量的资料中筛除掉无用的部分,完成最终的拼装。

        这个过程注定不是一天两天就能完成的,阿勒忒娅根据陆潇学习速度进行测算,大约还需要半年左右才能看到成效。

        通过对爱因兹贝伦第三法资料的研读,陆潇对伊莉雅的身体状况也算有所了解。

        为了与大圣杯系统建立联系,爱因兹贝伦在伊莉雅出生之前就对她进行了很多改造。

        如同爱丽丝菲尔一样,伊莉雅的灵魂经过炼金术的特别调整,被改造成容易容纳小圣杯的容器。

        圣杯战争每60年才会进行一次,这60年时间里,爱因兹贝伦完全能制作出性能远超伊莉雅的全新圣杯容器。

        卫宫切嗣的失败让尤布斯塔哈依德非常不悦,作为惩罚,他将切嗣和爱丽丝菲尔的女儿废弃到垃圾堆中,从此不再过问,着手开始为下一次的圣杯战争做准备。

        伊莉雅的身体调整并未真正的完成,这导致她的身体成长速度远远低于预期,灵魂也是半人半圣杯的半吊子。

        身体问题可以由冠位人偶师帮忙调整,但灵魂方面确实不是橙子的强项。

        粘着切嗣的伊莉雅脸上始终挂着纯真的笑容,年幼的她还无法感受到周围的沉重气氛,乐天派的与父亲玩闹着。

        陆潇在心中默默的叹了口气‘希望能赶在离开之前领悟第三法吧,这不该是伊莉雅的结局。’

        ……

        伊莉雅是初次来到观布子市,在陆潇的建议下,身为伽蓝之堂的员工,本地的东道主,巫条雾绘带着藤乃、远坂姐妹和伊莉雅一同外出逛街。

        陆潇则是留下来向橙子询问他之前委托的调查进展。

        刚刚脸上堆满笑容的与伊莉雅挥手道别,切嗣的脸色很快就垮了下来,他消沉的坐在沙发上,一支接一支的猛吸香烟,似乎打算用这种方式从残酷的现实中暂时逃离。

        陆潇和橙子对他的遭遇颇为怜悯,两人互相打了个眼色,留下切嗣一个人慢慢调整心情,一同前往小楼的屋顶继续详谈。

        经过数月的暗中走访调查,橙子将荒耶宗莲这几年来在观布子市的活动轨迹查了个底朝天。

        荒耶在担任观布子医院的特别医学顾问同时,还曾经在礼园女子学院就职过,职位为神父。

        陆潇对此有很强的吐槽欲望,从宏观意义上来说,荒耶宗莲确实可以算是信仰系统下的成员。

        但佛家的天台宗与礼园女子学院奉行的基督教八竿子打不到一起,就算是用魔术催眠蛊惑院长,这种手法也未免太粗糙了一点。

        除此之外,荒耶宗莲还在一所私立高中内担任客座教师,并且投资建造一座还未动工的大楼。

        荒耶宗莲并没有太过掩饰自己的行踪,就算在没有系统化的调查之前,橙子也能隐约感觉到他在这座城市内的活动。

        “荒耶的行动非常杂乱,东一下西一下,很难摸准他暗藏的真实目的。”

        “呼~”

        橙子吐出一口呛人的劣质烟继续说道:“根据我对荒耶执念的了解,通过他追寻根源的最终目标进行倒退,基本查清楚了他的真正目的。”

        将还剩三分之一的烟头在面前的金属栏杆上杵灭,苍崎橙子突然冷不丁的问道:“陆潇,你听说过退魔四大家族硕果仅存的两仪家吗?”

        “当然听过。”

        陆潇耸了耸肩道:“之前我还在巧合之下与两仪家的大小姐有过一次接触。”

        “哦?”

        橙子的目光闪烁了一下:“真巧,荒耶的目标就是这位两仪大小姐。”

        通过对两仪家族的调查,橙子大致摸清了他们的家族追求,对两仪式的存在也有了比较清楚的了解。

        “根源啊,真是没想到,游走在魔术世界边缘的退魔家族,居然能意外创造出连通根源的后人,这算是抑制力的恶作剧吗?”

        陆潇观看空之境界已经有不少的年头了,虽然他还记得荒耶的三枚棋子分别是谁,但对荒耶为什么选中这三人已经记不清了。

        橙子对荒耶的目标进行了详细说明。

        “唤醒人类灵魂深处的起源是荒耶的主要研究项目。”

        “他希望通过与两仪式本性相似却行为相反的三人来催化她的起源觉醒,以便自己能掌控两仪式直通根源的身体,完成他200多年来的夙愿。”

        “相似又相反……”

        橙子解释到这一步,陆潇逐渐将脑海深处的久远记忆翻了出来。

        一旦陷入对根源的追寻,大部分魔术师都会在执念的驱使下钻入牛角尖,荒耶宗莲也不例外。

        陆潇对他追寻根源的最初目标没有兴趣,为了确保藤乃未来的生活不会再次遭到荒耶的侵扰,陆潇希望能一劳永逸的解决掉他。

        不过陆潇眼下的主要任务还是悟第三法,没有那么多时间和荒耶宗莲纠缠,冬天离开观布子市前,陆潇将调查荒耶宗莲老巢的任务当做委托发布给橙子。

        委托的报酬金额非常可观。

        橙子虽然暂时没有查出荒耶的魔术工房位置,但她已经捕捉到了荒耶宗莲在观布子市的活动轨迹。

        “继续调查,暂时不要打草惊蛇。”

        陆潇冷静的吩咐道:“打蛇要打七寸,尤其是这种随时可以更换身体的人偶师,务必确保要一次性抓住荒耶和阿鲁巴的真身。”

        “没问题,既然收了你的钱,我一定会遵守契约调查出结果。”

        不为外人所知的谈话暂时到此为止,陆潇和橙子转移了话题,就爱因兹贝伦家族的炼金术和橙子的人偶技术进行对比和讨论。

        “嗯?”

        下楼返回工房时,陆潇和橙子同时停下脚步,两人相互对视了一眼。

        “你也收到消息了?”

        “嗯,观布子市的民风果然很‘淳朴’。”

        “哈哈~”橙子有些尴尬的挠了挠头:“这种小混混哪个城市都会有,交给雾绘来解决吧。”

        陆潇考虑一下摇头道:“算了,为了避免事后被人碎碎念,还是我跑一趟吧。”

        陆潇今天是接受凛的邀请出来呼吸新鲜空气,顺便活动一下僵化的大脑。

        凛已经发出了求助信号,如果他没能及时做出响应……可以想象得到事后凛会有多么生气。

        “因为伊莉雅的事,今天的心情不是很好,就当舒缓一下心情吧。”

        橙子:“……你可别下手太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