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生活 2020-06-14 16:39 的文章

第260无翼乌邪恶彩色无摭挡 冬去春来

        历经无数磨难的魔术师杀手与女儿重逢后终于放下了一切,决定与伊莉雅在冬木市过上平静的生活。

        早年纵横战场之时,切嗣赚了不少钱,以往他会将大部分委托收入用来维护枪械和购买必要的新武器。

        现在不再需要了,魔术师杀手随着圣杯战争的结束而消失,活下来的是身为普通父亲的卫宫切嗣。

        为了不给女儿留下好吃懒做的坏印象,切嗣一边慢慢恢复受损的魔术回路,一边尝试着在冬木市寻找新工作。

        凭借精通多门外语的优势,切嗣凭借当地极道首领藤村雷画的介绍,在冬木的穗群原学园获得了一份英语教师的工作。

        只有不到五年寿命的舞弥开始初步表现出不好的征兆,陆潇和切嗣回到冬木时,久远舞弥原本亮丽的黑色短发全都变成了毫无生机的苍白之色。

        虽然其他地方暂时还看不出什么端倪,但经过陆潇的检查,舞弥的身体状态无法再恢复到巅峰,就连做一些比较繁重的家务也会让她累得气喘吁吁。

        为了让舞弥能平静的度过最后的人生,切嗣强硬的命令她留在家里照顾伊莉雅,教导伊莉雅社会常识,并且为她补习欠下的课程。

        伊莉雅快9岁了,她这个年龄的孩子本该在小学内读书。

        但从小在爱因兹贝伦城堡长大的伊莉雅缺乏基础教育,入学之前必须让她首先掌握前几年的小学知识。

        冬去春来,随着圣杯战争的结束,冬木市重新恢复正常秩序,民众不用再担心随时出现的天然气爆炸。

        考虑到返回主世界后只有短短的半个月休息时间,陆潇决定利用剩余的几个月逗留时间继续留在冬木市,研究从爱因兹贝伦家族手中获得的第三法资料。

        陆潇和切嗣回到冬木时,在舞弥的监督下,陆潇那座受损相对较轻的庭院率先完成修葺,倒是免了陆潇租住酒店的功夫。

        远坂葵从八代台市赶回冬木后,第一时间在凛的协助下主持了时臣的葬礼。

        既然女主人已经归来,陆潇这个外人自然不好再住在远坂宅邸中。

        葬礼结束后,在凛多次的撒娇劝说下,缺乏主见的葵终于同意樱和雁夜暂时借住在远坂宅。

        雁夜名义上的身份是樱的仆从,但他实际上是小樱的监护人,这一点葵也很清楚。

        间桐家只剩下小樱一个人,就算有魔术刻印的帮助,光靠她本人也很难完全掌握间桐家的“吸收”魔术,有学习过理论知识的雁夜作为领路人正好合适。

        至于雁夜名义上的养女浅神藤乃,经过一番考虑,远坂葵最终还是同意了让她也住在远坂宅邸中。

        反正也债多不愁了,人多还能热闹一点,避免自己在空荡荡的宅邸中胡思乱想。

        脱离浅上家,藤乃改回了最初的姓氏浅神,这不代表她有意继承浅神家族的遗产,只是为了纪念自己已逝的亲身父母。

        三月,藤乃从礼园女子学院小学部毕业。

        在阿勒忒娅的操作下,藤乃从观布子市搬迁到冬木市居住,顺利的被深山町中学招收。

        忙于研读资料的陆潇暂时没有空闲理会外界的种种杂事,凛倒是经常以各种理由上门找茬,但每次都被陆潇漫不经心的冷淡态度气走。

        顺带一提,远坂凛继承远坂家族的家主之位后,经常会有人上门到远坂宅拜访。

        为了方便就近处理家族事务,远坂葵为凛办理了转校手续,从八代台小学转回冬木小学就读。

        “小学的学业这么闲吗?”

        通过工房的监视魔术看到了叉腰站在大门外的凛,背着书包的小樱也乖巧的跟在姐姐身后,陆潇无奈的放下手中的复印书本。

        “结界解除了,进来吧。”

        “哼!”

        刚刚升上小学二年级的凛傲然的昂着头走进庭院大门,轻车熟路的带着刚入学的小樱一起进入位于仓库地下的魔术工房。

        “你一直窝在家里是想长蘑菇吗?好歹也该出去活动一下吧。”

        陆潇翻了个白眼:“这是身为魔术师家族的孩子该说的话吗?我可是在努力研究伟大的第三法啊。”

        “不管你研究的是什么,道理都是一样的。”

        凛理直气壮的反驳道:“父亲以前说过,学习必须劳逸结合,一味的钻研只会让自己钻入牛角尖,反而会影响学习效率。”

        “这周末我们要陪伊莉雅一起去观布子市接受身体检查,你也一起,不准拒绝!”

        看到凛的坚定眼神,陆潇就知道自己很难决绝了。

        “哎~好吧,我跟你们一起跑一趟,伊莉雅……希望一切顺利吧。”

        伊莉雅的母亲是人造人,父亲却是自然人。

        她的诞生对爱因兹贝伦家族来说也是一个奇迹,一生下来就拥有远超常规魔术师的魔术回路,魔力总量也相当庞大。

        但作为人造人和自然人混血诞生的后裔,伊莉雅的身体状态并不稳定,这一点从她八岁年龄三岁外貌的异常成长就能看出一二。

        由于在胎儿时期就接受了爱因兹贝伦家族的魔术改造,伊莉雅的身体构造非常特殊,原本就是作为冬木小圣杯而诞生,先天就能与冬木的地脉相连,直接从地脉之中抽取魔力。

        但作为代价,伊莉雅的身体有很多不像人的地方,如果继续这样成长下去,她的身体迟早会出现问题。

        冬木的圣杯已经结束了自己的使命,御三家中的远坂和间桐都希望能在下一次圣杯战争到来前将冬木圣杯解体,作为小圣杯降世的伊莉雅也不再需要保持这种异常状态。

        回去找爱因兹贝伦改造并非良策,鬼知道他们会不会在伊莉雅的身体里搞什么小动作。

        陆潇还只是刚刚开始学习第三法的半吊子,短时间内无法将新掌握的知识用于实践,那么,最合适调整伊莉雅身体的人就只剩下一个了。

        ……

        观布子市,伽蓝之堂工房。

        摘下眼镜的橙子脸色十分严肃,她也是第一次有机会接触爱因兹贝伦的人造人。

        “爱因兹贝伦的人造人主要是利用炼金术的原理制作,和我的人偶技术有一些差别,不过只是调整伊莉雅的身体倒是难度不大。”

        “问题出在她的灵魂上。”

        橙子脸上露出嫌弃的表情吐槽道:“伊莉雅的灵魂中有很多经过人为改造的痕迹,其中还有一些我无法理解的奇怪设置。”

        “爱因兹贝伦也真敢,居然拿人的灵魂来做魔术改造实验,和荒耶那家伙完全是一路货色,都是被执念冲昏头脑的疯子。”

        作为参与过圣杯战争的当事人,包括切嗣和凛在内的冬木来客都知道橙子口中的灵魂改造是针对什么,那是爱因兹贝伦为了契合小圣杯而做出的特别定制改造。

        切嗣紧抿嘴唇看着躺在工作台上沉睡的伊莉雅,眼中的神色十分沉重。

        他本以为自己的苦难到夺回伊莉雅就结束了,没想到后续还有更大的难题需要解决。

        “橙子小姐。”

        切嗣深深的低下头向橙子拜托道:“不管需要付出什么代价,请您一定要尽力治好伊莉雅,我不能失去她!”

        “呃~不用这样。”

        橙子头疼的抓了抓头发:“我会尽自己的全力,但灵魂层面确实不是我研究的重点。”

        “你们最好还是做好心理准备,如果在伊莉雅成年之前还不能找到解决的方法……”

        “呼~”

        橙子心情有些郁闷的吐出一口烟雾,嘴角勾起一丝不知针对谁的讥讽笑容。

        “或许,就只能寄望于世间仅有的五大魔法来拯救她的灵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