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生活 2020-06-14 16:39 的文章

第259无翼乌邪恶彩色无摭挡 雪下的重逢

        陆潇的话倒也不算危言耸听,如果任由此世之恶蔓延,人类文明确实有可能被这些黑泥吞噬,但前提是作为控制中枢的安哥拉曼纽依然存在于圣杯之中。

        由于从第四次圣杯战争中活下来的御主提前统一了口径,包括爱因兹贝伦在内的圣杯战争关注者都以为本次圣杯战争真的没有赢家,安哥拉曼纽依然躲在被污染的冬木圣杯系统内。

        一旦让魔术协会知道爱因兹贝伦家族搞出了能灭亡人类的此世之恶,法政科和封印指定局一定不会袖手旁观。

        向来奉行铁腕政策的巴瑟梅罗说不定会将整个爱因兹贝伦家族定为封印指定者,打包带回时钟塔解体封存,避免他们再次作死的搞出此世之恶。

        “你!”

        尤布斯塔哈依德对陆潇怒目而视:“你不觉得自己的胃口太大了吗!”

        “伊莉雅斯菲尔只是一个废品,我可以把她交给你,随你怎么使用,但第三法的研究资料是爱因兹贝伦千百年来最重要的核心成果,你休想……”

        刚刚还坐在沙发上的陆潇突然消失,尤布斯塔哈依德随即感觉到自己的后颈被人抓住,从地面上被提了起来。

        “爱因兹贝伦,搞清楚,我不是在和你们谈条件。”

        陆潇歪了歪头,眼中毫无温度的微笑道:“我对你们这群疯狂的炼金术师没有任何好感,如果不是切嗣让我手下留情,我根本不打算和你们废话一大堆。”

        “如果你们打算负隅顽抗,我不介意灭掉整个爱因兹贝伦家族,从城堡的废墟里找出我想要的东西,别逼我动手,不懂人性的人造人。”

        “放开家主!”

        附近的高级人造人各自施展法术向陆潇发起攻击。

        但就像外人对爱因兹贝伦的评价一样,专心炼金术研究的她们战斗力实在捉急。

        陆潇依靠高级神秘度完全无视了这些连他的皮都无法蹭破的小法术。

        陆潇转头向身旁的高级人造人们笑了笑:“我给你们一点时间考虑,时限就到切嗣找到伊莉雅为止,别让我失望哦。”

        “砰~”

        放开掐住尤布斯塔哈依德后颈的手,有些缺氧的老年人造人落地后立刻痛苦的咳嗽起来。

        爱因兹贝伦家族的夙愿是重现主人遗失的第三法,为了达成这个目的,他们可以无视追寻第三法过程中的所有消耗。

        包括爱丽丝菲尔和伊莉雅在内,小圣杯的容器在尤布斯塔哈依德眼中不过是制作比较成功的损耗品,她们的死亡无法激起他的任何情绪波动。

        “咳咳!”

        努力调匀呼吸,尤布斯塔哈依德挥手让还准备发动攻击的人造人退下。

        “没用的,这个‘人’身上拥有被不该在现代出现的高级神秘度,我们的法术无法对他造成任何伤害。”

        眉头紧皱的考虑了一会儿,尤布斯塔哈依德终于还是叹了口气,艰难的开口道:“解除图书馆的禁制,带这位贵客入内”

        “家主?!”

        尤布斯塔哈依德沉着脸低喝道:“听不到吗?你们想让爱因兹贝伦在这一代毁灭?不管过程如何,重现主人魔法的悲愿必须达成,一时的荣辱算得了什么!”

        正在此时,卫宫切嗣双手抱着一个身材异常娇小的女孩冲进大厅:“陆潇先生,我找到了!”

        “哦?”

        陆潇从尤布斯塔哈依德身上移开视线:“她就是伊莉雅斯菲尔吗?”

        不用多解释,从伊莉雅的样子就能看出来,圣杯战争结束后她过得并不好。

        此时的伊莉雅还处于昏迷状态,8岁的伊莉雅看起来却像是3岁的小孩,成长速度比正常的孩子慢得多。

        她的身上盖着卫宫切嗣的黑色毛皮大衣,脸上满是脏兮兮的血污,即便在昏迷之中依然紧皱着秀气的眉头,嘴里喃喃的念着什么。

        “尤布斯塔哈依德。”

        陆潇平静的话语中夹杂着怒火:“时间到了,你们的决定呢?”

        “我反……”

        “噗!”

        当其中一名高级人造人站出来准备坚决反对时,尤布斯塔哈依德用一发近距离的gandr洞穿了他的脑袋。

        尤布斯塔哈依德冷着脸看了看周围愣住的高级人造人:“现在呢?谁赞成,谁反对?”

        ……

        就像陆潇推测的一样,圣杯战争的结果刚刚传回爱因兹贝伦家族,冷酷的尤布斯塔哈依德就将失败者卫宫切嗣和爱丽丝菲尔的女儿丢进“垃圾堆”里,任由伊莉雅自生自灭。

        所谓的“垃圾堆”,其实是爱因兹贝伦家族用来废弃失败人造人的仓库。

        这些初步诞生灵智的人造人都是为了圣杯战争而制作的小圣杯失败品,可以算得上是爱丽丝菲尔的姐妹。

        年幼的伊莉雅从小就没有离开过爱因兹贝伦城堡,她的外表和心理年龄远远低于实际年龄。

        可怜的伊莉雅一直天真的等待父母得胜归来,但她最后等到的却是“爷爷”无情的废弃命令。

        陆潇和切嗣到达爱因兹贝伦城堡时,伊莉雅已经被丢进垃圾堆中好几天,饿得没有了力气,自动进入昏迷状态休眠。

        如果再晚来几天,伊莉雅就只能依靠啃食人造人“零件”来维持自己的生命了,切嗣不敢想象那副场面有多么残酷。

        与间桐脏砚的扭曲相比,爱因兹贝伦家族是另一种模式的疯狂。

        原本陆潇还在考虑要不要将自己掌握第三法核心资料的事情告诉爱因兹贝伦,给他们留下一个念想。

        以尤布斯塔哈依德为首的人造人疯狂的行为让陆潇打消了想法。

        ‘你们继续沉浸在不可能实现了理念中溺死吧,这才是最适合你们的结局。’

        爱因兹贝伦家族保存的第三法资料大多是纯文字和图画记载,没有特意利用魔术制作而成的魔术书籍,这倒是方便了阿勒忒娅扫描书本内容。

        只用了一个多小时的时间,阿勒忒娅就将爱因兹贝伦图书馆内的第三法所有相关资料记录了下来,保存在自己的数据核心中。

        当着尤布斯塔哈依德的面,陆潇开启了通往冬木市的传送门,紧紧抱着伊莉雅的切嗣率先走了进去。

        尤布斯塔哈依德看到传送门另一边的风景时楞了一下。

        ‘远距离空间转移法术,第二法?’

        ……

        离开死气沉沉的爱因兹贝伦城堡,回到熟悉的冬木市深山町,陆潇深深的吸了一口新鲜空气。

        就像小樱之前所说的一样,冬木市已经下起了大雪。

        切嗣站在飘零的雪花中,望着怀中的伊莉雅发呆。

        他的表情十分复杂,既有终于夺回女儿的欣慰,也有回想起过往经历而产生的心酸。

        “唔~”

        伊莉雅虚弱的发出小声呻吟,终于从长时间的昏迷中苏醒,一睁眼就看到眼角挂着泪水的父亲。

        “切嗣?”

        伊莉雅脸上露出如天使般的纯真笑容,在漫天飘零的雪花中,饿得没力气的伊莉雅伸出颤巍巍的小手覆盖在切嗣脸上,动作缓慢的帮父亲擦去眼角流出的泪水。

        “终于……终于回来了,伊莉雅等得好辛苦,爷爷……一直不让伊莉雅吃东西。”

        “欢迎回来,切嗣。”

        “呜~”

        切嗣努力控制住即将崩溃的情绪,深吸了一口气才勉强挤出难看的笑容:“我回来了,伊莉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