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生活 2020-06-14 16:39 的文章

第258无翼乌邪恶彩色无摭挡 硬核敲门

        “呼!呼!”

        凛冽的寒风从切嗣和陆潇身上吹过,失去魔术回路的卫宫切嗣全身裹得和熊一样。

        被雪花挂满全身的切嗣看起来就像一只站立行走的北极熊,即便如此,他的身体依旧在极寒的气候下抖个不停。

        这里是德国中部黑森州下辖的一座深山中,陆潇和切嗣到达德国时正好是天寒地冻的1月,德国全境的温度都非常低。

        但眼前这片山林中过于狂暴的风雪显然并非自然形成,而是有人利用魔术结界催化了附近的极端气候,让这里变成了生人勿进的禁区。

        与全副武装的卫宫切嗣相比,陆潇身上依然穿着单薄的阿泰尔盔甲,风雪吹拂到他身前就会自然避开,陆潇对周围的超低温度似乎毫无感觉。

        “就……就是这。”

        卫宫切嗣抖动着嘴唇说道:“这里就是通往爱因兹贝伦主家的结界入口。”

        似乎是感受到了入侵者的到来,山林之中的风雪比卫宫切嗣记忆之中更加疯狂,带有很明显的攻击意图。

        陆潇不以为意的点了点头:“就这点小手段?爱因兹贝伦果然是一心钻研进炼金术里的石头脑袋。”

        “呲!”

        随着一道雪亮的刀光划过,狂舞的风雪出现了片刻的停顿。

        “嘎啦”

        有若实质的龟裂声传来,紧接着就是一连串碎裂的声响。

        随着爱因兹贝伦的结界被击溃,附近的风雪骤然变得温柔起来。

        天上虽然依然飘着颇为壮观的鹅毛大雪,但被人为用魔术催动的大风却停了下来。

        心急如焚的切嗣当先走近破碎的结界内部,根据自己记忆中的路线,深一脚浅一脚的在没到膝盖的雪地中艰难的迈步前进。

        陆潇则是利用魔浮斗篷的力量飘在雪面上移动,在卫宫切嗣的带领下,两人绕过看起来千篇一律的树林,终于看到了一座矗立在大雪中的古朴城堡。

        “这就是爱因兹贝伦本家的城堡吗?”

        陆潇饶有兴趣的抬头观察:“确实比冬木那座简易城堡看起来大气了很多。”

        这是一座典型的罗马式城堡,坚固而不失美感,城堡的屋顶大多被厚厚的雪层覆盖,陆潇通过鹰之瞳可以直观的看到笼罩在城堡周围的强大地脉能量。

        “嗖!”

        还没等两人靠近城堡,一部分箭矢混杂在gandr等低阶魔术中,从城堡飞出。

        “切嗣,靠近我。”

        左手在空中划出一组卢恩符文,陆潇身体周围出现了一层土黄色的坚固结界。

        “叮叮!”

        所有攻击达到结界上只能发出清脆的弹响声,无法突破陆潇的防御。

        良好的视力让陆潇一眼就看到了那些发动攻击的“人”。

        她们有着几乎完全相同的外貌和穿着,雪白的肌肤与赤红的瞳孔让陆潇下意识的想起了爱丽丝菲尔,但这些“人”木然的表情和毫无生气的眼神却与爱丽丝菲尔有很大的差别。

        毫无美感的纯白色女仆装连她们的头发也一并罩住,看起来就像一群采取统一行动的仿生机器人。

        ……当然实际上也差不都就是这样,只是和利用科学原理制作的机器人有所不同。

        这些“人”都是爱因兹贝伦批量制造出来的人造人hunculus,虽然与爱丽丝菲尔有着相似的构造和外貌,但两者之间的精细度天差地别。

        她们不像爱丽丝菲尔一样拥有完整的自我人格,与机器人没什么区别。

        陆潇没兴趣和一群人造人战斗,用防御结界硬顶着大量攻击继续前进,两人来到了城堡高大厚重的正门前。

        “爱因兹贝伦,贵客到访,还不出来迎接吗?”

        “轰!!”

        陆潇放声叫门的同时,右拳重重的轰击在大门中央。

        弹出的右手袖剑破除了大门上附加的一系列防御魔术,爆发的力道将大门内部的木质大门栓瞬间击断。

        沉重的城堡主门就像被大炮轰击一样向两侧猛然洞开,躲在门后维持防御法术的人造人七零八落的倒了一地。

        城堡内部已经乱成了一团,爱因兹贝伦家族本来就没有真正的人类,包括家主尤布斯塔哈依德在内都是人造人。

        负责统筹家族事务的人造人等级较高,拥有更高的智能,被当做消耗品制作的低阶人造人就像零件一样,随时可以更换。

        满脸白胡子的尤布斯塔哈依德威严的问道:“入侵者是什么人?为什么要攻击爱因兹贝伦?”

        其中一名女性人造人低头回答:“入侵者共有两名,其中一人是圣杯战争的失败者卫宫切嗣,另一人为入侵的主要战斗力,来历暂时无法辨别。”

        “城堡主门没能起到任何防御作用,被敌人一击即溃,预计最多5分钟内,敌人就会攻入城堡……”

        “轰!”

        不等汇报情报的女性人造人说完,保护城堡主建筑的最终大门轰然破碎,纷飞的大雪从门外倒卷而入。

        “gutenmorgen早上好,爱因兹贝伦家主,尤布斯塔哈依德。”

        陆潇笑呵呵的向眉头紧皱的白胡子老爷爷打招呼,卫宫切嗣此时已经不在他的身后了。

        城堡内不时能听到零星的枪声和交战的动静,再也等不及的卫宫切嗣暂时重新找回了魔术师杀手的杀伐果断,依靠枪械和肉体战斗能力一路往伊莉雅原本居住的大房间突进。

        “你是什么人?”

        尤布斯塔哈依德虽然心中慌张,但表面上依然表现得比较镇定,保持着身为大家族之长的威严。

        陆潇自顾自的在大厅内找了一张沙发坐下,利用卢恩符文将整个大厅彻底封闭起来,确保没有人能逃出这里。

        “尤布斯塔哈依德,你应该已经收到圣杯战争的结果,以及远坂间桐两家的责难了吧?有什么想法?”

        “哼!”

        尤布斯塔哈依德冷哼一声:“荒谬的指责,即便圣杯被此世之恶污染,远坂和马奇里也拿不出证据证明是爱因兹贝伦的错,不过是为了将爱因兹贝伦排除出下一次圣杯战争的借口而已。”

        “真的吗?”

        陆潇似笑非笑的看着尤布斯塔哈依德,从腰间取出一个装着黑红色粘稠液体的小瓶。

        “砰!”

        “啊啊啊啊!”

        尤布斯塔哈依德被瞬移般出现在自己面前的小瓶砸中,黑泥从碎裂的小瓶中溢出,正好覆盖在尤布斯塔哈依德的面门上。

        黑泥内蕴含的极端负面情绪涌入尤布斯塔哈依德的灵魂中,他恍惚之间看到了上一届圣杯战争中被召唤出来的那个普通青年安哥拉曼纽。

        在周围的人造人手忙脚乱的用魔术为尤布斯塔哈依德清理黑泥时,陆潇冷笑着质问道:“看到黑泥内的东西了吧?还打算狡辩吗?”

        “唔!”

        尤布斯塔哈依德痛苦的半跪在地上,他的意识还没有完全从黑泥的污染中摆脱。

        “你到底想干什么?圣杯战争已经结束,你不远万里到爱因兹贝伦家族来,就是为了用这种无聊的事情发难吗?”

        “说出你的真正目的吧!”

        陆潇笑着站起身:“爽快,早这么说不就好了吗。”

        “我需要爱因兹贝伦家族所有关于第三法的研究资料和伊莉雅斯菲尔,如果你们拒绝……”

        陆潇指了指地上依然在蠕动的黑泥,嘴角勾起一丝戏谑的笑容:“我猜,封印指定局应该会对创造出这种前所未有新材料的爱因兹贝伦很感兴趣。”

        “毕竟,此世之恶可是一个不小心就会毁灭人类文明的究极大杀器。”

        :。:m.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