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生活 2020-06-17 18:13 的文章

第274无翼乌邪恶彩色无摭挡 罗玛尼·阿其曼

        随着体质属性的提高,陆潇的五感越来越敏锐,即便没有技能的加持,他也能听到来自通道深处的细微动静。

        鹰眼视觉无法捕捉到任何痕迹,说明这些发出声响的物体并非生命体。

        阿特拉斯院,与彷徨海和时钟塔齐名,同为魔术协会的三大总部之一,别称为巨人的地窖,乃是积蓄与测量之院。

        阿特拉斯院研究魔术的方针与勉强算是开放式的时钟塔大相径庭。

        这个研究古代炼金术的魔术学院不会管束院内魔术师们的研究,就算有人搞出了足以灭世的武器也无所谓。

        但阿特拉斯院有一条唯一而绝对的戒律——每个魔术师的研究成果只能由自己知道,禁止透露给任何外人。

        据说阿斯特拉院中封存了足以毁灭世界七次的武器,但由于本院从始至终的铁则,没有人知道此事是否是真的。

        与崇尚魔术师资质的时钟塔相比,阿斯特拉院对魔术回路的多寡并不看重,取而代之关注的是魔术师的创造力。

        如果说时钟塔推崇以自身抵达根源成就伟业,阿特拉斯院的宗旨就是制造同样能够达成伟业的魔导具。

        “没有作为最强存在的必要,我们只需要制作出能成为最强之物的道具。”

        用通俗点的话来解释,阿特拉斯院的魔术师思考模式与现代的科学家比较类似。

        只要能最终达成目的,他们并不拘泥于必须由自身来达成,可以毫无顾忌的借助外物的力量。

        “咚~咚~”

        在陆潇发出提醒大约十秒后,玛修也听到了从通道深处传来的沉重脚步声,那不是人类的体重能发出的。

        “御主!敌人来袭,请退后!”

        玛修手上凭空具现出一面巨大的十字盾牌,将没有战斗力的藤丸立香牢牢的挡在身后。

        ‘哦?’

        这场杂兵战陆潇不打算出手,他双手抱胸站在达芬奇身旁,饶有兴趣的观察着玛修手中的盾牌。

        这面巨盾的表面刻有妖精文字,陆潇体内的圣剑剑鞘对盾牌产生了些微的反应。

        “亚瑟王的圆桌?”

        “宾果~”

        达芬奇故意发出调皮的回应声:“答对了,真亏你能看出来。”

        陆潇耸了耸肩道:“会使用妖精文字的概念武装并不算太多,我曾经有幸也见过其中一件,那正是亚瑟王所持有的武装之一,由不得我不产生联想。”

        从通道内袭来的都是阿特拉斯院布置的非人型自律人偶,奇形怪状的炼金产物将通往出口的通道堵得水泄不通。

        “喝!”

        被称为盾兵的玛修攻击力不强,但她凭借巨大的盾牌正好能将袭来的敌人压制在通道出口处。

        她可以单手就将沉重的大盾用挥舞起来,被大盾砸中的自律人偶大多当场就失去活动力,这些战斗力不强的外围人偶无法对英灵化的玛修造成太大的麻烦。

        陆潇和达芬奇都不打算深入阿特拉斯院内部耽误时间。

        作为魔术协会三大总部之一,阿特拉斯院的防守力度本不该这么薄弱。

        根据魔术界的传闻,阿特拉斯院向来有易进难出的习俗。

        外围的杂兵确实无法对这支队伍造成太大的威胁,但再进一步深入就难说了。

        迦勒底一行现在需要做的是首先与迦勒底取得联系,只需要借助阿特拉斯院的地脉构筑出阵地就好,暂时没必要深入建筑内部。

        “能听到吗?”

        一个听起来让人本能产生不爽情绪的声音从达芬奇构筑的魔术阵地中传来,陆潇忍不住挑了挑眉头。

        ‘暗示魔术?不,这已经类似某种规则了吧。’

        陆潇知道这种负面感官的由来,这是英灵才会拥有的特殊感应,与对方隐藏的真正身份有关。

        眼见玛修能控制住局面,藤丸立香也来到达芬奇身旁,与刚刚浮现出的魔术虚影交流起来。

        “医生,抱歉让你久等了,进入第六异闻带后发生了一些特殊状况。”

        “哈哈~你不说我也大概能猜到。”

        罗玛尼·阿其曼,原本是迦勒底医疗部门的负责人,负责管理迦勒底内御主们的身体状态。

        在迦勒底遭到叛徒雷夫·莱诺尔的袭击破坏,所长奥尔加玛丽·阿尼姆斯菲亚死亡后,罗玛尼在危机时刻接过重任,成为迦勒底的代理所长。

        他和迦勒底的工作人员,主要负责为灵子转移进入各个特异点的藤丸立香和玛修提供情报和必要的指示。

        罗玛尼拥有一头橘色的长发,被头绳简单的束在脑后,从外表看来没有任何身为上位者的威慑力,反而像一个随时能活跃气氛的好好先生。

        “达芬奇,我这边感应到你和藤丸身旁有陌生英灵的反应,是你们在特异点找到的帮手吗?”

        “嗯,算是吧。”

        达芬奇瞄了陆潇一眼,收获了陆潇公式化的友善笑容。

        “这位assass自称由抑制力召唤到这个时代,为我们拯救人理的行动提供帮助。”

        “真名呢?”

        罗玛尼好奇的问道:“他有告诉你们真名吗?我这边只能侦查到他的灵基强度非比寻常。”

        “如果他真的打算帮助我们,在第六特异点的任务中应该能对你们提供很大的帮助。”

        全程旁听的陆潇不置可否的耸了耸肩:“我的真名没什么值得隐瞒的,你们就叫我陆潇吧。”

        “不过我算是架空英灵,你们在迦勒底的记录中应该找不到我的相关资料。”

        ‘灵长类统合抑制力阿赖耶,它还特意为我伪造了灵基吗?想得还挺周到的嘛。’

        “陆潇,来自华夏的英灵吗?”

        画面中传来一连串键盘的敲击声,罗玛尼果然没能查到任何记录。

        “不行,没有任何有价值的记录,不过他的形象和一幅文艺复兴时期的画作几乎完全重叠,达芬奇你应该有印象吧?”

        “问题就出在这里。”

        达芬奇头疼的揉了揉眉心:“我记得那幅画,但对画上的人物却没有任何记忆。”

        “根据assass的说法,他在某一个平行世界与我相识,并且共同经历了1994年的第四次圣杯战争。”

        “第四次圣杯战争?”

        罗玛尼的眉头明显挑起,他立刻摇头否定道:“不可能,至少在我们这条时间线上不可能。”

        “第四次圣杯战争的始末都记录在迦勒底的资料中,参战的assass绝不是他,而是历代哈桑的其中一员。”

        达芬奇摊了摊手附和道:“也对,毕竟第四次圣杯战争就是迦勒底前所长马里斯比利参加的那一场,他不可能在迦勒底留下错误的记录。”

        陆潇此时突然插言道:“莱昂纳多,你不觉得奇怪吗。”

        “根据藤丸和玛修的说法,迦勒底保留了第四次圣杯战争的大部分详细资料,为什么唯独对马里斯比利召唤的caster讳莫如深?”

        对罗玛尼投入特别关注的陆潇发现他的眉头不易察觉的抖动了一下。

        “我们也不知道这个问题的确切答案,在马里斯比利前所长已经逝世的如今,答案恐怕只能随他一起消散了。”

        “言归正传。”

        罗玛尼将话题转回正事:“既然已经联系起联系,以后你们就能利用玛修手中的圆桌随时和我取得联系,有什么问题尽管提出。”

        “只要你们不在那边公元前的神代沙漠中停留,我会一如既往的为你们提供情报支援。”

        藤丸立香立刻举手发言:“医生,我们现在就有一个问题。”

        “接下来我们应该去哪里,你有什么建议吗?”

        “关于这一点。”

        陆潇突然插言道:“我有一些情报可以提供给你们,或许能对接下来的行动计划提供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