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生活 2020-06-19 19:51 的文章

第280无翼乌邪恶彩色无摭挡 轮转胜利之剑

        陆潇向来认可一个观点。

        想要践行自身的信念,意志和力量缺一不可。

        缺少力量的意志只是嘴上空谈,是理想主义者的狂欢,最终只会落得头破血流的下场。

        而缺少意志引导的力量总有一天会轮为他人手中的凶器,在违背自身理念的情况下被肆意滥用。

        作为人类最后的御主,藤丸立香意志坚定,三观端正,拥有日式主角特有的亚撒西(温柔)特性。

        但他的实力太弱了,在特异点和异闻带中扮演的只是一个摄像头和充电宝的角色,无法将想要改变的命运掌握在自己手中,每次遇到难关都只能求助于他人。

        如果不是经常能在特异点和异闻带“巧合”的遇到足以改变局面的强大伙伴,他的所有努力终究会成为徒劳。

        然而向特异点和异闻带派出的英灵是由阿赖耶指定的,缺乏自主性的藤丸立香只是阿赖耶手中的提线木偶。

        按照阿赖耶给出的手牌,阿赖耶特别针对他的性格指定的脚本而行动。

        这不是陆潇追寻的信仰。

        刺客信条是一种精神,而非一种职业。

        即便陆潇学会了大量不属于刺客的能力,但他从来没有忘记过刺客最核心的精神——自由的意志。

        阿赖耶将他丢到这个特异点肯定有特殊的算计,但陆潇不是只会点头哈腰的应声虫,他不会完全按照阿赖耶的谋划来行动。

        ……

        在高文以身作则的示范下,城墙上的弓箭手毫不留情的向下方手无寸铁的民众射出弓箭。

        从外侧合围而来的肃正骑士也举起手中的武器杀入人群,遍洒大地的殷红鲜血和绝望的惨叫在这片露营区绘制出一幅地狱般的画面。

        高文冷着脸继续挥出圣剑,但此时他突然感觉到一阵寒意袭来,下意识的停止动作低下头。

        “嗡!”

        一柄锋利的轻薄长刀从他的后颈处擦过,差一点就切到了高文的脖子。

        “谢……谢谢你,恩人”

        侥幸逃过一命的少妇立刻抱起自己的孩子往向逃跑。

        高文没有将注意力放在继续追杀难民上,他神色凝重的看向仿佛凭空出现在的兜帽男子。

        “暗中偷袭的无耻之辈,报上名来!”

        “无耻?”

        陆潇发出明显带有讽刺意味的低笑:“屠杀平民的骑士有什么立场说其他人无耻?”

        “高文,你果然只会无条件听从亚瑟王的命令。”

        “不管命令的内容有多么残忍,多么的反骑士道,你都会强迫自己忍耐下来执行,多么听话的忠犬啊。”

        “住口!”

        高文愤怒的举起圣剑向陆潇发起攻击,但拥有三倍实力的他只击中了一道残影。

        “锵!”

        身后传来的冲击力让高文向前踉跄了几步,刚刚站稳他就回身挥动圣剑,同样什么都没击中。

        三倍实力的高文听起来非常唬人,但实际上他在白天也无法战胜兰斯洛特,硬是被圆桌首席拖到太阳落山后轻松击杀。

        陆潇在第四次圣杯战争时就与兰斯洛特打得有来有回,而且是各项属性大幅强化的狂阶兰斯洛特。

        经过斯卡哈的严格训练,陆潇的武艺得到了进一步的提升。

        就算手中的不死斩在宝具等级上比不过a+级的轮转胜利之剑,陆潇也能通过游击战的方式避开与高文圣剑的直接接触。

        第四次圣杯战争结束后,除了被斯卡哈训练的武艺外,陆潇的四维属性也得到了进一步的提升,现在的他就算和狂阶兰斯洛特再打一次也未必没有赢面。

        “呲!”

        高文的胸甲再次被锋利的不死斩划出一道狰狞的伤痕,b级的不死斩虽然在强度和韧性上很差,但单论杀伤力并不比等级更高的a级宝具差多少。

        一米多长的大太刀在陆潇手中如同手臂的延伸,精湛的武艺和a级的千里眼让他提前看穿高文直来直去的骑士剑术,将太阳骑士压制在城门口无法行动。

        “可恶!”

        之前被对方一轮嘴臭嘲讽,向来对亚瑟王言听计从的高文被戳中了痛处,急于击败对方来挽回颜面。

        但这名看不清样貌的卑鄙偷袭者拥有令人惊叹的高超武艺,以高文的眼界看来,对方的武艺技巧恐怕不弱于圆桌首席兰斯洛特。

        而且高文在战斗之中总是会感到莫名的憋屈感,这名兜帽男子似乎能提前预判到他的动作,在攻防两端都能对自己形成完全的压制。

        空有白天的三倍实力,高文却无法在这名对手面前将所有实力施展出来,这种束手束脚的感觉让他异常难受。

        随着战斗的继续进行,高文盔甲上的伤痕越来越多,某些部位甚至被多次击中切入盔甲内部。

        陆潇其实并没有将全部注意力放在与高文的战斗中,全力开启的鹰眼视觉让他能在战中之中把握到战场的全貌。

        卢修斯距离他和高文交战的距离已经不远,此时他正在与肃正骑士们交战,引导难民们逃离圣都。

        玛修也在战场附近,她不时会目光惊疑的观察两人的战斗,同时在达芬奇的指引下与藤丸立香一起帮助难民撤离。

        心中窝火的高文终于决定解放宝具击杀逃窜的难民,从他身上突然爆发而出的魔力暂时将陆潇逼退。

        “吾王,请原谅高文的莽撞。”

        “此剑乃太阳的复制之身,烧尽一切不洁的净化阳炎,轮转胜利之剑!(excalibur    galatine)”

        发出如太阳般耀眼金光的轮转胜利之剑与集中一点突破的契约胜利之剑不同,是以横扫的方式一次性释放圣剑中的太阳之力,将一定距离范围内的敌人焚烧殆尽。

        “啧!居然让他放出来了。”

        分心他顾的陆潇一时不查,被高文顺利解放宝具。

        他自己倒是可以利用时间宝石的力量躲在时空夹缝之中,但其他正在撤离的难民就无法逃掉了,高文宝具的真名解放在清杂兵方面拥有比契约胜利之剑更高的效率。

        千钧一发之际,另一道璀璨的金色光辉从上而下劈落,与高文的解放的太阳之轮正面碰撞。

        “呃!”

        在两道光波接触的瞬间,承受冲击之人发出痛苦的闷哼。

        卢修斯被剑光对撞的余波吹飞了兜帽,高文一眼就认出了他的身份。

        “你!你是贝德维尔?!”

        面对圆桌骑士的同僚,高文的宝具下意识的收回了一些威力,贝德维尔趁机用光芒闪烁的右臂将他的宝具攻击抵消。

        “哈……哈……”

        从贝德维尔半跪在地上的糟糕状态来看,即便勉强挡下了高文放水的攻击,使用这只不适合自己的金属义肢也对他造成了不小的负担。

        高文难以置信的质问道:“贝德维尔!为什么你会在这里,为什么对王最忠诚的你会站在她的对立面!”

        贝德维尔在陆潇的搀扶下勉强站了起来,即将陷入昏迷的贝德维尔半睁着双眼回答:“因为王的做法是错误的,我身为圆桌骑士的一员,有义务纠正王的过错……”

        话音刚落,身体和灵魂同时承受了巨大负担的贝德维尔当即晕了过去。

        将失去意识的贝德维尔扛到背上,陆潇最后看了一眼神色变幻的高文。

        “很遗憾,骑士高文,看来今天不是分出胜负的最佳时机,这场战斗留待下次再了结吧。”

        单手护住身后的贝德维尔,陆潇右手握着不死斩打开道路,杂兵型的肃正骑士完全挡不住他犹如瞬移般的连番冲击。

        “莱昂纳多,带上那两个愣头青赶紧撤退!”

        目送敌人逐渐远去,高文紧握住轮转胜利之剑的剑柄,站在圣都大门前久久无言。

        ‘贝德维尔,为什么,为什么直到现在你才出现?’

        一名肃正骑士来到高文身边询问:“高文卿,难民们逃掉了,需要骑马追击吗?”

        “不必了。”

        高文深吸了一口气,平复下心中复杂的情绪。

        “我会亲自向王解释并请罪,逃跑的难民交给兰斯洛特卿的游击骑士来解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