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生活 2020-06-20 17:11 的文章

第286无翼乌邪恶彩色无摭挡 荒野中的求救

        以眼下的情况来看,想要请动王哈桑在与圆桌骑士的战斗中出手,必须先顺利通过他的试炼。

        “首先是气息遮断。”

        “嚓!”

        锈迹斑斑的巨剑从陆潇身侧擦过,反应灵敏的陆潇勉强侧身躲过来自身后的攻击,借助四处门窗紧闭的晚钟庙内昏暗的光线,逐渐融入环境之中消去身影。

        晚钟庙内寂静无声的气氛维持了近十分钟,王哈桑的缥缈的声音再次响起。

        “优秀的隐匿技巧,下一项,战斗。”

        “铛!”

        生锈的大剑再次划过黑暗的空间,与一把同样突兀出现的细长武器碰撞到一起。

        王哈桑的大剑并非宝具,只是他用得比较顺手的武器,但大剑上蕴含的力道却着实不弱。

        陆潇将不死斩卸切,改变了王哈桑大剑的着力点,太刀顺着大剑的剑身滑下,目标直指王哈桑握剑的手指。

        “东方的武艺吗,有趣。”

        大剑上突然传来震颤之力,将陆潇的太刀从剑身上弹开。

        重新挥舞起来的大剑路数奇诡,完全不像双手武器的用法,总是会从让人极其难受的角度突然递出,力道也大得惊人。

        这就是王哈桑的战斗风格,从他选择的武器就能看出一些端倪。

        王哈桑与其他18位哈桑不同,虽然他也拥有高超的气息遮断能力,但王哈桑的战斗风格偏向正面作战。

        他的一举一动之间都包含着死亡的气息,幽蓝色的灵魂之火覆盖在大剑之上,稍有不慎就会被死亡之力侵蚀,进而被王哈桑一刀砍掉脑袋。

        交战的两人都没有解放任何宝具,只是凭借本身的技艺战斗。

        宝具是英灵一生的事迹升华,是世界规则的青睐,并非英灵生前就具有的能力。

        王哈桑希望考察的当然不是陆潇的宝具强度,而是他作为一名刺客的潜伏和战斗能力,以及在面临危机之下的心理素质和应对方法等多方面因素。

        如果真的让王哈桑拿出他那被信仰加护强化的宝具,陆潇的脑袋恐怕早就落地了。

        “铛!”

        最后一次挡住王哈桑从肋下刺出的大剑,借助收剑后退的力道,王哈桑在一片幽蓝色的灵魂之光中闪烁到几步开外。

        “到此为止。”

        神出鬼没的王哈桑再次化作光影消散在陆潇面前,晚钟庙的大门也再次无人控制的打开,庙宇内只留下王哈桑的最后一句话。

        “你的隐匿和战斗能力与18代哈桑相比也算得上是出类拔萃,对教派核心思想的领悟也可圈可点。”

        “从今以后,你能以阿萨辛正统继承人的身份行走于此方世界,践行自身和教团的信念。”

        “异世界的导师,愿你能继续将阿萨辛的信仰和精神传承下去,但,如果有一天你背离了教团的信仰走入邪道……”

        “告死天使会将你所拥有的一切收回。”

        “转告天文台的魔术师,他们的求助我已知晓,念在他们对教派的帮助,必要之时我会现身相助。”

        ……

        东之村,咒腕愕然的看着毫发无伤回到村里的陆潇,急忙向他询问晚钟庙之行的过程和结果。

        “初代大人真的这么说?”

        陆潇郑重的对咒腕说道:“是的,山之翁给出了自己的承诺,他会在必要之时出手相助。”

        咒腕明显松了一口气:“虽然不知道初代大人愿意帮助我们到什么地步,但有他这句话就能为我们增添不少士气了。”

        “我要尽快将这个好消息告诉百貌,陆潇阁下,感谢您冒着生命危险的帮助。”

        咒腕暂时抛下陆潇,雷厉风行的冲出大门,开始安排前往西之村的信使。

        从陆潇的角度望向窗外,正好可以看到少妇莎莉雅站在村落的一角,牵着鲁世德一起远远的注视着忙碌的咒腕,脸上一副欲言又止的表情。

        据阿拉什所说,咒腕这段时间故意用忙碌的事务作为借口,主动避开与莎莉雅和鲁世德的接触,大概是还没想好应该怎样面对曾经被自己抛弃的妻儿。

        眼下的情况不容乐观,不是儿女情长之时,咒腕将复杂的心情埋在心底,为了与狮子王的决战准备而四处奔波。

        ‘算了,这是咒腕……不,哈纳姆的家事,我还是别去随便掺和了。’

        在陆潇外出前往晚钟庙的这段时间,达芬奇和罗玛尼还真的研究出了一点头绪。

        他们利用魔力取代土壤活力,制作出特制的魔术版有机肥料。

        只要魔力没有用尽,肥料可以在短时间内催化土壤的肥力,让这片贫瘠的土地能够再一次种植出农作物。

        不过这种魔力肥料有一个先决条件,在农作物成熟前必须保持充足的魔力供应。

        种植作物所需的魔力暂时由caster职介的达芬奇来提供,后续的农作物催熟也由她一并负责,必要时候迦勒底会让藤丸立香作为中转站为达芬奇补充魔力。

        重新进入沙漠地带求助的藤丸立香和玛修暂时还没有消息传来,陆潇也没有在村内停留太长时间,稍事休息后就从西之村的西南方向再次出发。

        陆潇这次外出的目的是营救静谧哈桑。

        根据咒腕提供的情报,他们已经找到了静谧哈桑被关押的位置,就在旷野与山脉地带的交界处,圆桌骑士在这里修建了一座山体要塞。

        为了避免引起敌人的警觉,陆潇前往要塞的过程没有炼成任何坐骑,而是开启气息遮断徒步前进。

        事实证明,陆潇的选择是正确的。

        东之村附近的大山中不知何时出现了大量骑士团的轻装步兵,他们正在广袤的大山之中四处搜索,应该是为了找出山之民们躲藏的村庄。

        隐藏气息在荒芜的山体之中急速奔驰,陆潇特意绕开这群搜山步兵活跃的区域,顺着逐渐下降的海拔重新回到了旷野地区的边缘。

        “救命!谁来救救我啊!”

        刚刚回到旷野地区,陆潇突然听到一个清脆悦耳的女声从不远处的乱石带后方传来,声音之中带着颤抖的哭腔。

        “女人?在荒无人烟的旷野中?”

        陆潇满脑子都是问号,这片被当地人称为死之荒野的地方极其危险。

        不单单只是因为恶劣的自然环境,荒野之中游荡着不少半尸鬼化的饥饿难民,他们会下意识的袭击路过之人,将被捕猎到的人当成新鲜的血肉充饥。

        不远处的求救中虽然夹杂着抽泣,但声音听起来中气十足,显然不是那群饿得失去理智的难民。

        绕过前方的乱石带,陆潇站在其中一块大石上看到了求救之人的全貌。

        那是一名着装非常奇怪的年轻女性,衣服的整体结构看起来像是僧袍,但明显经过了很糟糕的改造。

        过于澎湃的胸口无法被束缚在紧身的僧袍之中,不得已之下采取了开放式处理,从僧帽之下还能看到一袭乌黑亮丽的长发,与陆潇印象之中的僧侣和女尼造型完全不符合。

        ‘这露出度爆表的糟糕打扮,难不成……’

        当陆潇找到这名女性时,她正一边哭泣着,一边挥舞手中的禅杖猛敲自己面前的魔兽。

        “别过来,离我远点!呜呜~”

        从那只魔兽翻着白眼倒在地上一动不动的状态来看,显然已经快要不行了。

        “……这家伙真的需要人救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