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生活 2020-06-21 16:34 的文章

第289无翼乌邪恶彩色无摭挡 妖妃摩根

        铺天盖地的冰锥从四面八方向陆潇所在的位置袭来。

        如此大规模的魔术只是一个呼吸间就构建完成,陆潇心中再一次提高了对她的威胁评价。

        这种360度全覆式的攻击很难通过物理手段完全挡下。

        陆潇放开握住不死斩刀柄的右手,活用灵魂物质化的能力短暂分裂自己的精神,同时操纵左手和右手在空中写出完全不同的卢恩符文组。

        在冰锥击中目标前,陆潇刻画的卢恩符文先一步生效。

        左手画出的符文融入空气之中,沙漠地带本就炽热的温度变得更加灼人,在战圈外的建筑物阴影中旁观的士兵很快就全身大汗淋漓。

        局部急剧升高的温度影响到了魔女制造的冰锤,不少冰锥在尚未击中目标之前就先行开始融化。

        魔女在附近温度开始升高时就察觉到了异样,左臂手环上的绿宝石闪过一道光芒,半透明的魔术屏障将她保护起来。

        陆潇右手刻画的卢恩符文不是用于直接攻击,符文成型后自动融入他的体内,持续闪烁的魔术光芒同时强化了陆潇的力量、敏捷和体质三项属性。

        “嗖!”

        短时间内获得爆发式的buff增强,陆潇脚下一蹬就从魔女的视线之中消失。

        与此同时,一道锋锐的刀气从他原本站立的位置划出,被魔女提前布置的魔术屏障挡了下来。

        陆潇的敏捷属性本来就已经很高了,接受卢恩魔术的强化后表现得更加离谱。

        如果说陆潇在常态化之下的全速移动还能让人看到些许痕迹,经过强化之后就连影子都看不到了。

        被魔女利用结界封锁的要塞内只能听到呼啸而过的风声,完全看不到源头的刀气不时从无人的空地飙射而出。

        在接二连三的无影打击下,魔女构筑的坚固屏障开始出现了道道裂纹,她覆盖在面纱下的脸色变得凝重起来。

        正所谓声东而击西。

        陆潇用一连串行动挑起魔女的危机感,让她将大部分注意力放在对自身的防护上。

        实际上陆潇随手用不死斩发出刀气时,一直在向达摩克利斯之剑内灌注魔力。

        这里是敌方的要塞,从这名魔女有针对性的行动来看,静谧和表藤太都被他当成了诱饵,目的就是就是将前来营救的敌人一网打尽。

        陆潇不敢赌早有准备的魔女是否还有后手增援,在敌人的据点内战斗绝非明智之举。

        在魔女不得已之下开始施法加固保护自己的魔术屏障时,看准机会的陆潇用左手拔出达摩克里斯之剑,向束缚要塞的结界边缘挥出一道璀璨的剑气。

        “砰!”

        实质般的碎裂声惊醒了被转移注意力的魔女,但当她准备将法术切换到攻击形态时,原本在要塞内呼啸的风声已经悄然散去。

        “啧~”

        魔女不悦的咂了咂嘴:“这样居然还是让他跑掉了,真是难缠的家伙。”

        心情不好的魔女目光冷漠的看了看躲在要塞各处观战的普通士兵,一言不发的解除要塞的空间封锁,挥手撕开一条空间通道从要塞上空消失。

        ……

        刺客不会在毫无准备的情况下和敌人殊死搏斗,提前收集敌人的弱点情报,出手时尽量一击必杀才是刺客最擅长的战斗方式。

        这名突然出现的魔女暂时身份不明,但从她寥寥几次出手展现的实力和心智来判断,应该是在历史中留下过赫赫威名的强大魔术师。

        女性,大魔术师,与亚瑟王传说有关联。

        排除本世界线可以确定为男性的梅林,出现在陆潇脑中的只剩下一个选项。

        “摩根吗?没想到狮子王会把她召唤出来。”

        摩根的全名为摩根勒菲,她是亚瑟王传说之中鼎鼎大名的魔女,亚瑟王的姐姐,相传这位魔女生性放荡且野心极重。

        亚瑟王的圆桌骑士中有不少重要成员都是摩根的子女,其中就包括之前与陆潇战斗过的高文、身为狮子王首席辅佐官的阿格规文,以及传说中终结亚瑟王生命的叛逆骑士莫德雷德。

        除此之外,在陆潇和迦勒底降临之前就阵亡的圆桌骑士加雷斯和加赫里斯也是摩根的直系后代。

        亚瑟王传说中,妖妃摩根的一生都在谋算自己的亲生弟弟亚瑟王,在传说的最后,她成功了。

        莫德雷德用魔剑贯穿了亚瑟王的身体,自己也被王用圣枪击杀,之后才有了亚瑟王命令贝德维尔还剑的最后典故。

        如果是正常的时间线,陆潇可以肯定,阿尔托利亚绝对不会召唤自己的王姐摩根。

        但出现在第六特异点的并非真正意义上的骑士王,而是长时间使用圣枪,逐渐被圣枪内的神性同化的狮子王,伦戈米尼亚德的化身。

        缺乏人性,绝对理性化的神灵狮子王不会考虑任何感情上的因素,她只会按照当前的局势做出对计划最有利的选择。

        “这下麻烦了啊。”

        撤离要塞后,陆潇立刻重新构建传送门,跨过大门时,他的表情显得十分凝重。

        不管亚瑟王传说之中对摩根的描述是否真实,有了这些传说的加成和升华,摩根绝对不好对付,这一点从之前和陆潇的短暂交锋就能看出一些端倪。

        “先回去和罗玛尼他们商量一下吧,希望能借助迦勒底的资料,针对性的找出摩根的弱点。”

        ……

        圣都大门外,圣拔期间熙熙攘攘的人群早已消失,荒凉的大门前只有一名沐浴着阳光的重甲骑士杵着宝剑闭目养神。

        有着亚麻色乱发的重甲骑士突然睁开双眼,态度不冷不热的向刚刚传送到门前的蒙面女子低头行礼。

        “母亲。”

        “嗯,辛苦你了,高文。”

        摩根对高文的态度也比较冷淡。

        与摩根的嘱咐相比,高文更愿意听从亚瑟王的命令。

        就比如这一次的第六特异点,即便心里明白狮子王的命令有违骑士道精神,向来对王言听计从的高文还是二话不说的选择了遵从。

        高文的情况并非个例,基本上可以算是摩根子女的常态。

        摩根将高文和阿格规文等人制造出来,并且以身为阿尔托利亚王姐的身份,走后门一脚将他们踹进圆桌骑士团内搞事。

        但她的所有子女进入骑士团后都会被阿尔托利亚的人格魅力和高洁的理想吸引,心甘情愿的听从王的命令。

        恼羞成怒的摩根向最后制造出的“儿子”莫德雷德坦白了她的真实身份。

        莫德雷德是摩根提取阿尔托利亚的遗传信息,用魔术进行性转化处理后后,与自己的遗传信息结合而培育出来的人造人,可以说是血统最纯正的潘德拉贡家族后裔。

        得知真相后,急于获得“父亲”认可的莫德雷德二话不说上门认亲,却被厌恶摩根阴险行为的阿尔托利亚一口否决。

        得不到承认的莫德雷德对亚瑟王由爱而生恨,由此才引发了卡姆兰之战,终结了亚瑟王的传说。

        错身而过的两人看上去完全没有母子之间的温情,从摩根的神态和空手而回的情况来看,高文判断她应该是任务失败了。

        高文心中暗暗松了一口气,他还想亲自向那位神秘的英灵讨回颜面,不希望他死在自己的母亲,妖妃摩根手中。

        ‘不过,就连事先布置好陷阱的母亲也没能困死他,那个神秘的assassin果然不是等闲之辈,他到底是哪个时代的英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