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生活 2020-06-28 16:39 的文章

第319无翼乌邪恶彩色无摭挡等价交易

        “抑制力吗,我明白了。”

        泽尔里奇了然的点了点头,到了他这个层次,就算自己不情愿也会或多或少的接触到和抑制力有关的信息,甚至宝石翁可能也被抑制力抓过壮丁,帮助它们处理一大堆烂摊子事。

        陆潇隐瞒了其他平行世界的情况,点到即止的将自己的任务告诉了泽尔里奇。

        打哑谜一样的对话让韦伯有听没有懂,但交流的双方却很快就明白了对方的意思。

        “被抑制力驱使来往于各个平行世界的特异点,确实是一件苦差事,而且自身不具有平行世界穿越能力会让事态变得更加复杂。”

        宝石翁略微考虑了一下,试探着向陆潇问道:“第三魔法使,如果你想进一步深入研究空间法术,我可以将我的经验教给你。”

        世界上没有白吃的午餐,泽尔里奇突然说出这段话应该是有求于他。

        果不其然。

        “作为交换,我希望你也能用第三法的灵魂物质化能力帮我一个忙。”

        在陆潇默许的态度下,泽尔里奇苦笑着摸了摸自己的白胡子:“如你所知,我在过去的一场惨烈战斗中受到了死徒化的诅咒,身体大幅衰老,力量也有所衰退。”

        “灵魂物质化应该能祛除我受到的诅咒,让我重新回到巅峰时期。”

        泽尔里奇保持这幅苍老的外貌已经有上千年,外貌的问题他已经看淡了,但因为死徒诅咒而衰退的力量却让宝石翁颇为苦恼。

        正如陆潇所猜测的一样,宝石翁也会经常接到抑制力的委托,用他那可以随意穿行平行世界的能力前往各个世界灭火,偶尔也会遇到一些强大到难以战胜的敌人。

        这种时候宝石翁就会格外怀念自己巅峰时期的战斗力,但pn朱月留下的死徒诅咒,普通魔术师根本就无力祛除,他只能将希望寄托在第三法灵魂物质化上。

        陆潇略微考虑了一下,最终还是同意了宝石翁的要求:“可以,很合理的等价交换。”

        “我帮你恢复巅峰期,你教会我更深层次的空间法术应用,就这么定了?”

        宝石翁苍老的脸上露出欣慰的笑容,无数年的等待终于有了盼头,他伸出手重重的和陆潇握了握。

        “就这么定了。”

        死徒和真祖,在魔术协会和圣堂教会的记录上一同被称为吸血种。

        真祖可以较好的克制自己的吸血冲动,但死徒就没这么容易了。

        他们会本能的渴求鲜血,在吸血的过程中又会将自己的血液也赋予对方,从而产生新一代的死徒。

        死徒的起源被并称为27祖,其中大部分都已经被圣堂教会封印和消灭,但他们的位置却由死徒的后起之秀顶替,至今依然保持着完整的27祖编制。

        虽然并非自愿,但宝石翁泽尔里奇同样是27祖的一员,被圣堂教会称为第四祖。

        他头上的第三位是留给真祖公主,爱尔奎特布伦史塔德的。

        不过由于白姬尚未彻底被吸血冲动腐蚀堕落,第三祖之位现在暂时空置。

        说起来,第二祖与陆潇也算有一些渊源,之前他还在玛修身边看到过那个看起来人畜无害的灵长类杀手。

        不知道是不是那个小家伙本能的感觉到陆潇会对它产生威胁,大部分时间它都躲着陆潇活动,最后与狮子王的战斗中也一直缩在玛修怀中不露头。

        死徒的身体构造与人类有很大的不同,就算掌握了第三法,陆潇也没办法逆转因果重新将宝石翁的身体变回人类。

        但这并不代表他就没有办法解决宝石翁的问题。

        陆潇从爱因兹贝伦家族的第三法资料中获得了大量人造人的相关记载,与橙子的交流进步也得到了不少魔术傀儡的启发。

        在第三法驱动的炼成术帮助下,陆潇现在也能和橙子一样制作出与人体几乎完全相同的人造人身体。

        既然宝石翁的死徒之体已经没救了,最好的办法就是为他换一个新身体,并且利用灵魂物质化的能力祛除他灵魂之中的死徒化污染。

        虽然泽尔里奇嘴上说着对样貌不在意,但为了完美的还原自己巅峰时期的身体,他最后还是诚实的将自己年轻时候的外貌以显像魔术呈现在陆潇面前。

        包括魔术回路在内,陆潇在炼成泽尔里奇的新身体时尽可能的做到精益求精。

        当最终的成品呈现出来时,宝石翁望着这具年轻的身体不自觉的露出激动与怀念之色。

        “咳”

        陆潇轻咳一声打断了被自己的身体迷住的泽尔里奇:“前期准备工作已经完成了,随时可以进行第二步。”

        宝石翁毕竟是历经各种考验的老油条,很快就调整好了情绪。

        “不急,一个月后的朔月之日是我的魔力最高涨的时候,就将时间定在那个时候吧。”

        “在此之前,我会先兑现承诺,将我对空间法术的理解和经验都教给你。”

        “但我劝你最好别将我的经验完全照搬。”

        宝石翁苦笑着摊了摊手:“虽然并非我的本意,但大部分跟随我学习的学徒最后都会被时钟塔认定为报废,你还是在学习的过程中加入一些自己的理解吧。”

        为了完成交易,泽尔里奇早已经将自己承诺的知识整理成册。

        收下第二魔法使毕生的空间法术心得,陆潇打算趁这一个多月的时间回一趟冬木镇,看看藤乃、樱还有凛这十年来的变化。

        关于时钟塔的入侵者事件,由于陆潇这段时间一直蹲在宝石翁的工房中,恼怒的君主们没有发现任何蛛丝马迹,最后只能只能不了了之,对内宣称入侵者已经被赶出时钟塔。

        但韦伯却知道事情的真相,那位“入侵者”如今就大摇大摆的站在自己的对面。

        “哎”

        无奈的叹了口气,韦伯揉了揉眉心承诺道:“我知道了,你会好好教导你特别提到的那两位魔术师,前提是她们真的会到时钟塔来求学。”

        陆潇洒脱的向韦伯挥了挥手:“会的,应该就在一两年之内。”

        “我先走了,有事情可以通过我交给你的卢恩符文联系我。”

        目送陆潇开启传送门走进去,一直站得远远的格蕾终于走了过来。

        “师傅,那个人到底是谁?”

        或许是本能的感受到了陆潇身上的某些残留气息,格蕾总是会下意识的远离陆潇。

        陆潇早就看出来了,格蕾的身上同时混杂有摩根和阿尔托利亚的遗传信息,她应该是这个平行世界的摩根为了复活亚瑟王所做的准备。

        由于十年前那场圣杯战争中亚瑟王被召唤,格蕾体内的某种隐性设置被触发,她的相貌与少女时期的阿尔托利亚越来越像。

        唯一的差别是她那银灰色的头发,与阿尔托利亚灿烂的金发差距较大。

        “呼”

        韦伯长长的吐出一口烟雾:“格蕾,你还是不知道为好,这个世界上,有些人的存在本身就是神秘。”

        “当你凝视深渊之时,深渊也在凝视着你,记住这句话吧。”

        “不要随意放任自己的好奇心,好奇心会害死猫,这句话在魔术世界不只是一个玩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