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生活 2020-06-28 16:39 的文章

第318无翼乌邪恶彩色无摭挡加班过度的时钟塔讲

        相比摩根用非常规手段撕开的空间裂隙,妖精们维持的两界通道明显稳定得多。

        进入通道的同时,陆潇不出意外的与斯卡哈和阿尔托利亚失去了联系。

        在伸手不见五指的无重力漆黑环境中,只能远远的看到尽头处的一丝亮光,陆潇如同在真空环境下行动一样,采取游动的方式向通道的出口方向靠近。

        从散发着光芒的出口离开连接两界的通道,陆潇首先听到了周围传来的喧哗讨论之声。

        “这个人是谁?”

        “入侵谷者?真是稀奇。”

        “你是什么人!为什么会出现在我的教室里?”

        强装出的威严呵斥声让陆潇有一种莫名的熟悉感,举目四顾,陆潇发现自己不知为何出现在一间不大的阶梯教室中。

        14-20岁不等的学生们正面带惊疑的看着他,讲台上那名留着长发的讲师脸上满是不耐,但眼神之中却隐约透露出警惕与疑惑之色。

        身着红色大衣的讲师总觉得自己好像在哪里见过这个神秘的兜帽人。

        “啊……”

        从久远的记忆之中翻出了相关的画面,讲师的双眼骤然睁大。

        “咳咳!”

        故意咳嗽两声,讲师控制住情绪,尽量以平和的语气对台下的学生们宣布:“由于意外有故友到访,今天的课程到此结束。”

        “诶?!”

        这种不明不白的解释理所当然的引发了学生们的不满。

        “安静!请各位有序的离开教室。”

        “呼”

        掏出一支雪茄点燃,讲师没有理会学生们的吵嚷,冷静的对其中一名上课时依然戴着灰色兜帽的少女说道:“格蕾,带他们离开,我有重要的事情要做。”

        身材娇小的少女会意的点头:“是,师傅。”

        陆潇此时已经大致明白了自己身处的时空,他随意的找了一张桌子坐下,饶有兴趣的看着不甘的学生们在格蕾的带领下相继离去。

        “哒”

        在教室门关闭的刹那,原本强装镇定的讲师大大的松了一口气。

        “为什么你还留在这个世界?assassin!”

        情绪激动之下,讲师不自觉的爆出了自己隐藏的真实音调,陆潇忍不住低头轻笑。

        “韦伯,好久不见,我还以为你已经变得成熟稳重了,但看来你的本性依然没有什么太大的改变嘛。”

        ……

        这位看起来一本正经的讲师正是时钟塔现代魔术科“诺利吉”的现任学部长,一级讲师韦伯·维尔维特,第四次圣杯战争生还的御主之一。

        妖精湖与现实世界之间的通道出口完全是随机的,无法人为控制,离开星之内海的人很可能会出现在与自己羁绊最深的平行世界。

        陆潇回到了自己曾经参与过第四次圣杯战争的世界,从韦伯已经超过1米8的身高和看起来下班过度的成熟面容来看,现在应该是圣杯战争的数年之后了。

        由于肯尼斯·埃尔梅罗·阿其波卢德依然存活,埃尔梅罗学派没有如原本的历史一样没落,韦伯自然也就没有被强拉壮丁成为代理君主埃尔梅罗二世。

        不过韦伯毕竟是有才能之人,即便没有君主身份的加持,他依然在埃尔梅罗学派的扶持下展露出了自己的天赋。

        这间现代魔术科的教室就是他十年来的奋斗结果,他本人也因为连续教出数名祭位的优秀学生,破格被时钟塔授予现代魔术科学部长的职位。

        陆潇双手抱胸若有所思的问道:“所以,现在是圣杯战胜结束的十年后?”

        手握雪茄的韦伯脸上露出愕然的表情:“你不知道?那你是什么度过这十年的?”

        陆潇耸了耸肩:“我去了一个与本世界分歧点巨大的平行世界,为了拯救人理而奋斗。”

        韦伯一头雾水的拍了拍额头:“什么乱七八糟的……”

        “也就是说,这十年时间你并没有留在冬木,而是穿越时空去了其他平行世界?”

        韦伯深深的吸了一口雪茄,颇有深意的看着陆潇:“这不是第二法的能力吗?”

        “哈哈我不是依靠自身的意志穿越时空的,你就当作是抑制力出手帮助吧。”

        正当陆潇打算更进一步向韦伯询问这十年间发生的事情时,时钟塔钟楼悬挂的大钟突然发出清脆的撞击声。

        “玎珰玎珰”

        韦伯的脸色骤然一紧:“不好,只有最紧急的时刻,时钟塔才会敲响大钟预警,你还是尽快离开吧,不然……”

        “不必担心。”

        一个苍老的声音仿佛从遥远的空间中传出,下一秒空旷的教室中就出现了一名身着端庄魔法袍的白须老者。

        “您……您是!”

        韦伯看到这名老者时惊讶的说不出话。

        虽然没有亲眼见过,但时钟塔内不少地方都悬挂着这位的画像,韦伯第一时间就将他认了出来,急忙恭敬的抚胸鞠躬。

        “尊敬的第二魔法使,欢迎您大驾光临现代魔术科。”

        “起来,无谓的俗礼还是免了吧。”

        宝石翁泽尔里奇隔空挥手向韦伯的身体扶正:“我只是来见见新的同事,没想到那群君主反应还挺快。”

        “跟我来。”

        宝石翁随手一挥就开启了一条稳定的传送门,礼貌的站在大门一侧伸手向陆潇示意。

        ‘同事?’

        韦伯的脑子转得很快,联想到十年前被官方宣布已经重现的第三法,他的双眼逐渐睁大。

        陆潇转头看了看韦伯,脸上露出戏谑的笑容:“宝石翁,介意让韦伯也一同旁听吗?”

        “无所谓,你喜欢的话就把他也带上吧。”

        当动作最快的几名君主警惕的赶到现场时,现代魔术科的教室内早已空无一人。

        “啧!”

        属性为风的罗蕾莱·巴瑟梅罗不悦的咂了咂嘴:“分头寻找!防御严密的时钟塔内部居然会出现入侵者,这对魔术协会来说是奇耻大辱!”

        ……

        泽尔里奇的办公室通常不会有人来打扰,算得上是时钟塔最安全的房间之一。

        韦伯还是第一次有幸来到宝石翁的办公室,强忍着好奇简单的打量了一下办公室的程设,他将目光转向摘下兜帽的陆潇。

        ‘难道……’

        泽尔里奇率先在沙发上坐下,示意陆潇和韦伯不必拘谨,各自找位置坐下慢慢聊。

        “十年前我就想和你聊聊了,可惜那时你走得太快,没能找到合适的机会。”

        宝石翁存活至今至少有1000多年了,他的气质沉稳而温和,与他相处不会让人感到难受。

        “第三魔法使,听说你穿越时空去了其他平行世界,莫非你在第二法上也有研究吗?”

        得到泽尔里奇的官方认可,韦伯眼中闪过惊骇与了然‘果然是这样。’

        陆潇哭笑着摇了摇头道:“我对空间法术确实有所研究,但距离到达魔法的地步还相距甚远。”

        “用比较通俗的说说法解释,我是被抑制力抓了壮丁,强行拉到人理烧却的时间线帮助阿赖耶拐人。”

        第六特异点结束,陆潇已经明白了阿赖耶的真正算计。

        早有戏言猜测,阿尔托利亚是抑制力的亲女儿……当然是开玩笑。

        但光从这里就能看出阿赖耶对阿尔托利亚的看重。

        狮子王是拥有千年阅历的究极进化版亚瑟王,即便失去圣枪的神灵化加持后有所弱化,如今的阿尔托利亚也绝对是所有呆毛衍生版本中最强的一个,妥妥的金牌打手。

        而且最重要的是阿尔托利亚还活着,活着就代表拥有无限的可能,不像英灵一样已经被固定了上限。

        作为星之圣剑的持有者,阿赖耶期待阿尔托利亚能成长到第一代圣剑使那样的高度,成为地球的顶梁柱。

        视情况而定,两大抑制力甚至可能会赋予她ultimate  one的身份,成为名副其实的type-earth,地球最强的守护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