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生活 2020-06-29 15:07 的文章

第322无翼乌邪恶彩色无摭挡 “报废”的真相

        倒不是陆潇对根源式有什么想法,他只是想知道经过自己插手后有所改变的事态,最后会以什么方式收场。

        藤乃虽然从事着和伽蓝之堂相似的工作,但她可不像橙子那样懒散。

        贤惠的藤乃在观布子市就读大学的时候就自学了一手精湛的厨艺,陆潇在涅槃之镜享用了一顿美味的晚餐。

        用餐完毕后,藤乃为自己和陆潇分别泡了一杯红茶,两人坐在沙发上慢慢消食,藤乃将用餐时的叙旧话题转回了正事。

        观布子市发生的事情大致上没有出乎陆潇的预料。

        虽然巫条雾绘和浅神藤乃这两枚棋子被陆潇拐走,但执着于根源的荒耶宗莲并没有放弃,他另外找了两名特异能力者,与第三枚棋子白纯里绪一同用来刺激两仪式。

        “我回到观布子市就读大学时,一切都已经尘埃落定了,根据残留信息的调查,我大概的还原出那场连环异变的重要细节。”

        藤乃习惯性的推了推鼻梁上的魔眼杀眼镜:“先说结论吧,荒耶宗莲失败了,他和柯尼勒斯·阿鲁巴都死在了自己建造的小川公寓中。”

        “阿鲁巴作死的在橙子小姐面前喊出了不能说的那个称号,被恼怒的橙子小姐亲手击杀。”

        “荒耶宗莲最后应该是死在两仪式的手中,但由于小川公寓完全崩塌,具体的过程我无法还原。”

        与白纯里绪的最后一战结束后,两仪式按照原剧情与黑瞳干也结婚,橙子也以此为契机离开了观布子市,将伽蓝之堂留给逐渐成长起来的巫条雾绘继承。

        荒耶宗莲事件的完全结束并不代表观布子市从此就彻底太平了。

        坐落于东京都郊外的观布子市是一座人杰地灵的城市,或许是城市地下的灵脉过于强力,这座城里有不少觉醒了拥有奇怪能力的人。

        光是不同形式的未来视魔眼就有三双,其他拥有各种稀奇古怪能力的人更是数不胜数。

        藤乃在观布子市就读大学期间,帮助第二任伽蓝之堂所长巫条雾绘处理了不少怪异事件,积累了大量的实战经验。

        两仪式与黑瞳干也结婚后就接过了两仪家族家主之位,在她的主动改变下,两仪家族开始积极介入观布子市的地下世界。

        作为伽蓝之堂的前任员工,两仪夫妇与巫条雾绘至今依然保持着良好的关系,暂时在伽蓝之堂打工的藤乃也因此认识了这两位在观布子市颇有传奇色彩的夫妻。

        早就踏入魔术世界的藤乃已经无法回到普通人的生活中,那也不是她所希望的。

        活用在伽蓝之堂打工时获得的经验,藤乃大学毕业后回到冬木市,在远坂家族的协助下创立了自己的工作室,在冬木的黑白两道都建立不错的人脉。

        “我有问过两仪式有关根源的问题,但她似乎对自己体内的根源人格完全不了解,反倒是她的丈夫黑桐……不,两仪干也对此略知一二。”

        黑桐干也是以入赘的方式与两仪式结婚的,他的姓氏理所当然也改成了两仪,据说两人膝下已经育有一女,名为两仪末那,是一个拥有极强好奇心的不安分小丫头。

        藤乃轻轻抿了一口红茶继续说道:“如果两仪干也的解释是真的,两仪式体内的根源人格已经进入了最深度的沉眠之中,以后应该不会再轻易出现。”

        “这姑且也算是一个好消息吧。”

        根源式的性格难以琢磨,她没有人类的是非和价值观,只会按照自己的喜好而行动。

        偏偏与根源相连的她拥有几乎无所不能的力量,万一她哪天心血来潮想要毁灭世界……说不定还真的能做到。

        ……

        与宝石翁约定的朔月之日是下个月的23号,在这段时间内,陆潇暂时留在深山町的工房内阅读泽尔里奇交给他的空间法术“秘籍”。

        “原来如此。”

        陆潇有些无语的翻阅着泽尔里奇的经验笔记,他总算知道为什么跟随泽尔里奇学习的学徒大部分会“报废”了。

        这家伙的笔记非常随性,前半句话还在说空间维度理论,下一句话就扯到祖父悖论。

        即便看得出来这本笔记经过了一番整理,但书中前言不搭后语的部分也依然有不少保留。

        在“有幸”跟随泽尔里奇学习的魔术师眼中,贵为第二魔法使的宝石翁留下的“微言大义”肯定不会有错,错的是他们这些无法理解第二魔法使教导的平庸之人。

        这种强者一定正确的奇怪观念在习惯排资论辈的时钟塔中非常普遍,可以说是时钟塔畸形阶级制度管理下的必然产物。

        陆潇才不会傻乎乎的强行理解宝石翁前言不搭后语的记录,在凛和樱的帮助下,他将宝石翁的笔记重新整理了一遍,终于让这篇笔记能被通顺的读懂了。

        抛开教导能力捉急的部分,领悟第二法上千年的宝石翁在空间法术造诣上已经炉火纯青,他的经验和实例讲解给陆潇带来了不少全新的启发。

        间桐家族的魔术特性为吸收,樱与空间法术的契合度不高。

        在陆潇的多次提醒下,头脑清醒的樱没有强迫自己理解第二魔法使的珍贵笔记,只是在陆潇的转写之下浅尝辄止的学习了一些简单的空间小法术。

        另一方面,远坂家族的传承源头本来就来自泽尔里奇,在陆潇将宝石翁的笔记整理完毕后,凛如同海绵一样开始吸收泽尔里奇的经验。

        早在十年前凛就进入根源获得过第二法的核心知识,这些资料对她来说无异于琼浆玉液,大幅填补了她在第二法的领悟中缺失的部分知识。

        在全心全意的学习下,一个多月时间转瞬即逝。

        回过头来总结,陆潇有些蛋疼的发现,凛通过这篇笔记获得的领悟比他更多。

        ‘这应该算是专业对口的问题吧?也罢,正好把凛带过去让泽尔里奇过目,那家伙应该会将凛当成真正的入门弟子来悉心培养。’

        ……

        与藤乃告别后,陆潇打开通往时钟塔的传送门,带着三名性格各异的少女一同走了进去。

        切嗣咬牙想要跟随伊莉雅一同前往时钟塔,舞弥在伊莉雅的委托下拼命抱住了他,可怜的切嗣只能不甘的看着传送门逐渐关闭。

        由于提前获得了泽尔里奇给予的特别坐标,陆潇这次进入时钟塔时并没有引起任何警报,直接传送到宝石翁的办公室里。

        当陆潇带着三名满脸好奇的少女走出传送门时,首先映入眼中的是一名正在咬牙处理文书的长发魔术师。

        另一名穿着兜帽斗篷的娇小少女就站在他的身后,那张让陆潇十分熟悉的脸上露出一副欲言又止的表情。

        “……韦伯?你怎么突然开始担任宝石翁的秘书了?”

        “哈~”

        韦伯放下手中的魔术羽毛笔,任由它自行书写,无力的趴在桌上叹了口气。

        “这是君主们递交给第二魔法使阁下有关‘入侵者’的调查和身份猜测,你觉得为什么会由我来处理?”

        说道入侵者时,韦伯刻意加重了语调,看着陆潇的眼神也有些不善。

        “呃~原来是这样。”

        没想到韦伯的加班和自己有关系,陆潇打着哈哈转移话题:“韦伯,我如约将你未来的三名学生带来了。”

        “三名?”

        韦伯眉头跳动了一下:“不是说只有两个吗?为什么突然增员了?”

        “不要在意这些细节,三个和两个区别也不大。”

        “大多了好吧!你把我当成什么了?!”

        看着脾气依然暴躁的韦伯,陆潇不坏好意的勾了勾嘴角:“擅长培养魔术师的工具人讲师?”

        “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