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生活 2020-06-29 15:07 的文章

第321无翼乌邪恶彩色无摭挡 关系户就是这么任性

        失踪人口的突然回归为冬木市带来了一些波澜,从社团早退的远坂凛气势惊人的强行拖着陆潇回到深山町的工房。

        就像陆潇推测的一样,这间工房一直是由小樱抽空过来打理,偶尔凛也会跟随妹妹一起前来,在地下工房的书架上查阅自己需要的魔术资料。

        到了2004年,个人电脑已经变得非常普及,根据韦伯的描述,某些新时代的魔术师已经开始使用电脑记录魔术资料。

        很可惜,远坂凛是一个电器绝缘体,稍微复杂一点的电器很容易就会被她搞坏,她还是更喜欢直接阅读纸质书籍来吸取知识。

        “所以?”

        远坂凛双手交叉抱在胸前,脸色十分不爽的看着陆潇质问道:“长达十年的时间你到底去了哪里?”

        “我们利用魔术协会的情报渠道也没能打听到你的任何消息,你这家伙就好像彻底人间蒸发了一样。”

        陆潇耸了耸肩解释道:“说是人间蒸发也没什么错,我确实是离开了这个世界。”

        远坂凛也是接触过根源的人,两姐妹在10年前的圣杯战争中就对平行世界有了初步的了解,陆潇不打算瞒着她们。

        有选择的将自己接受抑制力委托的事情告诉了凛和樱,不出意外的收获了两人惊讶的眼神。

        十年时间对永生者并不算长,但对普通人来说却是一段不短的岁月了,足以让两个曾经一马平川的小不点出落得亭亭玉立。

        虽然分别继承了远坂和间桐家的魔术刻印,但凛和樱这十年来的魔术之路走得并不是那么一帆风顺。

        首先是凛,由于远坂时臣早死,远坂家的很多秘术都没有来得及传授给她,凛只能依靠家族留下的藏书和魔术刻印艰难的自学。

        樱的情况也好不到哪里去。

        雁夜只学习了间桐家魔术的入门知识,仅仅能将小樱带入间桐家魔术的大门,之后就只能靠小樱自己领域魔术刻印内的知识了。

        提到雁夜时,陆潇得到了一个好消息。

        从明面上看起来没有什么变化,葵依然叫做远坂葵,但雁夜总算在这十年时间里圆了自己年少时的梦想,与他青梅竹马的葵走到了一起。

        远坂葵是典型的深闺贵妇,缺乏自己的主见,在时臣过世后很长一段时间里一直郁郁寡欢,凛和樱差点都以为母亲打算自寻短见了。

        虽然事实上没这么严重,但远坂葵的心中确实有那么一段时间充斥着厌世情绪。

        如果不是还有两个年幼的女儿需要她抚育长大,或许葵真的会悲观的了结自己的生命。

        凛对这种情况看在眼里急在心里,樱表面上依然保持着对葵的冷淡态度,但善良的她不希望亲眼看到葵继续这样消沉下去。

        这种时候就轮到雁夜出场了。

        远坂葵可以成为贤内助,但如果没有丈夫在前面顶着压力,缺乏主见的她就会变得畏首畏尾。

        好在凛天生就是强势的性格,面对那些企图趁着远坂家衰弱占便宜的家伙,凛对他们没有任何客气。

        年纪轻轻的凛硬是在藤乃和樱的帮助下在冬木市重新提振了远坂家族的威名,到凛上高中之时,已经没有人再敢来招惹远坂家。

        趁着远坂葵内心空虚,间桐雁夜终于在凛和樱的鼓励下鼓起勇气发起进攻。

        有两个小内奸在母亲耳边吹风,间桐雁夜最终得偿所愿。

        顾虑到凛和远坂家族的未来,远坂葵不愿意改嫁,雁夜也不勉强她,继续的以间桐樱仆人的身份下克上逆袭女主人。

        “凛,还有小樱,你们先做好心理准备。”

        陆潇习惯性的在两人头上轻轻揉了揉,樱一如既往的眯起眼睛露出怀念眷恋的微笑,凛却显得有些不自在,一副“才不是我自己想要,只是你态度强硬”的标准傲娇表情。

        “闭门造车终究是有极限的,你们未来必然会前往时钟塔进修。”

        “我提前与时钟塔现代魔术科的学部长打好了招呼,这次打算抽个时间先带你们过去认一下人,顺便为你们介绍一个可靠的幕后大佬。”

        “时钟塔?”

        作为魔术世界的一员,樱和凛一直对魔术协会的三大总部非常感兴趣。

        但由于年龄还小,两人将大部分精力放在自学领悟家传魔术上,打算等到高中毕业后再前往时钟塔进修。

        正好这次伊莉雅撒娇的缠着陆潇,想要跟他一起去时钟塔长长见识。

        一只羊也是赶,两只羊也是放,陆潇决定干脆把凛和樱也一并带过去。

        关系户就是这么任性。

        两姐妹引路前往藤乃的工作室时,一直围着陆潇叽叽喳喳的问问题。

        毕竟是一同经历了第四次圣杯战争的战友,十年的分离并没有让三人之间的关系变冷,凛和樱很快就与陆潇重新熟络起来。

        由于两人的性格不同,问出来的问题也天差地别。

        好强的凛更多的询问时钟塔年轻的杰出魔术师,心细如发的樱更关心的则是时钟塔的人文背景,身为外人的她们要如何在时钟塔立足。

        藤乃的工作室名为涅槃之镜,主营业务与伽蓝之堂非常相似,主要是处理冬木市的各种神秘事件,偶尔也会接到外来客户的委托,到其他城市出个差。

        藤乃并不具有魔术家族的传承,但作为四大退魔家族的后人,她的魔术资质比一般的初代魔术师优秀很多。

        虽然无法学习间桐和远坂的家传秘术,但两名小姐妹这些年来教会了她不少通用魔术。

        配合宝石级的歪曲魔眼,藤乃的战斗力比尚不成熟的凛和樱更强。

        再次与藤乃见面时,陆潇感到颇为惊艳。

        十年前的藤乃才12岁,虽然相貌和身材已经逐渐开始发育,但终究还是保留着少女的青涩。

        22岁的藤乃外貌变化不大,只是身材发育得更加成熟了,她的气质完全摆脱了十年前的畏缩与内向,显得更加自信从容了。

        为了方便日常行动,藤乃的衣着风格与橙子略有相似,但在细微的打扮比不修边幅的橙子好了很多。

        她的上身穿着一件印花的水蓝色衬衣,腿上套着一条藏青色修身七分裤,一袭直达腰际的紫色头长发扎成清爽的马尾,随着她的动作在脑后来回摇摆着。

        樱和凛共同制作了一副拥有魔眼杀效果的平光眼镜,平常藤乃就将它架在鼻梁上抑制歪曲魔眼,只有战斗之时才会将其摘下来。

        “陆潇……哥哥?”

        “呃~”

        陆潇有些难为情的摆了摆手:“藤乃,你已经长大了,不必再用这种称呼了吧,直接叫我的名字就好。”

        如果是以前的藤乃,应该会乖巧的听从陆潇的建议,但此时她却俏皮的眨了眨眼睛,嘴角露出一丝笑容。

        “请恕我拒绝,十年时间不至于让我忘记你的恩情,至少在称呼上请原谅我的任性。”

        陆潇苦笑道:“算了,随你吧。”

        ……

        陆潇与远坂葵并没有什么交集,婉拒凛的晚餐邀请后,脾气依然没有什么改变的凛气呼呼的跺脚离开。

        樱代替急脾气的姐姐向陆潇和藤乃道歉,之后也跟在凛的身后一同返回坐落在涅槃之镜斜对面的远坂宅。

        支走了两名还有些青涩的少女,陆潇开始和藤乃谈起正事。

        卫宫切嗣已经放弃了魔术师杀手的身份和情报渠道,但一直从事这方面工作的藤乃不同,她的手中掌握了不少重要的情报。

        “藤乃,前几年观布子市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荒耶宗莲和阿鲁巴最后结局如何?与根源直接相连的两仪式现在是什么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