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生活 2020-07-09 15:18 的文章

第357无翼乌邪恶彩色无摭挡 冠位工具人

        在完全激活的鹰之瞳作用下,陆潇的双眼变成了金色。

        升腾的魔力注入起源之剑中,填充的效率比之前在乌鲁克时快了好的几倍,起源之剑的剑身上已经浮现了朦胧的光芒。

        “阿赖耶和盖亚,你们强行附加给我的一次性工具人头衔就到此为止吧!”

        陆潇抬头望着面目扭曲的盖提亚大喝道:“破例被赋予br职介的陆潇,在此将剑之冠位返还!”

        “嗡!”

        起源之剑在冠位灵基的填充下几乎瞬间充能完毕,陆潇的身体与星之圣剑同调般闪烁着白色的光芒。

        得到冠位br灵基加持的陆潇获得了级的对魔力,暂时可以抵挡住起源之间恐怖的副作用,让他能全力解放星之圣剑。

        每一只兽都会由对应的冠位负责清理。

        所罗门虽然名义上还挂着冠位之名,但他实际上已经失去了作为冠位sr的实力,只能以自身的湮灭作为代价,与诞生于自己残骸中的魔神王盖提亚同归于尽。

        rnbr

        真名:陆潇

        筋力:

        耐久:

        敏捷:

        魔力:

        幸运:

        宝具:

        获得冠位灵基加持的陆潇属性得到了全方面的提升,原本被抑制力排斥所导致的幸运也一转攻势变为,代表了抑制力对他的眷顾。

        “星之起源,剑之始祖。”

        陆潇将手中的起源圣剑高高举起:“吾为剑之契约者,将于此展现人理的意志,纠正歪曲的历史,肃清原罪之兽!”

        时间神殿的星空背景在陆潇解放的星之圣剑影响下开始急速旋转。

        点缀在漆黑宇宙中的点点繁星化作陨落的星辰坠向地面,每一枚坠落之星的表面都在星之圣剑的同调下浮现出乳白色的微光。

        时间神殿的地面也在圣剑影响下自行开始律动,陆潇的炼成术在冠位灵基的加持下得到极大的强化。

        作为神殿窃取者的盖提亚无法自如的调动神殿的权限,反而是所罗门给予了陆潇许可,让他自由操纵神殿的环境。

        天空与大地的异常变化对盖提亚造成了巨大的阻碍,本就忙于镇压体内的魔神柱,他对外界的掌控力明显减弱,分心他顾之下被地面升起的石柱捕捉,牢牢的束缚住。

        “轰轰轰!”

        率先坠落的群星以盖提亚为中心轰击,与此同时,陆潇将星之圣剑的所有能量汇聚成一点。

        盖提亚和提亚马特虽然同为人类恶的化身,七兽之一,但他们的情况并不相同。

        提亚马特的身躯巨大,陆潇采用了分散攻击的光炮形式对其造成全面杀伤。

        而恢复本体的盖提亚体格只比人类大上那么一圈,勉强还维持着人形姿态,无需大范围攻击的光炮。

        起源圣剑的能量汇聚到剑身之中,为这把宝剑赋予了无坚不摧的效果。

        趁盖提亚暂时被石柱束缚,双眼闪烁着金光的陆潇终于捕捉到了盖提亚身上最大的弱点。

        虽然盖提亚不承认人类,甚至蔑视人类的存在价值,但他却下意识的将自己的核心放在与人类一样的要害处心脏。

        发动短距离空间传送,陆潇出现在盖提亚的身后,完全被白色光芒覆盖的起源之剑横扫而出。

        “起源之剑!”

        被炼成术束缚的盖提亚只来得及撑起一道魔术屏障,起源圣剑的攻击已经挥出。

        “轰!”

        看似不起眼的一击不但轻松击穿了结界,更是将盖提亚的身体切成两半,坚固的兽之核心也因此而严重受损。

        虽然陆潇将起源圣剑的力量进行了压缩,但全力解放的圣剑一经挥出就将自身积蓄的力量一次性爆发出来。

        时间神殿内被一闪而过的剑光切出了一道线型的裂隙,在小范围之内形成了空间乱流。

        旁观战斗的所罗门脸色一变,急忙调动自己对时间神殿的控制权,利用八之戒的力量,将起源圣剑切开的空间裂隙修补好。

        以盖提亚身为兽的坚韧**也无法抵挡有冠位灵基加持的起源圣剑,上半身被吹飞到半空中时,他的双眼依旧死死的盯着所罗门。

        “无能的王,最终你还是没能亲自出手清除自己的过错。”

        “最后的最后,你依然一事无成”

        眼睁睁看着怜悯之兽盖提亚化作灵子光流消失,所罗门苦笑道:“你说的没错,我只是一个没用的王,被神灵推上王位的装饰品,一个不合格的神灵傀儡。”

        盖提亚消失后,他原本戴着的九枚戒指悬浮在星空之中。

        所罗门将其一一回收,郑重的把戒指重新戴满十只手指,同时将脱离统筹合体状态的魔神柱也吸入自己体内重新封印。

        慢慢走上时间神殿的王座,十戒合一的所罗门恢复了巅峰时期的力量,但他的眼神也变得冷漠了不少。

        十戒是神灵赐予所罗门的礼物,但同时也是他们对所罗门施加的束缚。

        十戒齐全时能最大化的摒弃身为人类的感情,让所罗门的一切选择都偏向绝对的理性。

        晚年时期,所罗门已经基本摆脱了十戒的控制,此时他的冷漠表情更多只是出于表演,就像他一贯表现出来的贴心大哥哥形象一样。

        “离开吧,人类之子。”

        所罗门发动了十戒的力量,将藤丸和玛修送到迦勒底的大门前,冷淡的声音从遥远的地方也能清晰的听到。

        “时间神殿此后将与我一起被封印,罗玛尼阿其曼不复存在,有的只是魔术王所罗门。”

        “等等!医生,跟我们一起”

        不等藤丸的挽留说完,所罗门硬下心来切断了时间神殿和迦勒底的联系。

        “呼”

        目送迦勒底逐渐飘离时间神殿的坐标,所罗门靠在王座的靠背上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这样真的好吗?”

        陆潇并没有被所罗门强制驱离,回气完毕后,他瞬移到王座前,似有深意的看着眼中透露出不舍的所罗门。

        所罗门摇了摇头道:“这是唯一的选择,随着所罗门的重现,罗玛尼阿其曼的身体已经消亡,以后再也没有这个人存在。”

        “你知道我说的不是这个。”

        陆潇耸了耸肩道:“如果你需要,我随时可以为你制作一大堆备用的身体,反正罗玛尼也没有出色的魔术回路,制作起来非常简单。”

        所罗门沉默片刻,脸上苦涩的表情:“算了,即便被子民们尊称为魔术王,所罗门也终究只是一个早已死亡的平凡人类,铭刻于英灵座之上的普通英灵之一。”

        陆潇有些无语的看着所罗门,心里悄悄吐槽冠位也算普通?

        “算了。”

        陆潇留下一具没有灵魂的白板身体,转过身向所罗门挥了挥手。

        “你就留在这里慢慢思考吧,我相信,凭借你与迦勒底的羁绊,总有一天你会被那两个执拗的家伙重新拉回去。”

        “做好准备就使用那具身体吧,由达芬奇提供详细资料,与罗玛尼阿其曼原本的身体毫无区别。”

        目送陆潇跨入时空通道,时间神殿重新恢复了宁静。

        所罗门静静的望着星空出神,下意识的招手将陆潇留下的躯体移动到自己面前,他的眼神变得有些闪烁。

        “羁绊吗?”

        随着盖提亚被消灭,所罗门重新夺回对自身宝具的控制,人理烧却的危机终于消失。

        当藤丸和玛修返回迦勒底时,静默了两年的对外通讯频道突然爆炸般的接入大量联络请求,迦勒底的工作人员们正面带惊喜的接通联络。

        人理修复终于完成,被烧却的世界重新恢复了正常,但全世界空白的两年却永远不会回来了。

        “医生”

        虽然成功拯救了人理,但藤丸和玛修并没有显得多么开心。

        两年之中相互扶持的同伴和领袖突然离去,两人没办法就这么简单的接受。

        “发什么呆。”

        “啪!”

        达芬奇用手重重的在玛修和藤丸的背上拍打了一下。

        “你们可是拯救人理最大的功臣,别板着一张脸,迦勒底的各位还在等着你们庆祝呢。”

        “可是!”

        “我知道。”

        达芬奇温柔的揉了揉藤丸的脑袋:“那个爱逞强的笨蛋不在了,但我相信这次分离绝不是永别。”

        “如果不甘心,以后我们想办法把他从那个孤寂的神殿中拉回来。”

        “不过现在”

        达芬奇不知从哪里掏出来一瓶香槟,坏笑着在手中用力摇了几下。

        “还是先专心享受难得的庆祝吧,这可是大家等待两年的喜庆之日,其他事情留后再说。”

        “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