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生活 2020-07-15 17:35 的文章

第386无翼乌邪恶彩色无摭挡 崆峒印

        “呼~”

        收刀回鞘,陆潇向站在龙宫外的永真等人招手,示意她们可以过来了。

        “靖仇,你试试能不能将黑龙王的身体收进炼妖壶。”

        陆潇拍了拍陈靖仇的肩膀道:“即便只是蛟龙,这家伙也全身都是宝,用来当神农鼎的炼药材料最合适不过了。”

        “呃~”

        想到之前那些副作用诡异的半成品药物,陈靖仇的嘴角有些抽搐,但他还是按照陆潇的指示尝试着操纵炼妖壶。

        被炼妖壶收取的妖物都会被抹掉身上不必要的危险因素,变得完全听从主人的驱使。

        陆潇打算用这种方式洗练掉黑龙王身上的负面特性,让蛟龙的身体能直接用于炼药,免去复杂的熬制过程。

        可惜,什么也没能发生。

        “不行。”

        陈靖仇摇了摇头:“炼妖壶只能收取活着的生物,我……嗯?”

        陆潇和陈靖仇同时将惊讶的目光转向持续污染着海水的龙尸。

        之前一直缠在小雪手臂上的金色小龙不知何时溜了过来,它正在贪婪的吸取着黑龙王的血液。

        准确来说,是他的蛟龙之血中蕴含的龙族精华。

        “嗝~”

        大约五分钟后,小龙满意的打了个饱嗝,如同喝醉酒一般晃晃悠悠的再次回到小雪身边,缠着她的手臂陷入沉睡。

        “嗯……”

        陆潇若有所思的摸了摸下巴:“难不成,这个意外炼出来的小家伙还是真龙?”

        ‘这就能解释为什么它会对我不感冒了,应该是不死斩的原因吧。’

        炼妖壶不干活,陆潇只能将黑龙王的龙尸暂时收到自己的随身空间中,留待以后再慢慢处理。

        根据氐人族女王的描述,崆峒印是一个青色的环状物体,其上镌刻着五方天帝的形象,并有玉龙盘绕,非常好辨认。

        黑龙王死后,被污染的水域在海水强大的自我净化能力下很快恢复清明,崆峒印就镶嵌在黑龙王王座后方唯一留下的一面墙壁上。

        这面墙上雕刻着极其繁复的阵法纹路,崆峒印就位于所有纹路的正中心,闪烁着微弱的青色光芒。

        “这就是传闻之中得之就能掌控天下的崆峒印吗?”

        陈靖仇有些感慨的看着这枚不大的印鉴‘如果师傅在这里,应该会为即将获得崆峒印而大喜过望吧。’

        相传崆峒印为王者的象征,原因就是纹刻在印上的五大人皇。

        太昊伏羲、炎帝神农、少昊玄嚣、颛臾高阳,以及最后的黄帝轩辕。

        然而陈靖仇其实心里很清楚,这种说法只是企图夺取天下的阴谋家们故意放出的传闻。

        崆峒印确实拥有神妙的作用,但就像九五之阵这个愚蠢的传言一样,它并不能让获得者成为当代的人皇。

        拥有令人长生不老的能力倒是真的。

        历朝历代的皇帝都希望自己能长生不死,永固帝位,秦始皇也曾经派人搜寻过崆峒印,他差一点就成功了。

        凡间拥有一个永世帝王并非百姓的幸事,即便那个人是最早统一华夏的秦始皇嬴政。

        在秦始皇的人手即将夺得崆峒印时,一位来历不明的剑仙突然御剑从天而降,从秦人手中取走崆峒印,从此不知所踪。

        陈靖仇身负复兴陈国的重任,但这并不是他自己的意志,而是执念深重的陈辅强加给他的职责。

        陈靖仇只喜欢诗词歌赋、他的乐趣在于纵情山水之间,对复国什么的一点兴趣都没有。

        性格温和而善良的陈靖仇不愿意看到好不容易平定的天下因为他的原因再次掀起烽火。

        但被执念所困的陈辅完全看不到这一点,复国已经成为失去一切的他最后的精神寄托。

        “陆大哥。”

        “嗯?”

        陆潇正准备通过永真留在氐人国的金属鸟与女王取得联系,陈靖仇语气怪异的呼唤引起了他的注意。

        此时陈靖仇的脸色有些变幻,犹豫良久,他终于将自己憋了很久的疑问提了出来。

        “陆大哥见多识广,知识渊博,你可曾听过九五之阵?”

        “呵~”

        陆潇好笑的揉了揉陈靖仇的头发:“我还以为你在烦恼什么,九五之阵我当然听过。”

        “那……”

        看到陈靖仇那副希望得到答案却又担心答案不符合自己心意的表情,陆潇笑着解释道:“既然你想知道真相,我就把我了解的情况告诉你吧。”

        “九五之阵是错误的称呼,民间记载的描述也是毫无根据的。”

        陆潇语重心长的对陈靖仇说道:“琴鼎印镜石摆出的阵法真名乃是失却之阵,顾名思义,主持阵法之人会丧失自己有生以来最重要的记忆。”

        “根据阵法核心的不同,失却之阵可以发挥出不同的效果。”

        “以伏羲琴为核心可以操纵世人的心智,我想九五之阵的传说源头应该就来自与此。”

        “以神农鼎为核心可以炼制出仙界也无法轻易得到的旷世神药。”

        “以崆峒印为核心的作用,你已经知道了。”

        “以昆仑镜为核心可以穿越时间。”

        “以女娲石为核心可以复原世间一切破损之物,包括结界,当然也包括人,甚至连概念存在的事物也能复原。”

        听了陆潇给出的答案,陈靖仇略微松了一口气,但紧接着他又有些紧张的问道:“既然伏羲琴能操纵人心,那以它为核心摆出的失却之阵是否能改写人们心中的固有印象?”

        “比如,将无辜民众心中对皇帝和国号的记忆强行修改?”

        陆潇点了点头道:“理论上可行,但你是不是忘了阵法的名字?”

        “啊……”

        陈靖仇楞了一下,终于反应了过来,苦笑着用手拍了拍额头。

        “原来如此,在法阵完成的刹那,主持之人就会忘记自己的野心,忘记自己打算如何修改世人的记忆,最终得到的只是一场空。”

        “没错,这就是所谓九五之阵的讽刺之处了。”

        陆潇安慰的拍了拍陈靖仇的脑袋:“别想这么多有的没的,人类想要达成愿望必须通过自己的努力。“

        “指望着天上掉馅饼和奇迹发生是不切实际的,你应该听说过《韩非子·五蠹》中记载的守株待兔典故吧?”

        “嗯。”

        陈靖仇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我小时候听说过这个故事。”

        ‘现在想来,讲故事的师傅也是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啊……”

        看到陈靖仇的情绪恢复了正常,陆潇开始着手与氐人族女王取得联系。

        “我是陆潇,女王,能听到吗?”

        鲲臾体内的氐人国王宫中,女王惊叹的看着眼前这只口吐人言的金属鸟。

        “听到了,陆少侠,莫非你们已经击败了黑龙王?”

        ‘少侠……’

        这个称呼让陆潇有点不习惯,不过眼下不是讨论称呼问题的时候。

        “黑龙王已死,他的虾兵蟹将也四散而逃,崆峒印就在我的面前。”

        女王大大的松了一口气:“多谢各位的鼎力相助,我就这安排士兵赶过去。”

        “陆少侠,只要你们能在海外仙岛找到那位当初为氐人族布下结界的剑仙,我一定信守承诺,亲自将崆峒印双手奉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