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生活 2020-07-18 21:00 的文章

第393无翼乌邪恶彩色无摭挡 我给你一个重新组织

        当陆潇摆出绝技的起手式时,多次在这招面前吃瘪的玉儿立刻兴奋了起来。

        “陆潇!好好的教育那个臭屁的仙女!”

        “聒噪的丫头!”

        钟仙子烦躁的看了大喊大叫的玉儿一眼:“等会儿再来收拾你!”

        从陆潇身上散发出的锋锐气势让钟仙子不敢走神,她的双眼一直紧紧的盯着陆潇。

        对方那毫无动摇的坚毅刀法对钟仙子造成了不小的触动,她无法理解,为什么区区凡人面对仙人时还能保持如此高昂的斗志。

        与陆潇的战斗让她心中越发烦躁,强行冰封的内心开始出现松动,她的表情也随之发生了变化,难以再维持冷若冰霜的态度。

        “秘剑……”

        浸淫太刀之道多年,陆潇当然不可能只是学着一心的招式原地踏步。

        与斯卡哈的战斗大大的提升了他的眼界上限,也拓宽了他的武艺进步之路。

        “龙翔闪!”

        秘剑·一心是速度的象征,陆潇已经修炼到极致的速之剑技能在极短时间内发出令人眼花缭乱的数十道剑光。

        而秘剑·龙闪则是力的代表,凝聚全身力量的刀气造成的突破力非常惊人,实力不足之人会被龙闪的刀气劈成两半。

        陆潇自行研发的龙翔闪可以说是二者的完美结合,在力与速之间找到了最完美的平衡点。

        “唰唰!”

        十几道剑气在陆潇太刀出鞘的瞬间同时飙射而出,如同一条条张牙舞爪的飞龙一般,将钟仙子全身上下都笼罩在内,毫无躲避的空间。

        “咚!”

        千钧一发之际,钟仙子摇响左手的小钟,一个模糊的古钟虚影将她保护在内。

        “铛铛铛!”

        所有剑气都击打在钟仙子护体的钟型虚影上,有若实质的清脆响声让玉儿痛苦的捂住双耳。

        陆潇并没有因为攻击被挡下而放弃,他刻意控制多道剑气围攻一点,钟仙子的防御终于在不间断的连续攻击下出现缺口。

        “嘭!”

        在防御被击穿的瞬间,钟仙子手中的迷你小钟也炸成两半。

        收放自如的陆潇将嗡鸣作响的太刀停在钟仙子的脖子上,只要再进一分就会在她雪白的脖颈上切出伤口。

        “吸~”

        钟仙子深吸了一口气,脸上难以控制的怒火终于消散,有些颓丧的将吸入肺中的气吐出来。

        “呼~我输了,杀了我吧。”

        陆潇侧头看了看刚刚从地面上站起来的拓跋玉儿,受到钟声的影响,她的脚步还有些摇晃。

        “皮丫头,这个倔强的仙女就交给你了。”

        ……

        一直在超过5000米海拔的高山之巅吹冷风可不是什么有趣的体验。

        在陆潇的胁迫下,钟仙子不情不愿的开启结界,将两人带进了自己隐居之处。

        结界内的气候与外界天差地别,温暖的微风让差点被冻僵的玉儿露出重新活过来的享受表情。

        抖动身体将覆盖在身上的雪花抖落,玉儿惬意的伸了个懒腰。

        “哈~终于能摆脱那糟糕的环境了。”

        火属性的玉儿非常讨厌西母峰内水汽弥漫的环境。

        这些雾气倒也不是钟仙子特意布置的,她只是借用了山中的水气,让外来者入侵者无法利用云雾对自己造成威胁。

        经过之前的战斗,陆潇大致猜出了钟仙子的五行。

        她应该和自己一样是金行属性,并且能够一定程度上控制与金相生的水行。

        之前交战时那几乎从不停歇的落雷就是明证,还好陆潇达到B级的雷电抗性发挥了作用,钟仙子的雷电无法对他造成致命的威胁。

        “你们到底想干什么?”

        钟仙子的目光不解的在陆潇和玉儿之间打转。

        这两名凡人一个嘴巴很欠抽,另一个拥有接近仙人的强大战斗力。

        从常识的角度来考虑,应该是桃源仙境的高层派来教训自己的。

        但他们进入结界后却只顾着东张西望,态度过于悠闲,钟仙子也感觉不到之前陆潇身上散发出的强烈战意。

        钟仙子对自己的实力还算自信,即便古月圣那个修炼了上千年的老狐狸也顶多和自己在伯仲之间,她没想到自己有一天会被来自轩辕界的凡人击败。

        ‘脆弱的意志吗……呵~说得真是贴切。’

        自家人知自家事,钟仙子不认为自己是一个内心坚强的人。

        她的脾气暴躁,在外人眼中看来敢爱敢恨,从不拖泥带水。

        但从另一个角度来看,她正是因为心灵有所缺陷才会用暴躁的脾气来掩饰自己内心的脆弱。

        这一点在那件“当年之事”中更是暴露无遗。

        正当钟仙子脸上露出自嘲的笑容时,玉儿突然在她面前蹲了下来,黑漆漆的双眼与她直接对视。

        “现在你能冷静下来听我们的话了吧?”

        钟仙子瞄了一眼依然架在自己脖子上的太刀,讥讽的冷笑道:“当然可以,你们拳头大,理应由你们来掌握话语权。”

        “有什么话就直说吧,但我不保证能认同并接受。”

        如滚刀肉一样的钟仙子让陆潇十分头疼,他实在是不擅长应付这种倔脾气的人。

        玉儿坏笑着用手指在钟仙子粉嫩的脸上戳了戳:“这就是仙女的皮肤吗?好像和我也没什么区别嘛。”

        陆潇翻了个白眼:“玉儿。”

        “咳咳~我知道,正事要紧。”

        摆正脸色后,玉儿郑重的说道:“东皇钟的转世之人,为了拯救神州苍生,我们需要你的帮助。”

        “哦?”

        钟仙子略显凌厉的眉头挑了挑:“轩辕界的事?没兴……”

        “嗡~”

        架在脖子上的太刀传来清亮的嗡鸣声,钟仙子无语的抬头看向陆潇,这家伙脸上挂着笑眯眯的无害表情,但他的眼神却完全没有笑意。

        “我给你一个重新组织语言的机会。”

        钟仙子的肩膀无奈的垮了下来:“行吧,你们继续说,我老老实实听着。”

        玉儿详细的将赤贯妖星和天之痕的情况告诉了钟仙子,随着玉儿的讲述,原本漫不经心的钟仙子表情逐渐沉了下来。

        “赤贯妖星和西方魔神吗……”

        钟仙子沉吟道:“你们的计划从理论上来说正确的,但既然西方的魔神撒旦已经派了间谍进入神州,你们为了修补神州结界所做出的努力很可能都在那名间谍的监视之下。”

        “你们要如何在间谍的捣乱之下集齐十大神器,万一他偷藏了其中一件岂不是就万事皆休?”

        陆潇点了点头道:“你的担心确实有道理,所以我决定拿到盘古斧并说服东皇钟转世的阁下后就立刻回转轩辕界,除掉那个一直在背后搞事的间谍。”

        钟仙子有些意外的看向陆潇:“这么说,你已经确定了间谍的身份?”

        陆潇:“是的,不过对方的身份比较敏感,与当今掌握轩辕界最高权柄的皇帝是亲属关系,刺杀计划还需从长计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