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养生 2020-06-29 15:07 的文章

第三百六十一王者荣耀去衣图 都灵城全是一群孬

        格伦麦的北方已经落霜,而南方的都灵城,空气却还透着一丝夏季的炎热。

        虽是黄昏,知了却仍旧声嘶力竭地在树上叫唤,叫的洛坎迪脑袋都有些痛了。

        老法师闭着眼睛,靠在皮质的椅背上,全身放松,脸上的皱纹也跟着垂了下来,自然而然地形成一个悲苦的神情。

        皇家术法学院沦陷已经快有2个月了,罗兰却依旧没有任何消息传来,他最得意,最引以为豪的弟子,术法上的传人,目前正处于令人心焦的失踪状态。

        失踪,多么一个具有讽刺意味的词啊。

        1个月前,术法监管会的高阶法师奥拉朱,下班回家的路途中失踪。

        20天前,雄狮军团的军事顾问,中阶法师舍拉维尔,去酒馆喝酒,喝着喝着就失踪了。

        3天之前,他的好友,高阶法师米尔豪斯,上班时不慎掉下了下水道,据说仆从还在旁边看着,眼睁睁就看着他失踪了。

        两个月以来,城里多名身居要职的法师、官员失踪,没人见到尸体,也再没出现过,也没人去寻找尸体,公爵也保持着沉默,就好像这个人从来没有存在过一般。

        整个都灵城,都沉浸在白色恐怖中。

        几乎每一个人都知道谁是恐怖的制造者,但却没人有勇气反抗,因为发动恐怖的那个人,早已将自己的权威深深地印刻在每一个人的灵魂深处。

        那不是别人,正是大法师费米尔森!

        皇家术法学院沦陷后,费米尔森大师立即着手处理都灵城中学院法师,一个接着一个,但凡和学院有深刻利益纠葛的法师,都难以幸免。

        费米尔森动作不快,就好像软刀子割肉,一刀接着一刀,让人生疼,却又不会致命,让人始终无法凝聚起彻底反抗的决心。

        这么下去,都灵城要么留血而死,要么彻底成为光灵的傀儡。

        “哎~”

        洛坎迪轻叹口气,他就是担心莉莉,若是他一个人,肯定跳出来和费米尔森大干一场,哪怕战死也毫无所谓。

        ‘呱~呱~~’

        马车经过一具尸体,惊飞了一大群黑漆漆的食腐鸟,鸟儿聒噪的叫声将洛坎迪从思绪中惊醒了过来。

        洛坎迪转头看了一眼,发现是一个被杀的路人,胸口被刺了一刀,已经死了大半天了。

        看衣着打扮,应该是北方来的逃亡者。

        他高声道:“卫兵,去,把这人拖到一边的田地里埋了。坑挖深点。”

        “是,大人。”

        护送他的卫兵中出来两个人,将尸体拖到了路边。

        洛坎迪轻叹口气,换做以往的都灵城,这样的命案必定会惊动治安厅的,但现在,人人自顾不暇,根本没人有心思管这事。

        洛坎迪忍不住想:“我会在哪一天失踪呢?”

        他失踪没什么,他反正已经活了60年,多活几年,少活几年,没啥大不了的,他唯一的牵挂,就是莉莉,还有莉莉肚子里的孩子。

        那是罗兰的孩子,也是他的外孙,没有了他这个外祖父庇护,谁来维持她们娘俩后半辈子的生活?

        愁绪涌上心头,洛坎迪额上的皱纹更深了。

        “咕噜~咕噜~”

        车轮的声音单调而枯燥,太阳快要落山的时候,马车终于驶到了庄园附近。

        本来,洛坎迪以为今天会和往常一样,枯燥、重复、毫无希望,但当马车行驶到转角的时候,他心中忽然一动,感受到一丝细微的法力波动。

        ‘是隐身术,有法师使用隐身术站在路边,对方似乎是刻意透露出一丝气息。’

        故意暴露自己,说明对方没有敌意,但又用了隐身术,没有让护卫的卫兵发现,说明对方可能有事要和自己密谈。

        洛坎迪不动声色,等马车驶过去,他就发现那个隐身人悄悄跟了上来,速度不快,同时有声音在他脑海里响了起来。

        “洛坎迪法师,是罗兰让我来的。”

        洛坎迪心中剧烈一跳,再也难以维持镇定:“罗兰还活着?”

        “活着,而且已经是高阶法师。”

        洛坎迪再度震惊,忽然,他想到一个可能性:“罗兰不会投靠夜魔了吧?”

        如果是这样,哪怕对方是他最得意的弟子,哪怕是他外孙的父亲,莉莉的挚爱,他也一定要赶过去,亲手将他给杀了.......或者被杀。

        他是绝不可能和夜魔为伍的。

        脑海里声音再次响起:“并没有。事情有些复杂,我希望你能延长庄园的法术禁制开发时间,几秒就行,好让我进庄园和你详谈。”

        洛坎迪大松了口气:“这当然没问题。”

        只要罗兰没有投向夜魔,那一切都好说,哪怕他投向光灵,他也捏着鼻子认了。

        不一会儿,马车进入了庄园,在庄园门口的时候,洛坎迪忽然喊道:“约翰,停一下,我似乎忘了件事。”

        忠厚的马车夫立即停下了马车:“老爷,现在要赶回城里吗?”

        洛坎迪等了几秒,摇了摇头:“不用了,哎,年纪大了,忘性大,我刚刚记错了,进去吧。”

        “是,老爷。”

        马车驶入了院子,而一路护送的卫兵则返回了都灵城。

        到了庄园内,洛坎迪急忙下了马车,大步朝砖楼正门走去。他能感觉到,那个隐身人就跟在自己身后2米外。

        进了庄园门口,莉莉迎了上来,她消瘦了不少,脸上带着一丝难掩的憔悴:“叔叔回来了,正好,晚餐已经准备好了。”

        洛坎迪哪有心思吃晚餐,他摆了下手:“我还有文件要处理,莉莉.......你先吃吧。”

        他本来想让莉莉一起去二楼客厅的,但一想到莉莉有孕在身,怕她情绪波动太大,便打消了这个主意。

        莉莉有些不满:“叔叔,先吃了再处理文件吧。饿着肚子对身体不好。”

        洛坎迪坚持道:“不,我很快就好的。吃了东西容易犯困。”

        洛坎迪便径直朝二楼客厅走去,到了客厅,他稍等了一会儿,就关上客厅门,而后又释放了一个静音结界。

        “姑娘,你可以出来了。”

        身旁光影微微一闪,显出一个宽大的身影,正是穿着宽大斗篷的爱丽丝。她将斗篷脱下挂在一旁的衣架上:“洛坎迪,你怎么知道我是姑娘呢?”

        洛坎迪一时没去看爱丽丝的脸,他朝椅子走过去,笑道:“你的脚步声出卖了你。”

        坐定后,他抬头看向对方,看了一眼,他眼睛猛地瞪圆:“爱丽丝殿下,怎么是您?!”

        他‘腾’地一下站起身,就要对爱丽丝行礼。

        爱丽丝急忙摇手阻止:“洛坎迪法师,我现在不是公主,只是一个普通的中阶法师,应该我向您行礼才是。”

        说着,她向洛坎迪行了个法师礼。

        洛坎迪依旧坚持向爱丽丝行礼,再次站直身后,他轻叹口气:“殿下,您果然还活着。”

        爱丽丝一怔:“果然活着?您早就猜到了?”

        洛坎迪摇了摇头:“不是我猜到的,是罗兰先猜到的,他把这事告诉了我。”

        说完,他指了指对面的椅子:“您也别站着了,先坐吧。我给您倒杯茶。”

        爱丽丝走了一路,的确累了,便找了个位置坐了下来:“洛坎迪法师,我说了,我早就不是公主,只是一个普通法师。”

        洛坎迪倒了两杯香茶,自己一杯,爱丽丝一杯,他坚持道:“不,在我心中,您永远是都灵城的玫瑰。”

        “好吧,随您的便吧。”爱丽丝不想在这小事上纠结。

        接过香茶,一口气喝了大半杯,她便直入正题:“罗兰现在是红鹰军的领袖。”

        “啪当~”

        洛坎迪手一抖,白瓷的茶杯一个没拿稳,落在地上摔地粉碎,茶水溅了一地。

        好一会儿,他才缓过神来,苦笑道:“殿下,我想过无数种可能,唯独没想到会是这样的情况。罗兰他才20岁啊,怎么可能领导红鹰军?别人能心服?”

        爱丽丝嘴角浮出一丝笑意:“我刚从北方回来,这一切是我亲眼所见。据我所知,红鹰军的名义领袖是丹森,但幕后的掌控者是罗兰。从我看到的情况看,红鹰军内没人敢挑战罗兰的权威。”

        洛坎迪收起地上的碎片,又给自己倒了杯新茶,小抿了一口,砸了咂嘴,笑骂道:“这小子,到哪都不安分。要这么说,那洛克维的死.......”

        爱丽丝直接道:“就是罗兰杀的,他的脑袋被挂在巴沙尔城城墙上快一个月了,都风干了。”

        “痛快!”洛坎迪以茶当酒,痛饮了一大口。

        爱丽丝继续说道:“红鹰军击溃钢铁军团后,在北地的正面战场就已经没了敌手。王尔德大主教不得不使用封锁物资的迂回战术。这本来是有效的,但罗兰已经找到了应对的手段。目前,红鹰军正在快速地积蓄力量,拿下北地三城,只是时间问题......”

        “等等!我没听明白。”洛坎迪连忙喊停。

        他也是知兵的人,年轻时也在战场上干过十几年,他怎么越听越糊涂啊。

        “王尔德大主教使用封锁战术,这事我知道,可罗兰怎么应对?这物资没有就是没有,尤其是粮食,没得吃就是没得吃,难道还能去吃草根树皮?”

        爱丽丝微微一笑:“这事我一时解释不清,反正罗兰就是找到吃的了,不是偷的,也不是抢的,更不是从夜魔那借的。”

        “我不信!”洛坎迪连连摇头。

        爱丽丝耸了耸肩膀:“好吧,先不说这个。我这次来,是询问您的想法,您是否愿意带着莉莉去巴沙.......”

        话没说完,洛坎迪就一拍桌子:“去!当然要去!”

        都灵城全是一群孬种,还是他弟子罗兰脾气火爆,直接上手痛揍光灵。

        作为导师,他哪有在一旁观望的道理,当然是帮着一起干,能帮多少是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