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养生 2020-06-29 15:07 的文章

第三百六十王者荣耀去衣图 萨法尔的法术流派

        “阿雅,我在这。”罗兰大声回应,并朝声音传来的方向走过去。

        过了一会儿,他就听见一处树丛后面传来了急促的脚步声,几秒后,丹迪拉雅从树丛后转了出来。

        和罗兰意料的情况不同,她脸上忧色不再,竟是满满的喜悦。

        “罗兰,你看!”

        丹迪拉雅双眸熠熠生辉,手里挥舞着一本羊皮书,竟然是之前在红枫高地出现过的萨法尔之书。

        罗兰一怔:“这书怎么会在这?”

        丹迪拉雅微笑道:“你猜我刚才看见了谁?”

        罗兰更加意外:“谁?”

        “萨法尔!”丹迪拉雅满脸惊奇,又快速补了一句:“准确的说,是萨法尔留在书中的残魂!”

        “........”罗兰有点搞不明白情况。

        他刚才遇到了守护者,自称是萨法尔的学徒,为了他一大通问题后,将贤者之石赠给了他。

        当然,他现在并不确定那玩意就是贤者之石,但那块石头的确有非凡的神通,其显现的力量,完全超出了他的理解。

        守护者说,萨法尔已经彻底死了,怎么丹迪拉雅却又遇到了萨法尔的残魂?

        罗兰忍不住问道:“萨法尔贤者对你说了什么?”

        丹迪拉雅兴奋极了,似乎浑身都在发光,她挥了下手中的羊皮书:“萨法尔说,从今天起,这本书就赠给我。书上记载着他领悟到贤者之境的整个过程,包括细节。对了,在书的末尾处,还记载着3个非常强大的法术。”

        她完全沉浸在喜悦之中,丝毫没有察觉到罗兰的异常,自顾自道:“虽然没有得到贤者之石,但能得到这本书,也已经大大超出了我的预期。等回到巴沙尔后,我仔细揣摩,研究,肯定会有很大的收获!说不定,我还能因此得到关键的启发,成功晋升到贤者之境呢。”

        罗兰想了想,问道:“那为什么萨法尔之书不在红枫高地就显出异象呢?”

        丹迪拉雅笑道:“贤者和我解释了,他说,直接赠书,会引起希伯来大法师和本杰明的不满,这对我和你来说,并不是一件好事。他还特意嘱咐我,一定要就此事保密,最多只能告诉你.......我当然不会四处乱说啦。”

        罗兰又问:“那他刚才将我们隔开干吗?”

        丹迪拉雅脸色微微一红,笑眯眯地道:“这个嘛,主要是有些事,贤者不方便对着我们一起说。”

        呃~~好吧,这解释真是天衣无缝。

        罗兰隐约感觉,这应该是守护者在帮他弥补破绽,以免丹迪拉雅对他产生怀疑。

        他忽然想起,塞西莉亚说,无论丹迪拉雅如何努力,只要身上的问题没有解决,就绝不可能成为贤者。

        长久以来,丹迪拉雅一直在寻求贤者之石,但到头来,却只得到一本贤者的日记,而真正的贤者之石,却落在了罗兰身上。

        一时间,罗兰心中对丹迪拉雅产生了浓浓的愧疚。

        丹迪拉雅终于觉察到罗兰神色有异,不过她当然猜不到真正的原因,只以为罗兰对这个结果不大满意,便柔声安慰:“别担心,等我学会了这几个法术,我会全部教给你的。”

        她这话却让罗兰越发的愧疚,忍不住走上前,将紧紧抱住,嘴巴凑到耳边,轻声道:“阿雅,我会一直爱着你。”

        他心中暗暗发誓,一定会尽全力弥补自己的隐瞒。

        至于贤者之石,不是他不想给,实在是这块‘石头’牵动着格伦麦六千万人民的命运,他无权送出去,也没这个能力把它送出去。

        丹迪拉雅满心感动,立即将罗兰抱紧:“我也是。”

        有了萨法尔之书的补偿,丹迪拉雅心中再去沮丧,

        她小心翼翼地将萨法尔之书收好,嘴里轻轻哼着歌,那歌的曲调,却正是罗兰写的‘星空闪耀的格伦麦’。

        她又一次召唤出水云飞马,这法术果然没有受到干扰,水云飞马顺利地出现在了密林中。

        两人爬上马背后,飞马一展翅膀,便冲上了天空。

        飞向巴沙尔的途中,丹迪拉雅依旧难掩心中激动:“罗兰,我和你说,刚才贤者传授给我一种非常有新意的施法方式,就是利用声音来承载法力结构,从而完成施法。”

        罗兰问道:“就是咒文吗?”

        “对,就是咒文!但它可不仅仅是巫医的把戏,它比你想象的要有用的多。除了能辅助施法外,还能用来辅助修炼,尤其是后者。借助咒文,能更快更好的进入冥想状态,大大提升冥想的效率。当然,效果会因人而异。”

        “听起来似乎很有意思。能和我解释下原理吗?”

        “当然可以啦!”

        丹迪拉雅便仔细和罗兰解释起咒文法术的施法原理,罗兰仔细听着。

        一开始,罗兰以为所谓的萨法尔之魂,是守护者在敷衍丹迪拉雅,但一通听下来,他就发现咒文法术的确是好东西。

        和罗兰想象的不同,这咒文法术的原理相当精妙,而且可以看出,这是贤者萨法尔独创的施法体系,和主流的符文法术完全不同,自成一派。

        可能是因为完成时间太短,而贤者萨法尔因为意外猝然逝去,所以咒文法术体系并不完善,还有很大的开发空间,若是用的好了,价值不可估量。

        当然,和贤者之石的价值,还是是完全没法比。

        或许,这是守护者对丹迪拉雅的补偿吧。

        丹迪拉雅说完原理后,一脸兴奋地问:“怎么样,是不是很受启发?”

        “对,非常新颖,而且有非常大的改进余地,并且能做到许多符文法术无法做到的事。比如超快施法,比如借此突破自身的极限.......反正非常巧妙,不愧是贤者的智慧啊~~~”

        “对对对,就是这样。”丹迪拉雅深有同感。

        这时,他们已经飞出了红龙岭的地界,下方时一片稀朗的小树林,丹迪拉雅干脆落到地面,开始给罗兰展示新法术。

        “你看好。我给你表演下新学的法术。非常简单,也非常实用,它叫真言术:力!”

        说完,她凝聚精神,对着罗兰发出一个短促的音节:“萨!”

        罗兰就感到她身上法力微微一震,紧跟着,罗兰顿时就感觉自己身体内充满了凝聚的力量。

        他感觉,自己现在一拳能打死老虎。

        “你现在去搬那块石头,看看能不能搬动?”

        罗兰转头去看,发现这石头近2米多高,至少有500多公斤重,要换平时,哪怕是使用了坚韧术,他都不见得能将这巨石搬起来。

        他走过去,抓住石头缝隙,猛一用力,这半吨重的巨石,竟然被他抬起了几厘米。

        虽然只是几厘米,但这力量已经足够骇人了。

        罗兰对咒文法术产生浓厚的兴趣:“有意思,真有意思。”

        这个法术,法力的转换效率极高,消耗同样的法力,产生的效果,比坚韧术强了至少一倍。

        而且,咒文法术的施法速度更是飞快,可谓是言出法随,虽然有不少的使用限制,但已经好的出奇了。

        丹迪拉雅笑眯眯道:“嘻嘻,以后我再也不会感到无聊了。这全新的咒文法术,足够我研究十几年了。”

        时间还早,两人也不急着回巴沙尔城,干脆就在这荒郊野岭里讨论起了新法术。

        丹迪拉雅自己对咒文法术的了解,全都说给罗兰听,还将自己新掌握的几个咒文法术也都教给了他。

        罗兰认真听着,有很多东西虽然听不懂,咒文法术一时也学不会,但他也不急,将所有内容都记录在思维实验室里,留待慢慢研究。

        学着学着,他心中产生和丹迪拉雅差不多的感受:‘咒文法术果然深不可测,丹迪拉雅说足够她研究十几年。我看还不止,真要将潜力完全开发出来,恐怕需要好几代人的功夫。’

        他用上了十二分的心力学习。

        ..........

        当丹迪拉雅和罗兰沉浸在全新体系的法术中时,爱丽丝穿越上千里,回到了格伦麦的南方,到了都灵城的南郊。

        她身上披着斗篷,面纱遮住脸庞,身上维持这隐身术,独自站在通往绿叶庄园的路口边的树荫下。

        此时已是黄昏,她在等待洛坎迪。